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猎杀】从近岸到近海防御 中国的潜舰如何从无到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解放军的运-8Q反潜机,连续二周时间以上,持续在台湾西南空域飞行,与台湾海、空军机和防空导弹对峙,局势相当严峻。台湾“国安”与“国防”方面许多消息渠道来源皆表示,解放军反潜机频频出现该空域,与该区域(巴士海峡、南海)水下的活动有关。而美国方面于9月下旬公布的“勇敢之盾”演习,就大剌剌表明将有洛杉矶级核动力攻击潜艇加入该海域的联合军演,而美国“里根”号(Ronald Reagan)航母战斗群目前也在该区域持续军演,其水下起码有数艘潜艇在列。此外,日本于10月14日刚刚下水世界上第一艘用锂电池作为动力的新型攻击潜舰“大鲸”号,创下潜艇科技的新里程碑,而台湾在蔡英文上台后夸口“国舰国造”,但至今自制的潜舰仍无影无踪。各国潜艇的发展牵动区域局势的紧张,究竟中国潜舰如何从无到有,当代又怎么从“近岸防御”走向“近海防御”的部署呢?

2020年10月14日,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出席日本三菱重工神户造船所的新型攻击潜舰(29SS)—“大鲸”号下水仪式。(防衛省.自衛隊@Twitter)

清末到民国:国穷兵燹建军无望

09IIIB级核动力攻击潜艇,其最大改良特征,是艇身帆罩上,采用前端突出结构,可有效改善航行灵活与水流扰动等影响。(新华社)

无论是四面环海的台湾岛或面向西太平洋的中国大陆,绵延不绝的海岸线固然提供许多天然良港,却也使国防线拉得极长,从1840年以来的历史经验证明,英国、法国、日本等欧洲列强得以从海上直接威逼中国,甚至在两次英法联军与八国联军之役直接攻入京畿重地,所仰仗的无非是强大的海军,即使晚清兴起关注东南海疆的“海防派”,但在太平天国运动、捻乱、回变等民变四起,以及挪用北洋海军经费进行“三海工程”(北海、中海、南海)非例行性修缮,还有历次战事对外赔款,所剩财政经费光是维持一般的船舰保养岁修、添购武器早已阮囊羞涩,想发展水面下的战力—潜舰,自然是难如登天。

辛亥革命成功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沿用清末海军部建制,迨孙中山将临时大总统之位让与袁世凯,海军部遂随民国中央政府迁往北京,开启了中国海军的北洋政府时期。然而,紧接而来的是北洋政府内派系斗争不断,以及因袁世凯图谋称帝引发讨袁的“二次革命”与“护国战争”。战火再起,国库左支右绌,原本应每月拨付海军的薪饷也经常积压拖欠,甚至欠饷长达数月之久;1915年4月起,海军部派赴美国潜艇基地学习潜舰使用技术,以及结构、装备和使用维修等知识的23名留学生,但两年后因袁世凯称帝、中国政局混乱,留学生在美学费、生活费方面无以为继,被迫尽快回国另谋生路。

直到二次大战末期,英国曾宣布赠予中国P级潜水舰2艘,但其诺言并未履行;1945年8月抗战胜利,中国国军的海军建设虽采“守势海军”,即以驱逐舰、潜舰、海岸飞机和快艇作为兵力结构中心,简称“驱潜飞快”政策,但由于国共内战爆发,“中华民国政府”遂于1949年12月迁往台湾,于是,民国在大陆时期对潜舰建军并未有任何发展或重要建树,中国要自主研发、建造潜舰,还要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

2019年10月1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 。图为舰舰/潜舰导弹方队。(新华社)

“走出去”的解放军潜舰战略

人民共和国初建,虽然当时中国尚无自行建造潜舰的能力,但中共与苏联早已意识到潜舰强大的机动性与作战能力,唯有发展战略性威慑的攻击型武器与及“不对称战力”—潜艇,才能与拥有航空母舰且在战后跃升为世界强权的美国抗衡。因此,与民国时期定下“驱潜飞快”不同,解放军海军优先建设方针没有驱逐舰,而是讲求“飞、潜、快”,意即重点发展航空兵、潜舰与快艇,并以“积极防御、近岸防御”作为战略方针。台湾海军上校马焕栋指出,1960年代至1980年代,解放军海军武器装备发展策略始终为“以导弹为主,以潜廷为重点,同时发展中小型水面舰艇”,并建构了一只数量庞大的水下部队(柴电潜艇)。

1987年,时任解放军海军司令员的刘华清,曾为中国海军擘划三阶段海洋战略。第一阶段(1989—2000年)以培育人才、奠定组织基础为重点,优先建造与强化作战舰及潜舰,朝向大型化、导弹化及电子化发展;第二阶段(2001—2020年),以建造配備垂直起降飞机及数艘二至三万吨级航母为主。到了第三阶段(2021—2040年),目标是要使中国成为具备远洋作战能力的世界主要海军强国之一,也就是中国海军“走出去”。因此,解放军海军在西太平洋的水下活动大幅增加,并筹建全球卫星通讯、指挥定位系统、水下定置听音器(SOSUS),以及具水下波汶和微磁场的SAR电达。

30余年后的今天,美国国防部于2020年9月公布的《中国军力报告》显示,解放军现有4艘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另有两艘在建)、6艘核动力攻击潜艇和50艘柴电攻击潜艇,预计到2025年,中国将生产更多039A/B潜艇。《福布斯》(Forbes)杂志报道,解放军的潜艇数量于2030年时将增至79艘之多,显示解放军海军虽于2015年称其战略构想为“近海积极防御”和“远海护卫”相结合,但如此规模已非仅仅是过去“近岸防御”需要的程度。

《中共海军潜舰类型建造数量统计》。汉级(091型,核动力攻击)、夏级(092型,核动力弹道)、商级(093型,核动力攻击)、晋级(094型,核动力弹道)、隋级(095型)、清级(032型)为解放军现役核动力潜艇,未来还将部属第三代弹道导弹核潜艇—唐级(096型)。(樊兆善,《中共海军的战略发展及舰艇现代化的现状与局限》)

台湾海军中校曲传宗分析,解放军海军近年已逐渐走出“以海支陆”的局限,在2000年后迄今,解放军的岛链发展可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2000—2010年),发展近海作战能力、大型海上平台;第二阶段(2010—2020年),发展中大型作战平台,控制第一岛链(东亚岛弧)内的区域;第三阶段(2021年以后),发展以航舰为核心的区域型海军,兵锋可直抵第二岛链(关岛、帕劳一带)

既然2011年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将“中国的核心利益”定义为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在当前中美持续在南海航行问题上,双方针锋相对;对于美国持续对台军售,北京方面屡屡对美方提出严正抗议;为打破海上生命线可能遭截断的“马六甲困境”,中国大陆整合军事、经济、外交于一体的“一带一路”倡议受到质疑与挑战。放眼未来,解放军最少会拥有6艘晋级(094型)和4艘唐级(096型)弹道导弹核潜舰,可携带80枚潜射洲际导弹,装载250枚到300枚核弹头,续航力与打击能力可想而知,亚洲军备力量平衡被打破已成为现实。对解放军在海洋战力的快速发展,传统的海上强权无不严阵以待。

推荐阅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