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重构最新动向 中国正悄然掀起“新文科”运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奉马克思主义为官方指导思想,但理论推广在中国遭遇困境。(新华社)

北京时间11月3日,位于中国威海校区的山东大学召开了一场集聚中国教育系统主流力量的新文科建设会议。当然,相比当时正在引发高关注度的美国大选等话题,这场会议的举行实在不惹眼,不过,正所谓“风起于青萍之末”,许多影响后来的大风暴往往都是在看似不经意间就已经发生了。

正如这次会议所延续的一系列行动,这不仅是一场中国教育系统内的大变革,扩散开来,还将是一场中国社会的思潮革新。

何谓新文科

11月3日的这场会议由中国全国130余所高校负责人、文科领域专家学者、各地教育系统官员到场,会场之外,中国的全国高校还设立了分会场。可以说,这是一场揽括整个中国高校教育体系的会议。会议主题即是“新文科”。

外界对文科的认识较多还是基于中等教育阶段的语文、历史、地理等课程设置以及高等教育中的文学、哲学、历史学等人文科学和包括法学、经济学、管理学等的社会科学等。而现在所提的新文科,从概念意义上来说,它是美国的希拉姆学院在2017年提出的一项学术倡议,指对以上提到的传统文科进行学科重组、交叉,以让新文科学习匹配现代社会发展要求的学科设置。

以宣传优势著称的中共尤其知道意识形态的利害,因此中共历届领导人都十分重视宣传工作。图为习近平在2019年3月的思政课座谈会上称要推动全党全社会努力办好思政课。(新华社)

在中国,发展新文科的决定从2018年8月就已经从高层下达,当时中共中央下发文件提出“高等教育要努力发展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随后,中国教育部推出一项要求在规划时间内提升中国高等教育质量的国家计划,名为“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在这项针对基础学科的计划中首次增加了心理学、哲学、中国语言学等人文学科。2019年4月29日,中国教育部、科技部、中共中央政法委等13个部门联合正式启动这项国家计划。

根据当时的解释,这项计划所培养的新工科即是为第四次工业革命需要而进行的人才知识准备,新农科要用现代科学技术改造升级涉农产业,而新文科则是要推动哲学社会科学与新技术革命的交叉融合,培养新时代的哲学社会科学家。

在这次山东大学召开会议之前,中国各地已有不少高校开始在新文科建设上有所行动。例如相对于基础学科,传统文科重理论轻实践,而在新文科建设中,文科的实验性在增强。其中新闻传播学科增加配置录音室、演播室等实践教学设施,再如许多高校根据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新增交叉专业,以及不少高校尝试更新既有的教辅书等。因此,这次会议上称,在两年多时间里,不少高校完成了新文科从概念到体系、从理念到行动的转变,形成了可资借鉴的成功做法和经验。

但是,新文科对中国高等教育内容的悄然变革显然还不只停留于教育层面,其本身带有的意识形态功能塑造与中国官方对新文科建设的方向把控都令其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

教育背后的意识

在山东大学召开的那场会议还产生了一个《新文科建设宣言》,宣言中称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要在大国博弈竞争中赢得优势与主动,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关键在人,而高等文科教育就是培养青年人的主战场、主阵地。在这个共识之上,新文科教育应当遵循中国特色的文科教育发展之路,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

当然这是中国话语体系之下的新文科建设意义解读,更加通俗地理解,中国大费周章推行教育改革尤其是新文科建设有两方面的考量:一是,新文科建设对学生能力的强化,以及应用社会实践后的生产力变现,这就是中国要完成其复兴目标所需要的知识精英队伍储备;其二,在新文科领域要牢牢掌控高知群体的意识形态塑造主动权。

对于这两个方面,前者靠学科融合,打破之前的文科专业壁垒,尤其是将新技术与学科融合;而后者则靠价值引领,即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

对于一个从中国近代思潮变动中走上政治舞台且又以宣传优势著称的政党来说,中共对意识形态的敏感性与掌控力一直贯穿着其革命与执政周期。在毛泽东时代象征中共宣传工作的“笔杆子”被视为与“枪杆子”一样重要,到习近平就任中共总书记的次年,他即召开全国宣传大会,将意识形态工作提到“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的位置。

2013年的中国全国宣传大会被视为是习近平上台后对中共宣传领域的一次动员大会,但这场会议中的“精神”也引发各路官媒的各种解读。

可以说,2013年8月19日的这次大会(也被称为八一九讲话)上作出的决定是近些年中国国内系列宣传动向的总纲。例如“以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例如要求创新宣传方式,讲好中国故事,例如指示将高校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重要阵地等等皆在后来的宣传领域有所表现。此次包括新文科建设,也是中共宣传领域的动作之一。

新文科建设表层是教育,其背后是意识,是意识的影响,即宣传。就在2020年11月9日,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发行《论党的宣传思想工作》一书,这是习近平对中共宣传工作指示的汇编。根据中国官媒新华网对该书的主要篇目介绍,其容纳了2013年至2020年期间习近平针对文艺、社科、教育等界别指示宣传工作的52篇文稿。

从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样的制度性话题到思政课在高校教学中重要性,其所涉猎方方面面。其实,意识形态问题就是房间里的大象,尤其是当社会变局都来时,思想先导的利害性更加凸显。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称,“社会大变革的时代,一定是哲学社会科学大发展的时代。”并称当代的中国正在经历这样的社会变革,言外之意中国的社会变革将迎来新一轮的思潮变革。中共领导人关注的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官方思想能否在新一轮变革中成为引导力量。

现实情况是,像经济学、法学和管理学等这些社会学科,中国仍在沿用从西方照搬过来的那一套理论体系,没有构建起中国数据之下的社会科学体系,而在诸如哲学、历史学等人文学科上,近些年中国高校虽然采取了一些行动,例如将思政课作为必修课,但类似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些课程因授课形式单一、理论性强,讨论空间受限等因素,马哲成为高校最不受欢迎的课程之一。

也是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官方授权发布的习近平讲话原文中有称,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建设水平总体不高,学术原创能力还不强;哲学社会科学训练培养教育体系不健全,学术评价体系不够科学……

后来,中国社会科学学院院长谢伏瞻在其文章中称,此次座谈会在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义。

而后的2018年9月10日教师节这一天,习近平召开了中国全国教育大会,他在会议直接点明中国教育的根本任务与教育现代化的方向目标就是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2020年9月6日,中共官方编辑出版的《习近平关于防范风险挑战、应对突发事件论述摘编》一书披露了习近平在近年普及中国大陆中小学统编教材运动中的态度。该书称,2019年3月18日习近平在北京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曾反问教育目的是什么。

我们培养人的目标是什么要搞清楚,现在非常明确坚定地提出要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如果培养了半天,培养出来的是吃里扒外、吃哪家饭砸哪家锅的人,甚至是我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那办教育干什么?那就会是失败的教育!”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场旨在改革旧文科,重新审视西方影响,“培养知中国、爱中国、堪当民族复兴大任新时代文科人才”,打造与大国崛起相匹配的文化软实力的“新文科”运动已然开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