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充满习氏色彩的“建议” 解码中共保守且乐观的“2035”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初,在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结束数天后,更多细节曝光。中国权威官方媒体新华社刊发了三条重磅消息,即一份《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全文,一份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同时也是“建议”起草组组长)对中央全会所做的“说明”,以及一份长达万余字“建议诞生记”。

五中全会通过一份建议稿,大致透露了中国“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轮廓,不过它还需要政府部门具体化以便提交2021年全国“两会”。(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它们披露了中共党内精英是如何判断当下中国的内外部生存环境的。“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这份长约两万字的“建议”以一种乐观却相当谨慎的语言如此形容,而在五年前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那份“十三五规划”建议则认为“(中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同时,新的“建议”披露了这些中共党内精英又是如何准备兑现这个百年大党所做的一系列政治承诺的。它提出了一系列宏大而多样的目标,比如2035年实现经济、科技、综合国力的“大幅跃升”,经济总量和城乡居民人均居民收入迈上“新的台阶”,等等。但正如上文所说,相较于“十三五规划”建议,这份“建议”用词则要宽泛得多。

这份在中共所谓第一个“百年目标”之际出台的计划看起来过于笼统,甚至过于保守,以至于即使“建议”全文公布都很难让人感到“耳目一新”。但是,这种评价可能并不完整。这一方面是因为北京高层的确对未来的不确定性风险保持着一定的警觉,尤其是在中美关系变局的冲击下“黑天鹤”和“灰犀牛”事件存在多种不可预知;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份“建议稿”并非“十四五规划”的《建设纲要》,这份更具“实质内容”的《建设纲要》正在由李克强内阁负责起草,它将依据中共“建议”成文,而直到2021年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才能上升为国家意志。

聚焦共同富裕——一份充满习近平色彩的“建议”

根据新华社披露的信息,因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影响,今次“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中共“建议稿”起草准备时间较之“十三五规划”推迟了大约两个月。消息称,直到3月份,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才宣布成立“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稿起草小组,而通常该程序在1月份便开始了。

4月13日,习近平主持了起草组第一次全体会议,彼时正是习近平提出了这次“建议稿”的38项内容。两天后,起草组入驻保密级别更高的北京西郊。据称,这个神秘的起草组每天戴着口罩通宵达旦一起研究、讨论中财办、发改委以及其他部门、智库提交的200多份建议报告。

两个月后的6月17日,起草组在中南海怀仁堂——这是一个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见证过“二月逆流”等多次历史事件同时也是中共众多治国“小组”办公的场所——举行了二次全体会议。正是在此次会议中,习近平决定要将这份建议纳入未来15年远景目标,拟定名为“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

因此,这是一份渗透习近平强烈个人色彩的文件,不仅内容上它按照习近平的建议参考了25年前江泽民时期的“五年规划”结合“15年远景目标”的方式,甚至形式上也按照他的想法参考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那份“全面深化改革方案”,放弃块状结构,以条陈的形式形成此次60条“建议”正文。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文件中,充满着习近平对于“共同富裕”的看法,“共同富裕”作为中共这个社会主义政党的核心理念,被今天的中共决策层用“放大镜”和记号笔浓墨重彩地标注出来。

事实上,十三五规划建议稿的主体部分完全按照他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逻辑,实际上是五部分解释这种五大发展理念;而此次十四五规划建议稿,则完全打破这种结构,从创新和新发展格局,一直到国家安全和国防军事,覆盖了12个方面。

此外,这份“建议”按照中共惯例向中共党内(包括一些元老人物)、民主党派和社会群团组织征求意见,而且首次采用网络建言的形式征求民间意见——这极有可能将成为中共改善其执政模式的方向。

最终,当这份“建议稿”像5年前于10月26日出现在五中全会出席者(主要是360多名中央委员会成员)的面前时,起草组共耗时约200天——而“十三五规划”则耗时260多天。五中全会出席者分成10个小组进行讨论,最终在10月28日晚(闭幕前一晚)举行全体会议进行修改,次日通过表决。

更多有关中共年度政治大戏的解读,请戳:

方向性与模糊性并存——中共对国民的新“承诺”

这份两万字的“建议稿”虽然覆盖了未来15年,但比“十三五规划”建议稿还要少两千字左右;且从具体内容上,它似乎也并不比当年十三五“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放开两胎政策”等承诺更具象……

正如习近平本人所做的解释,这份“建议稿”分为三个部分,其主题部分从第三节开始,从科技创新、产业发展、国内市场、深化改革、乡村振兴、区域发展,到文化建设、绿色发展、对外开放、社会建设、安全发展、国防建设等12重点领域作出工作部署,承诺可谓相当丰富。

尤其是在最开始的创新驱动部分,中共宣布将制定一份科技强国行动纲要,健全它的“新型举国体制”;同时,它还确立了未来的创新方向,包括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电路、生命健康、脑科学、生物育种、空天科技、深地深海等8个前沿领域,将在这些领域实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战略性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此外,它还宣称将重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布局北京、上海、粤港澳三个国际科技创新中心。

新华社披露,习近平曾提到要“尽快冲出重围,一个山头一个山头攻下来”。在中美贸易战持续数年的背景下,这些“建议”已相当具体。

同时,在现代产业体系方面,它提出提升产业链水平、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和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计划;同时,它虽然没有像“十三五”提出具体的“中国制造2025”,但仍然将目光锁定在所谓的新型战略产业,即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新能源汽车、绿色环保以及航空航天、海洋装备等产业……在首次提出的军队和国防“百年目标”中,北京首次要求加速战略性前沿性颠覆性技术发展,加速武器装备升级换代和智能化武器装备发展,更重要的是强调,“壮大战略力量和新域新质作战力量”。

当然,它的“模糊性”或者说“方向性”显而易见,这甚至引起了外界对其内容“空洞”“口号式”等指责。比如这份“建议”中放弃了“到2035年实现经济总量或人均收入翻一番目标”的提法,习近平便认为,“考虑到未来一个时期外部环境中不稳定不确定因素较多,存在不少可能冲击国内经济发展的风险隐患,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影响深远”,定向描述会更符合这份建议的定位。

不过可以推断,在2021年3月的中国两会上,当“十四五规划”真正出炉时,相信会有更加详尽的政策展现在公众面前。

此外,这份“建议稿”也有一些细节引起了内地不少争论。首先,这份“建议稿”似乎对中国建成“法治政府”的时间表进行了重新修订。“基本建成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被纳入此次“2035年远景目标”,重申了2015年12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所确立的目标,但是这二者实际上是与2020年“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全面落实,法治政府基本建成……”所确立的时间表是相冲突的。

此外,少有人注意的是,总体而言偏重经济的“五年规划”文件起草组罕见地多纳入一名副组长,即主要负责中共党建和意识形态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要知道,“十三五规划”的起草组副组长仅包括时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负责常务工作的副总理张高丽。王沪宁曾主掌中共最高层智库中央政策研究室长达18年,直到此次五中才被披露由常务副主任江金权接班。此次王沪宁参与“十四五规划”建议,或许也印证了五年规划不仅是经济谋划的定位。

(原刊于香港01,文字略有编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