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裸官”蒋超良之“处理”颇为特殊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此前被免职的蒋超良(右)现身五中全会,但其此次参会除了中共中央委员身份外并无实际职务。(CCTV节目官网截图)

消失数月的湖北原省委书记蒋超良现身10月底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着实令外界感到惊讶。事实上,目前蒋超良既没有被免去中央委员身份,但又未公开披露履新消息,也即是说,他是以“无官一身轻”的方式出席这场中央全会的。这说明什么?

在中国武汉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期间遭去职的蒋超良意外出席五中全会,显然意味着其已经平稳落地。

根据中国央视《新闻联播》在五中全会闭幕当晚(10月29日)播出的电视画面,已经消失了200多天的蒋超良出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五中闭幕会。现场其身穿黑色西装,坐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司令员韩卫国与四川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清华之间,与此前相比,略显几分清瘦,与他们一排就坐的还有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谢伏瞻、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

蒋超良的此次现身令舆论颇感意外,自从其在2020年2月13日被免去湖北省委书记,又在3月6日辞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后,仅余中共中央委员身份的蒋超良就再无其他官方消息。因此,舆论猜测纷纷,这位曾经颇有重量的金融大员会因此就突然结束仕途生涯,还是会被进一步追责。

今次五中全会是新冠肺炎疫情后的首次中全会,如有人事变动,循例中共将在此次会议上予以追认。因此,在会议之前,蒋超良以及其在湖北的副手,十九届中候补的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已经被媒体盯住。

随着蒋超良出席五中,而五中又没有通报人事安排,则说明蒋超良及马国强都会大概率平安落地。1957年出生的蒋超良现今已是63岁,如果没有此次的疫情波折或许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但经此一事,最大可能是退居二线。

但是,截至目前,中共官方从未披露蒋超良的履新消息。这种处理手法又颇显不同。

如果留心可以发现,类似蒋超良般际遇的官员,能善终者不在少数,比如曾因2018年8月吉林长春长生问题疫苗事件引咎辞职的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毕井泉。

毕井泉在上任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不足半年便因长春问题疫苗事件辞职,2020年8月退居二线。 (新华社)

身为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的毕井泉虽然被追责,但其此后又先后现身2019年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以及今次的五中全会,2020年8月年近65周岁的毕井泉(1955年9年)更退居中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而反观蒋超良,虽然没有被问责,但他目前的处境似乎还不如毕井泉。

蒋超良没有在五中被问责这一结果事先也并非无迹可寻。此前,蒋超良以及马国强虽然被去职,但至今中共除了派出专项组调查关于李文亮被训诫一事,并无针对湖北官场的问责传出。

其实,蒋超良仕途在湖北遭遇此番滑铁卢,在观察人士看来颇多遗憾。蒋超良毕业于财经专业,是高级经济师,且长期在中国交通银行、农业银行等国有金融机构任职。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时,蒋超良被派往中国央行深圳分行和广州分行任行长,成为时任广东常务副省长王岐山领衔的处置地方金融风险协调小组的副组长。此后舆论多以王岐山副手来介绍这位金融专才,并看好其政治前程,孰能料到疫情意外地到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