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警醒中国】外交角力 习近平的中式打法与意外收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大选即将尘埃落定,特朗普(Donald Trump)没有延续4年前的奇迹。这一大选结果也让特朗普成为20世纪90年代老布什(George Bush)连任失利以来,第一位无法连任的美国总统。对特朗普中国人有着复杂的情感,舆论场上不少声音希望特朗普能够胜选,理由是他的“疯狂”虽然给中国带来了不少麻烦,但对于中国的崛起和民族复兴有着莫大的助益。那么,过去4年来特朗普给中国带来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呢?

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激烈角逐的总统大选迟迟不肯落下帷幕,无论如何,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的第一个4年任期已经进入尾声。

特朗普给美国外交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强力搅动了中国外交的布局与章法。未来特朗普政府的对中外交政策与风格,并不会随着特朗普的离任而烟消云散。

“美国优先”遭遇中式打法

特朗普任期4年,是中美关系跌宕起伏、急剧恶化的4年。然而中美关系的恶化并非始于特朗普2017年1月上台,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在其前任奥巴马(Barack Obama)任期里的2011年11月,美国推出了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并于之后开始操作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此时美国已经做出了剑指中国的战略转向。但是特朗普有自己的一套打法。

特朗普任期内清除了前任奥巴马的许多政治遗产。(VCG)

从高喊着“中国”“中国”“中国”上台,到打响“中美贸易战”,再到打压中兴、华为等中国高科技公司,军机军舰频频迫近中国近海区域,更直接介入中国台湾问题,所任命的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周游列国诋毁中国,其间不乏恐吓威胁、扣留人质等手法,特朗普政府主动且强势的对中外交,使得中美关系遭受重创。

尽管如此,中美两国关系并未完全失控,较量与冲突始终被局限在一定的范围和程度之内,展示出了较强的韧性。中国顶住了美国势大力沉的施压,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其雄心勃勃的外交抱负也为之一滞。

中国外交战略的转向,也始于特朗普任期之前,稍晚于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提出,标志性节点是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此后以习近平为核心的新一代领导集体开始施展其新一轮内政外交政策。中国外交基调逐渐发生了从侧重“韬光养晦”到侧重“有所作为”的变化,如“一带一路”战略被视为对美国在全球经济格局中主导地位的挑战,“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则与美国的以西方为中心的同盟体系和外交政策明显不同调。

在提出一些宏大理念与战略的同时,中国的外交姿态也有所变化,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一些剑指中国的问题上时常表现得积极且强硬,并很快从西方收获了“战狼外交”的贬称。其中的很多次强硬姿态,正是对美国外交压力的“硬杠”。

这些“硬杠”之举发生在美国操作中国台湾、新疆反恐和去极端化、香港“修例风波”等议题之时。此类议题涉及中国的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事关中国对美外交底线,“硬杠”美国气势汹汹的施压其实是唯一的选项,不然将会在中国国内遭受巨大反弹。

不过,中国外交对美并非一味强硬,也有妥协。最能体现中美当前外交关系的当属两国之间已经持续2年有余的贸易战。中美两国在贸易战期间一方面互征关税,相互威胁,另一方面又不时启动谈判,边打边谈之后在2020年1月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在贸易战期间,中国虽然也有一些对美强硬举措,整体上仍然采取守势,以争取维持合作关系为主要目标,并为此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例如依然需要承受美国对中国部分产品的较高关税。有观点称此举类似拳击比赛中的“抱紧对手”打法,令对方无从着力。

另外,美国对中国中兴、华为等公司的定点打击,其实也可视为贸易战的一部分,中国对于美国的此类霸凌行为几乎无法做出有效反击。

中国选择不反击,至少有三方面的考虑,一是缺乏有效的反制手段,二是无意加剧破坏中美经济合作关系,三是不符合中国一以贯之的对外战略。

对于不同的问题,中国有着不同的应对方案,该强硬的比往前更强硬,该争取的就积极争取,不得不妥协的就干脆妥协,而这些都不能动摇中国的对外开放战略。通过观察中国对外动向可知,在美国加大施压与外部环境恶化的背景下,中国不仅没有回归保守与封闭,反而采取了比先前更坚定的对外开放姿态,比如开设更多国家级经开区、边境(跨境)经济合作区,加大金融开放,招揽境外投资,举办进口博览会等等。

不可否认,特朗普政府的对中外交,给中国的对外战略造成了实质性的影响,但是由于中国在受力之时采用多种策略分而化之,使得美方乱拳出击、强硬蛮干的破坏性打法始终未能撼动其发展方向与对外战略,展现了中美两方不同的外交战术、政治环境,以及背后不同的文化特征。

从“不可胜”到“因敌而制胜”

另外,特朗普独具个性的外交风格,也令中国得到了一些意外的收获。其毫不遮掩的“美国优先”外交方针,不仅让中国承受巨大压力,也损害了许多其他国家的利益,甚至罪了美国的众多盟友,破坏了美国以美式“自由”“民主”为轴心的价值观所支撑的软实力,令美国威望大减,一定程度上为中国的“有所作为”创造了有利环境。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在美国盟友中引起了不安。 (VCG)

美国不断退群,给中国腾出了扮演更多国际角色的空间,缓解了外界对中国强劲发展所带来的不适症状。例如美国退出了《巴黎协定》,而中国不仅坚定拥护,更做出了2060年达到碳中和的承诺,与美国形成了鲜明对比。

当“美国优先”在美国国内遭遇两极评判之际,中国外交侧重点从“韬光养晦”到“有所作为”的调整也正在经历一场热闹非常的大辩论。而随着特朗普政府轮番施展对中国的强硬外交,尤其是“极限施压”的打法,让中国国内的那场外交政策变化大辩论很快有了结果。因此可以说,特朗普没有改变中国外交的方向,却加快了中国外交方向的调整。

不论如何,中国的综合国力已经达到了难以撼动的程度,即使美国的“极限施压”所产生的作用也相当有限。中国外交政策变化的主因还在于中国自身。在这场中美碰撞过程中,中国所展现出来的优势已经超出了《孙子兵法》里“不可胜”的层次,而到了“因敌而制胜”的层次。也就是不论美方如何施压,中国都不可被战胜,而且能够根据其不同的打法采取不同的应对方式以取得胜利。

当然,中美之间的复杂关系不能通过简单的胜负二元思维来看待,但客观而言,中国确实抵挡住了特朗普4年任期里的一波猛烈攻势,达到了维护中国“发展利益”的目标。

经历特朗普个性鲜明、硕果累累的的外交之后,不论2020年美国大选最后花落谁家,特朗普的外交风格都将得到一定程度的延续。届时中国又将如何应对,两国关系将会如何走向,都还需要继续观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