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警醒中国】美国四年施压 中共权威是否被削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大选即将尘埃落定,特朗普(Donald Trump)没有延续4年前的奇迹。这一大选结果也让特朗普成为20世纪90年代老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连任失利以来,第一位无法连任的美国总统。中国人对特朗普有着复杂的情感,舆论场上不少声音希望特朗普能够胜选,理由是他的“疯狂”虽然给中国带来了不少麻烦,但对于中国的崛起和民族复兴有着莫大的助益。那么,过去4年来特朗普给中国带来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呢?

特朗普与习近平2019年6月29日在大阪会晤,礼仪性握手下的角力姿态彰显,被视为中美关系的典型象征。(Reuters)

众所周知,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开始担任美国总统以来,中美关系日趋紧张,美国不仅在贸易和科技领域打压中国,特朗普甚至多次在公开演讲中将新冠病毒(SARS-CoV-2)称为中国病毒。

目前,即便大选投票数据已出,但是朗普不仅还没有承认连任失败,作为美国最高层级的外交官,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在11月10日还公开表示,美国对中国的强硬态度“还没有结束”,并抨击中共是“马列主义的怪物”,其统治是“独裁的、野蛮的、与人类自由对立的”。两天之后的11月12日,蓬佩奥再次挑战中美关系红线,公开称“台湾并非中国的一部分(Taiwan has not been a part of China)”。中美关系的对立,不仅冲击中国两国的经济合作和政治往来,也在挑战中国唯一执政党中共的统治权威,只是效果却似乎并未如特朗普预料的那般。

【特朗普警醒中国】系列文章,敬请浏览:

其实成为美国总统之前的选举期间,特朗普用以表达自己政治立场的话题之一就是抨击此前的美国对华政策。特朗普宣称美国此前的对华贸易威胁美国利益,警告将对中国采取惩罚性关税,并把它列为“汇率操纵国”。上任后经过和中国短暂的“友好蜜月”后,特朗普于2018年3月正式开始对华贸易战。两年多来,几经波折的谈判也无法避免双方互征高关税,中美关系严重恶化。

及至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全球经济遭遇黑天鹅。从2020年3月开始,美国迅速上升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让特朗普遭遇美国国内民意信任挑战。特朗普对华态度甚已经不能用“强势”形容。3月16日,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上称2019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引发极大争议,但是这并未能阻止他在之后的时间内动辄在公开讲话中使用该词。美国媒体还曾曝光,3月19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讲稿中原本的“新冠病毒”(Corona Virus)被其手写改为了“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

如果说,上述事件可以成为特朗普个人的韧性和“口无遮拦”,那么5月20日,白宫发布的《美国对华战略方针》报告,则揭示了特朗普政府对华强硬的政治因素。上述报告整体基调是抨击中国,认为中国在经济、价值观和安全方面对美国形成挑战。报告字里行间透露出白宫对中国未能按照其设想完成国内政治经济转型的失望与不满,报告说,美国决定改变对华策略,改用公开施压的方法,遏制中国在经济、军事、政治等多领域的扩张。

特朗普任命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更是毫不掩饰其对中共意识形态的“仇视”立场。7月23日,蓬佩奥在加州的尼克松总统图书馆(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发表对华政策演讲称,“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主义中国,共产主义中国就会改变我们。”他呼吁世界各国与中国人民“改变中国共产党的行为”。蓬佩奥的发言直接剑指中共,被外界视作是开启新一场冷战的新铁幕演讲。

8月24日,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正式提名现任总统特朗普为2020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正在海外执行公务的蓬佩奥通过录像发表讲话,蓬佩奥在讲话中最先提及中国,他说特朗普“揭露了中国共产党的掠夺性侵略”;中国“掩盖中国病毒,让其在美国和世界传播死亡破坏经济”,而总统已经让中国负责,“正义不伸张他将奋斗不止”。

+2

如今,美国大选几成定局,任期还有两个月的特朗普以及其团队如何“奋斗不止”?北京或许应该让自己持有足够的定力,来迎接特朗普在后继两个月可能的出人意料之举。但是回顾特朗普政府四年,对中国的围堵以及中共的打压,除了让中美关系走向空前冷淡并降低两国经贸往来,从政治上讲,却并未能真正动摇中共的执政权威。

从社会满意度上,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2020年7月发布的《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显示,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升,尤其是内陆及贫困地区的民众的满意度提升较大。7月22日,全球知名公关咨询公司爱德曼(Edelman Public Relations Worldwide)公布的报告显示,中国民众对本国政府的信任度高达95%,连续三年居于首位。美国政府信任度虽然提升至48%,但仍大幅低于65%的平均水平,依然处于“不信任”级别。

从权力格局上,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则被赋予越来越多的角色。习近平在上台后新成立或者升级了不少正如国安委这样的议事协调机构,能够直接地在特定领域体现总书记的意志;在整顿军队风纪和军改的过程中,他在建立个人威信的同时,还重申了军委主席负责制;当然,更重要的是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和新一代领导核心,他重新树立了总书记这一角色在党务系统内的地位,总书记不仅要接受中央政治局成员的汇报,党和国家机器的主要党务负责人也要每年向其述职……

今年10月12日官方公布的中共党内法规《中共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规定“中共中央总书记”将拥有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中央书记处办公会议和党中央决策议事协调机构会议四大最高级别会议议题的唯一确定权。这意味着,除非经过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批准,在近400人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休会期间,掌握实权的最高级别会议如果要通过某项提议,就必须首先获得中共中央总书记的确定,以便该提议能够进入这些会议的讨论日程中。这被普遍视为中共总书记的一次“集权”。

习近平已经被普遍认为是毛邓之后最有权威且紧密联系民众的中共领导人。(Getty)

显然,正如有的分析所称,在当今的信息化时代,通过制造意识形态对立来构建对立阵营的做法已经很难取得冷战时期的效果。

一方面,美国长期倡导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理念,在自身政治极化、种族歧视、对外霸权等事实面前已经失去了曾经的光环。尤其是在目前近乎失控的新冠疫情面前,一些美国精英也开始反思其社会和政治体制中的问题。

另一方面,在全球化已经无法逆转的前提下,继续采取冷战期间借助信息垄断来制造意识形态对抗的做法已经失去意义。无论美国一些政客如何在意识形态上攻击中国或者说中共,都不可能消除中共带领14亿中国民众摆脱贫困并成功抗疫的事实,更遑论他们要在国际社会制造出一个你死我活的意识形态对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