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全会前释放信号 深圳如何扛起新版改革开放大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主题为审议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制定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已经于北京时间10月26日以闭门形式召开。此前半个月的10月11日,中国政府公布了深圳最新五年发展规划——《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该方案和10月18日公布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首批授权事项清单》一起,被称为中共对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派发的政策“大礼包”。中共总书记习近平10月14日在特区成立40周年官方庆典上的讲话,也引发中外媒体广泛关注和报道。

邓小平被西方媒体称为中国改革“教父”,他的画像位于深圳深南大道附近,是深圳标志之一。(视觉中国)

多重光环加身 深圳凭什么

1980年8月26日,中国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正式批准设置经济特区并通过《广东省经济特区暂行条例》,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深圳经济特区就此正式诞生,至今已过40年。

40年的时间,深圳的经济成就无需赘言。1980年,深圳GDP仅为2.7亿元人民币(当时的汇率为1元人民币约合0.67美元),人均GDP仅835元;到了2019年,深圳GDP已高达26,927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人均GDP突破20万元。其经济总量在2016年超越广州,跻身全国第三;2018年按照美元计价,已经超越香港跻身大湾区第一。

这里拥有中国数量第二的上市公司(2020年拥有306家),也拥有中国大陆最多的摩天大楼(100米以上的319座),全球排名仅次于排名第一的香港和美国的纽约。

同时,这里也是华为任正非、腾讯马化腾等中国当下巨无霸企业创始人的发迹之地。事实上,高科技制造业代表了中国未来的转型方向,以华为、中兴、腾讯等企业为代表,深圳的高科技水平代表了中国的最高发展水平,代表了中国参与世界经济分工,挑战传统世界经济的底气。

2016年11月9日,深圳一家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作人员正在组装矿机运算板。这是比特大陆在深圳关外的矿机生成基地,在业界赫赫有名的蚂蚁矿机就生产于此。(视觉中国)

习近平会否三赴深圳 舆论关切背后的信号预测

2020年8月24日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之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否会很快再次南下三临深圳成为媒体的竞猜话题。

在习近平的两位前任——江泽民2000年11月14日参加深圳特区建立20周年庆祝大会、胡锦涛2010年9月6日参加30周年大会并讲话之后,当时的舆论认为,习近平作为中共现任中共总书记参加深圳特区建立40周年大会并发表讲话几无悬念。但是届时习近平讲话将释放什么信号是一个变量。

习近平南下重点并非深圳

分析习近平讲话和官方文件可以发现,习近平此次的第三次“南巡”,重点已经不仅在深圳。

《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年至2025年)》,覆盖了许多突破传统的内容,包括土地调控和超大城市人口落户制度、数字人民币、地方立法自主权等。

一方面深圳被确定为社会主义制度的成功标本,这是其政治定位;另一方面可挖掘的发展潜力显然不在深圳,而在于更大范围的粤港澳大湾区计划。

2020年10月14日,习近平和另一位政治局常委韩正一起,会见参加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庆祝大会的部分代表。(新华社)

中共双常委现身深圳40年庆典背后两大深意

少见的是,另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为中共权力顶峰七人组之一的中国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韩正也出席了此次庆祝大会。要知道,此前在任何一个地方、哪怕是省级地方的庆祝大会中,都鲜见有两位政治局常委同时出现的先例。虽然10月11日中国国务院公布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中明确将“赋予深圳更多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但是仅从深圳一地发展,分量显然还不够。

一切变化的表现之下必有内因。细读习讲话全文却可以发现,这一场纪念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的官方庆典,背后有中共高层策划的另外两个更大的蓝图——大湾区以及香港。

深圳定位有变 习讲话意在“一国两制

更值得关注的是,习此番讲话罕见提出深圳事关“丰富‘一国两制’事业发展新实践”。“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基本方针,促进内地与香港、澳门融合发展、相互促进。”

从习近平深圳讲话解码“三大关系

对于这种新的定位,习近平将之称为“新时代党中央赋予深圳的历史使命”。而这一历史使命背后,蕴含着“三对关系”。

第一,是深圳和整个中国的关系。如果说当年的经济特区背后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局。那么,今天的先行示范区,背后则是中国第五个现代化的大局。

其次,是中国和世界的关系。习近平在讲话中特别提到: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全球大流行使这个大变局加速演进,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国际贸易和投资大幅萎缩,国际经济、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发生深刻调整,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那么,在这个动荡变革期,中国怎么办?事实上习近平已经给出了答案——面对“逆全球化”的风潮,中国“逆”风而行,继续坚持将开放之门越开越大,继续与世界紧密合作。

第三,是香港与内地的关系。在讲话中,习近平说,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深圳是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引擎”。而在之前的公布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的提法则是:推动更高水平深港合作,增强深圳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核心引擎”功能。

深圳市中心区中轴线南端通过深圳河和深圳湾连接香港。(视觉中国)

“重要引擎”与“核心引擎”差异中的深港定位

“重要引擎”与“核心引擎”并非官方表述的误差,而是指向目标已然有所变化。深圳是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引擎,深港合作则是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核心引擎。在香港回归后的这些年的时间当中,深港两地在政府协调、产业连接、创新联动、公共服务共建、文化交流、跨境生活、青年创业就业等等一系列领域内的合作,其丰富性和多样性其实已远远超乎一般人的认知。

深圳已完成从抄袭到创新、从粗放到精细、从对香港自卑,再到对香港自信的蜕变。香港基础优势仍在,但确实需要有危机感和发展转型的正确策略,及时调整再出发,与深圳互补同行,这样才切合中央政府“一国两制”的命意和追求。

香港在中国“双循环”格局中要扮演何种角色

香港的国际化优势是中国“双循环”的重要节点,香港的国际属性,香港在专业金融服务领域,香港的资本市场多元化的融资渠道和网络,香港在全球价值链体系中的角色,都决定了当深圳开始扮演中国“双循环连接点”角色时,香港这个比深圳为开放的城市,所要承担串联“内外双循环”的使命任务。

不妨大胆设想,未来的香港可以依托“一带一路”倡议,再度成为中国“二次改革”的发动机,背靠深圳以及大湾区的广阔腹地,同时利用自己的对外联系优势,重新擦亮自己国际金融中心、区域贸易中心、物流及航运服务中心、调解仲裁中心、基建服务整合中心、环球投资中心等“金字招牌”。这就是香港之于中国双循环下的战略机遇。

《深圳特区40年》议题其他文章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