军队体育不同命 八一队终究不是“中央陆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八一男篮在中国篮球历史上书写过诸多传奇,曾被誉为“军旗下的梦之队”。但今后CBA赛场上不会再有八一队的身影。(新华社)

正在进行的2020-2021赛季中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CBA),因为刚刚实行新的薪酬制度与人员流动规则,让不少球迷感觉比赛的精彩程度继续上升,整个职业联赛也变得更加有话题度。而近期让球迷讨论最多,也让CBA“破圈”的事件,则是八一男篮正式退出CBA。

10月20日,中国解放军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调整改革动员部署大会的举行,标志着解放军专业体育力量调整改革正式拉开大幕。这次会议明确提出,八一系列将全部退出中国综合性体育运动会和各项单项赛事——除了八一男女篮,还包括八一女排、八一乒乓球队和八一游泳队等。

就在同一天,中国篮球协会发布一则声明,表示收到了解放军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的来函。这封来函表示,八一男女篮今后不再参加CBA联赛和WCBA联赛。10月21日新疆男篮对阵北控男篮的比赛前,CBA官方还设置了向八一队致敬的环节。

八一男篮配得上这份敬意。上世纪九十年代,CBA成立之初,八一队曾是当之无愧的霸主,一度取得了六连冠的霸业。直到2002年,八一队当时的头号球星王治郅远赴NBA,姚明率领的上海队才打破了八一队的“垄断”地位。随后的2003年和2007年,八一队又先后两次夺冠,成为CBA历史上第一支“八冠王”球队。

辉煌属于昨日。事实上,八一队退出CBA,在新赛季开始之前,几乎已是公开的秘密,只是八一队上下严守军队纪律,从球员、教练到球队管理人员都不曾向外界透露一个字,全队也以令人敬佩的职业精神坚持训练。

但时代的车轮不可阻挡。八一队与职业体育渐行渐远,要从1995年CBA改制说起。当时,作为CBA的上级主管单位,中国篮球运动管理中心要求CBA各支参赛球队,必须是独立注册法人。在这样的背景下,宁波富邦集团注资1020万,与八一队成立了八一富邦男子篮球俱乐部,让八一队有了继续参加CBA联赛的资格。

但因为八一的军队属性,球队不仅无法签约外援,就连招募国内球员加盟,在人事关系上也是障碍不断。加上曾经那种从中国国内各大军区(笔者注:如今已改革为“战区”)进行人才“输血”的模式已不存在,八一队的衰落成为了不可避免的现实。

相比于连年垫底的成绩,参赛资格才是更大的问题。2018年时,八一队就结束了与富邦的合作,之所以还能参加过去两个赛季的CBA,是因为八一队要备战2019年的世界军人运动会,需要通过CBA来练兵。在这样的情况下,八一队才以“特邀球队”的身份,打了两年CBA。

不管是内部人员构成,还是外部联赛环境,八一队都已经与如今的CBA格格不入。上级部门做出决定退出退出职业联赛的决定,至少给他们进退维谷的处境画了一个句号。

点击大图观看八一队在职业篮球赛场谢幕前的表现⇩

+6
+5
+4

其实放眼全球,军队体育在很多国家中都存在。俄罗斯《苏维埃体育》今年2月曾盘点世界上最著名的5支有军队背景的足球队,分别是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星俱乐部、波兰莱吉亚俱乐部、厄瓜多尔基多民族足球俱乐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游击队和摩洛哥拉巴特俱乐部。此外,卡塔尔军队足球俱乐部、布达佩斯洪韦德足球俱乐部、伊朗尼洛耶扎米尼足球俱乐部也有军方背景。

上述提及的球队难免给人一种印象:军队体育大多存在与曾经的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尤其是前苏联与东欧。其实,中国的近邻韩国也有一支“国军体育部队”,又称“尚武队”,创立于1984年,隶属于韩国国防部。尚武队以参加世界军运会为主要目标,涉及33项体育运动,包括足篮球等大众项目和现代五项等小众项目,同时拥有自己的赞助商。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7月,“国军体育部队”进行重组,将3支竞技队缩编为2支,涉及项目也减少至25个。曾有韩国媒体报道称,不少韩国军官退役前都愿意到“国军体育部队”就职,因为在该部队有更多机会接触社会,还可以认识明星运动员,对爱好足篮球的军官来说颇具吸引力。

新加坡勇士是新加坡足球超级联赛的一支职业队,前身是新加坡武装部队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996年2月16日,并在2013年1月20日更为现名。该队此前由新加坡国防部直接管辖,随着新的赞助商在俱乐部的运作中寻求更多的发言权,新加坡国防部目前已经放弃对俱乐部的控制权,俱乐部已基本呈现出正常职业球队的面貌。

