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美国局势 对中国有三重危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按照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推特上的预告,今天北京时间10点,福克斯(Fox)的肖恩·汉尼蒂(Sean Patrick Hannity)节目,对“选票腐败”予以揭露。

更早前,特朗普声称“我们会赢”,“我们正取得巨大进展,下周开始结果会出来,让美国再次伟大!”

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seph Biden)宣布胜选、但特朗普拒绝承认并寻求在争议州重新计票,诉诸法律后,前者宣扬的共和党方的指控毫无证据,在不断发现的事实面前变得缺乏说服力。而最新的节目想必有更多细节披露。

特朗普抱怨这场大选,指责民主党“偷窃选票”,并称大选中存在“鬼把戏”。(AP)

特朗普阵营的核心成员、副总统彭斯(Michael Pence)和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均表示要与其站在一起,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ell McConnell)为代表的国会议员们及联邦选举委员会、联邦总务署等关键机构,都采取了支持特朗普的立场,特别是司法部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已命令对选举中的违规行为展开调查。

美国大选后的形势正在偏离拜登发表胜选讲话之际的单方面氛围,变得更为复杂,共和党阵营捍卫选举过程透明和结果公正、捍卫总统职务的行动成功,从而实现特朗普连任的机会,是存在的。

对于特朗普一方来说,在选举逆境中要想“翻盘”,取消民主党人的结果,势必会孤注一掷,背水一战,不惜采取任何手段和方式来达成目标。

竭力搜罗证据,将拜登一方树为徇私舞弊、破坏大选,直至“内外勾结”的标靶,将成为其重要策略。

已经进行的节目之重点,就是通过新闻节目向美国人民公开民主党人的选举舞弊行为,只要在其搜集证据过程中发现一点外部干预的蛛丝马迹,就必然会无限上纲,将其指控为民主党人内外勾连、叛国自肥之举,就像特朗普2016年当选总统后民主党人所做的那样。

而在竞选过程中就已显现出竞争双方都热衷于打“中国牌”,甚至出现了对中国干预选举的不利指责。

因此,如果特朗普阵营在寻找民主党人的舞弊证据中发现与中方稍有牵连,就一定会借批中国攻击拜登阵营,并树立一个极具冲击力的标靶,增加己方的优势,寻求美国人民和各界理解共和党方重新计票、诉诸法律的行为。

与此同时,一旦产生这种局面,民主党人为了避嫌,撇清关系,也将对中方给予更强力度的攻击,从而形成一股叠加效应。

这是中国可能面对的第一重“危险”。

2011年8月18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为拜登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欢迎仪式。而拜登的此次访华之行,正是受习近平的邀请。(Getty)

一旦共和党阵营的重新计票结果与民主党人形成胶着的状态,亟待美国人民特别是最高法院,作出有利于它的裁决,特朗普方就将需要一个打破僵局的出口,对内激励民粹主义运动,对外强调国家安全威胁,其已经作出的预应举措——解雇埃斯珀(Mark Thomas Esper)并任命克里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Charles Miller)为代理国防部长,就会发挥作用:在其剩余任期,对西太平洋正在发生的军事对抗作出极端反应,以战争动作打破正在形成中的政治僵局,塑造有利局面,为其连任保驾护航。

一场突发战争将破坏中国的战略安全和稳定。

这是中国可能面对的第二重危险。

打“新冠(COVID-19)牌”是特朗普政府可以利用的现实素材。对于急于谋求连任而又面临与拜登选票接近情形的特朗普来说,会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为其获得连任服务。

在紧要关头,不排除他会进一步扩大其早前的策略,将新冠描述为中方对美的蓄意行为,将自己描述为“最大受害者”,强化国家对立,打“新冠牌”,并与民主党人分别开来,对华采取加码的外交、制裁及其他未知强硬措施,以影响最高法院的裁决。

这是中国可能面对的第三重危险。

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最终成为下届总统,庚子年的中国似乎难以逃脱历史的窠臼——面临重大危难,而能够带来危难的,除了像新冠疫情这样的内部冲击外,最为现实的可能就是来自外部的打击:不仅限于上述三重危险,而且由此所导致的、无法根本逆转、走向对抗的敌意态势,将成为中国的根本威胁。

(本文经作者授权转发自微信公众号“望远楼”,作者丁咚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