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蔡英文对新总统有多焦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蔡英文(中)10月31日召开国安高层会议讨论应对美国大选结果,称无论选举结果为何,将持续深化与美国共和党及民主党之关系。(台湾总统府)

眼下这场胶着的美国大选对蔡英文政府来说或许很重要。众所周知,蔡英文上台以来,两岸关系便从来没有缓和过,尤其是2020年5月20日后甚至多次几乎“兵戎相见”。在可预见的未来,这种政治对立将长期持续,当然这是在双方都无意彻底打破对峙僵局的背景下才会出现的局面。

也即是说,无论谁当选,蔡英文政府都必然紧紧将自己的命运绑在新任美国总统的战车上,否则来自大陆的军事压力和政治压力料蔡英文是难以承受的。这并非危言耸听——台湾的生存空间已经在急剧萎缩。

当然,这又是一个悖论。就像造成这轮两岸紧张局势升级的原因那样,美台结盟越紧密,大陆的反应只会越发激烈,蔡英文需要小心平衡这种“僵持”的微妙平衡点,即与美国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避免给大陆以“武统”的理由。

蔡英文政府也有不必焦虑的理由。

《华盛顿邮报》披露蔡英文政府“押宝”特朗普(Donald Trump),并不会真的给台湾带来怎样的麻烦。蔡英文政府的确有理由倾向于特朗普,毕竟在过去的4年,正是特朗普政府重新“意识”把台湾从中美关系的边缘地带拉到谈判桌“旁观”中美博弈。蔡英文政府有理由相信特朗普一旦当选会继续支持台湾,继续为台湾增加对抗大陆“筹码”。二者在这方面拥有前所未有的共识。

台北论坛基金会董事长苏起日前出席“美国总统大选的政治风险与潜在法律争议”座谈会大谈把台湾命运与特朗普输赢绑在一起,“特朗普若是赢了,蔡当局就大胜;但如果特朗普败选,会怎样也不知道,代表这中间的风险非常高”。

不过,拜登(Joe Biden)当选对蔡英文来说会糟糕吗?也许他不会像特朗普那样“义无反顾”,但终究不会抛弃台湾。

10月22日,拜登曾罕见投书《世界日报》向台湾喊话。在题为“为我们家庭更繁荣的未来”的文章中,拜登称赞蔡英文政府在控制新冠肺炎疫情上所树立的“典范”,并称“我们是一个太平洋强国,将与盟友并肩,增进我们在亚太地区共享的繁荣、安全与价值。这其中就包括深化与台湾这个居领先地位的民主政体、主要经济体,以及科技重镇的关系”。

不独于此,《台湾英文新闻》在同一天刊登独家报道,其中引述接近拜登竞选团队的匿名人士说法,称拜登将是蔡英文更应该期待的。

更何况,中美关系的“基本盘”已经决定无论谁上台,都只能是对中美相处方式进行微调,而不会改变实质的“利益冲突”。特朗普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的这些年,人们已经相当熟悉美国的操作。而对于拜登来说,他会放松对中国的警惕并拥抱中国吗?也许,他会试着不那么激烈,但是也仅此而已。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实力项目一名研究人员便在最近称,在台湾问题上,拜登不会像当年杜鲁门(Harry S. Truman)那样放弃对台湾的支持,事实上在台湾问题上,假如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在4年前获胜也并不见得会比特朗普更“温和”。

而且,两百多年的美国政治传统告诉人们,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政治共识远比分歧要多得多,所谓的“纷争”往往是微不足道的。在过去的4年中,人们虽然看到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分裂”,但同时也看到在判断中国崛起的威胁,以及利用各种议题干扰这种崛起上,往往出奇地步调统一。

蔡英文需要担心拜登上台重新调整与北京的关系吗?显然,她似乎更可能会庆幸自己赶上了好时候,赶上了个中美关系从合作到竞争的过渡期。

这名匿名人士称拜登对其上台后的东亚政策设计得非常详细,他将继续履行《与台湾关系法》,并将对台军售以免台湾遭遇中国解放军攻击作为重点推进,同时“加强与台湾的非军事联系”。

所以说,不管蔡英文有无在10月31日召开国安高层会议澄清“押宝”特朗普的传言,其实意义并不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