而在军队体育改制的问题上,最典型的莫过于俄罗斯的莫斯科中央陆军队。曾是军队属性的莫斯科中央陆军队成立于1923年,是苏维埃红军的第一个中央体育组织,旗下从足篮排到冰球、滑雪等都有专业队或职业队。现在纯属于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莫斯科中央陆军足球俱乐部是1994年从俄军中的“军队中央体育俱乐部”脱离而来。脱离的原因是当时的俄罗斯国防部无力全额承担这支球队的训练和比赛资金,因此决定实行股份制,对球队管理体制进行改革,随后同是军队属性的莫斯科中央陆军篮球、冰球等俱乐部也都按照足球改制。

这里需要插一句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撤销了苏联时期的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改由俄罗斯奥委会承担竞技体育管理的全部职能,体育开始向市场化机制转型。不过,当年的市场化改革并未收到成效,俄罗斯竞技体育管理还一度陷入混乱。加上俄罗斯经济发展遭遇困境,不少运动员和教练员各方面的待遇得不到保障,大量体育人员外流。

经过反思,俄罗斯在1999年恢复了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重新将体育管理划归到政府体制内。经过摸索,俄罗斯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体育发展模式,这套模式被国际舆论普遍认为有效平衡了“精英体育”与“大众体育”的发展比例,将政府主导与市场化管理进行了有效结合,形成了良性发展的环境。

莫斯科中央陆军目前已完全是一家职业俱乐部,只是保留了“中央陆军”的名字。(Reuters)

具体到莫斯科中央陆军俱乐部,虽然从军队分离出来后很长一段时间,俄罗斯国防部依然保持控股,但在管理上则完全按照职业俱乐部进行运营。2004年,俄罗斯富商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旗下的石油公司向中央陆军足球俱乐部投资3,000万英镑(约合3,913万美元),让球队一跃成为欧洲极具竞争力的球队,于次年赢得欧洲联盟杯冠军,并常年出现在欧洲冠军联赛的赛场上。

有趣的是,莫斯科中央陆军篮球俱乐部能成为夺得欧洲篮球冠军联赛冠军次数第二多的豪门球队,在相当程度上得益于“行政因素”。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第一任期刚上任时,为了改善俄罗斯的国际形象,他命令那些因苏联解体而得利不菲的经济寡头们注资以篮球为代表的各个运动领域。在行政命令的干涉下,本来对篮球兴趣寡淡的矿业大亨普罗霍罗夫(Mikhail Prokhorov)不得不加大投入,这才让莫斯科中央陆军篮球队迎来了春天(笔者注:普罗霍罗夫后来一度成为NBA新泽西篮网队的老板,新泽西篮网队即今天的布鲁克林篮网队)。

普京甚至在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上都帮助过球队。2003年,俄罗斯篮协出台新政,旨在限制联赛中外援尤其是美籍外援的数目,中央陆军队内二号得分手的罗伯特•霍尔登(Jon Robert Holden)很有可能因此被“清洗”。时任俱乐部CEO提出了让霍尔登入籍俄罗斯,普京的批准让这个在当时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构想成为了现实。而这个决定甚至影响了整个俄罗斯体育——2007年的欧洲篮球锦标赛,正是凭借霍尔登在决赛中投中绝杀球,俄罗斯男篮获得了史上首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欧锦赛冠军,这是欧洲篮球国家队层面的最高荣誉。

需要指出的是,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俄罗斯的职业俱乐部逐步正规化,莫斯科中央陆军俱乐部早在2012与俄罗斯国防部脱钩,俄国防部撤出俱乐部的股份,但各个项目的运动队仍保留了“莫斯科中央陆军”的名字。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八一队”这块充满了历史分量的招牌没能在解放军改革中保留下来,显得有些遗憾。

八一队的军队属性,决定了这支球队的每一位球员和教练,首先是一位军人,然后才是运动员和教练。如今八一队退出CBA,这些球员和教练如果想要加盟其他球队,军人的身份也会让他们受到很大的限制。所以,这批球员与教练要继续征战职业赛场,首先要提交退伍报告,申请转业成功后才能有后续的可操作性。

因为疫情的影响,CBA公司和中国篮协在CBA新赛季中设立了两个窗口期,让各队可以进行人员流动。只不过,想要离开的八一球员和教练们,能否在这两个窗口期中完成身份上的改制,目前谁都无法给出定论。

其实八一队内人才济济,教练组成员更是中国篮球的重量级人物,CBA各支俱乐部都在等着“超市抢购”。但解决八一队的人员安置问题,可能需要CBA公司的所有20家股东俱乐部,坐下来商量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才能有后续的具体执行。所以不排除八一的球员和教练们本赛季都无法加盟其他球队,进而错过整个2020-21赛季的可能性。

不过,是金子总会发光,希望八一队这些运动员和教练的光芒,不会被掩盖太久,在中国的“后军队体育时代”继续书写自己的传奇。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