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全会】解码中共五中“关键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习近平第二次主导“五年规划”,但面临的政经处境大不同。(中国央视截图)

继谋划“十三五规划”后,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再度担任“十四五规划”2035远景目标建议起草小组组长,并在此次中央全会上发表情况说明。事实上,在此之前的数月内,习近平为此召开多次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会会议,并且动员企业家、科学家、基层代表等建言献策。尽管目前人们还无法洞察这份中共建议全文,但10月29日的中共五中全会公报仍然披露了至关重要的信息。

1、科技自立自强

从中兴、华为事件到当前愈演愈烈的技术之争,近年中美科技战已经成为中美关系恶化的缩影。尤其是作为全球首屈一指的5G通信巨擘,华为遭美“扼脖子”显然给予中共极大的震动。

事实上,旨在抢占全球科技优势地位的“中国制造2025”已在中美关系恶化中遭遇挫折。包括习近平等中共高层在近年将自主创新提升至至关重要的地位。五中全会则首次提出坚持创新在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同时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战略支撑,摆在各项规划任务的首位,进行专章部署。据称,这是中共历次五年规划中的首次。

不过,自力更生意味着中国重返闭关锁国吗?中共随后特别澄清,不会关起门来自己搞创新,“自立自强与开放合作不是对立关系,……中国的科技创新从来都不是封闭式的创新,今后也不会关起门来自己搞创新。面向未来,中国扩大科技开放合作的步伐将会越迈越大”。

事实上,从五中全会公报披露的内容看,中共宣称将会启动更大规模的改革和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此次五中全会前夕,习近平任内三次南下,出席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已然传递清晰信号。

2、新发展格局

2019年年末新冠肺炎(COVID-19)的突袭令国际贸易遭受重创,作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中国亦难幸免。正是在此背景下,中共呼吁依赖新发展格局,即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同科技自立相对应,这一转变也饱受质疑。

此次五中全会重申了构建新发展格局,并提出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全面促进消费,拓展投资空间”。但是,新发展格局远不是应对疫情的被迫之举。

中共官方随后回击了有关新发展观念的4个错误认知。首先,新发展格局是主动作为、长期战略,不是权宜之计。其次,新发展格局不是国内经济的单循环,而且“国内循环也是建立在国内统一大市场基础上的大循环”。第三,这绝不意味着对外开放地位的下降,相反外贸进口和出口、利用外资、对外投资的规模将会持续地扩大。第四,针对中美脱钩,北京的判断是彻底“脱钩”根本不现实。

3、共同富裕

在此次五中全会上,中共罕见地将“扎实推动共同富裕”写入“五年规划”,并将“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作为2035年远景目标的重要内容,这被认为释放了清晰的信号。

2020年底中国即将完成脱贫攻坚计划,五中公报说,中国经济持续成长,2020年底GDP总量料将突破百万亿人民币(1元约合0.145美元),人均GDP破一万美元,同时过去5年5,575万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但是中国城乡差距、工农收入差距等社会问题依然突出。2020年“两会”,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披露,中国多达6亿人口人均月收入仅千元人民币,这与中国的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十分不符。

此次五中全会声称要提高人民收入,提高低收入人群收入,扩大中等收入人群规模。具体来说,“十四五”期间改善收入分配结构,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基本同步;“十四五”期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中等收入群体显著扩大……评论称,这意味着在以消费为中国经济增长主引擎的背景下,中国可能大幅提高居民收入水平的信号。

4、“建军百年目标”和“备战”

这份公报首次提出了“第三个百年目标”,即在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目标,实现富国强军统一。同时,外界注意到这是数十年来北京首次将“备战”纳入国家“五年规划(计划)”当中,其中的信号意义明显。

2015年底开始,中国启动大规模的军事改革,至2020年基本告一段落。事实上,军事变革不仅仅是自邓小平以来历届中共领导人,因应现代战争形势由机械化到信息化转变所做的“被动”应对,而且也是为了完成国家统一以及适应发展利益全球拓展的必然动作。

近期,台湾问题在中美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再度凸显起来,两岸甚至一度濒临战争状态。这是其一。此外,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利益拓展意味着风险的与日俱增。这都成为北京将“备战”意识和准备作为强国标配的原因。

在10月29日公布的公报中,中共首次在机械化、信息化之外更进一步,提出了适应现代战场形势变化的智能化融合发展,声称将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战略能力。

总之,此次中央全会的确抛出了相当宏大的目标计划,也触碰了除上述议题之外更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话题,展示了中共政治政策的连续性、计划性和方向性。当然,人们也会产生怀疑,认为中共的强势经济社会干预计划仅仅是不断地“画大饼”,很难想象它的实际意义。

此外,人们也非常关注习近平的个人权威以及中共的人事梯队计划是如何体现在这次重量级会议中。事实上,五中全会在历史上的确是中共高层人事变动的重要窗口期,比如10年前习近平正是在十七届五中全会上履新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同时,中央全会还是追认闭会期间中央政治局决议的法定场合,比如确认对某中央委员会成员的党纪处理决定。

不过,这次中央全会既没有出现人事变动,也没有确认新的党纪处理决定,而是静悄悄地完成了“圆满完成了会议的各项议程”。事实上这种平静反而印证习近平在当下中国政治中的绝对权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