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科”背后 中国如何构建新文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中国教育部隆重推出新文科建设计划,发布《新文科建设宣言》,对未来中国的新文科建设作出全面部署。新文科建设是在中国综合实力不断崛起与文化软实力持续虚弱的矛盾日益突出的背景下提出的,旨在打造一支符合中国国情、面向世界的文科教育体系。但新文科体系建设只是一个开始,对中国来说,更重要的是如何构建一套有说服力、感召力的新文化。

毋庸置疑,中国现行文化论说体系无法支撑国家长远发展,难以让世人尤其是国际社会完全信服。这主要体现在它对中国实践的解释力上相对薄弱,对传统文化的创造性继承亦有所不足,此外,文化的开放性上也差强人意。中国文化体系这三方面的缺陷是其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弱势的内在原因。因此在未来构建新文化的过程中,至少有三个维度因素需要考虑。

初冬雪后的北京大学校园。(视觉中国)

一是以实践为基础,立足于近代以来、毛时代以来和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探索。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发生“数千年未有之变局”,中国社会从传统向现代转型,从专制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转型,而中国的文化体系也开始分化,简单说是大致在三种文化体系之间徘徊摇摆——中国传统文化体系、西方自由主义体系、马克思(Karl Marx)列宁(Vladimir Lenin)传统下的社会主义。三种文化体系在不同的历史时段各领风骚,互相对话,但都没有谁能够独立地解释或指导中国的社会实践。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社会在这个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之下,现实中包含着太多相互冲突的因素:传统与现代、中国与西方,自由与专制,革命和建设,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因此,每一种文化体系都能在现实中找到依托,因此若要有一套文化论述可以有效的概括和提炼出来,能够整合性地解释当下及未来的中国社会,那就必须要立足于中国近代以来的社会实践,深刻地理解中国的近代转型、中共的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以及改革开放以来的社会成就和经验教训。

遗憾的是,中国当前的文化体系尚未能完成这一任务。其中最大的弊端就是意识形态撕裂严重,阻碍了文化对社会状况的整合性认知。一些人因为尊崇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甚至以后者为唯一普世价值,而对中国社会实践持疏离或排斥态度,认为包括中国在内所有非西方模式的实践都只不过是一种过渡,迟早要与西方模式殊途同归,因此不愿意面向中国实践进行客观的研究。而另一些人则因为长期受马列主义意识形态教条的影响,眼光不够开放,只能依据马列主义的只言片语来牵强附会中国实践,以至于背离现实,非但无益于解决问题和文化创新,而且只会与世人渐行渐远,遑论文化的感召力。今后的中国新文化建设理应吸取以往教训,既不沦为西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附庸和传声筒,又不能沉溺于马列主义教条,而是必须正视中共执政以来的现代化建设和社会主义实践,从中提炼经验并接受实践的检验,如此循环往复,最终升化为一套对中国当代社会实践具有解释力的文化话语体系。

二是从传承数千年、华人社会最大文化公约数的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需求继承和创新。正如近代中国著名学者严复所说“非新无以为进,非旧无以为守”。新文化建设既需要革除旧弊,与时俱进,但又不能数典忘祖,丧失根本,这就要求必须求得一文化主体,即以中华传统文化为主体,在此基础上需求革新。中国近代以来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日渐激进化,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在继承20世纪早期“打倒孔家店”的激进文化路线下,中国对传统文化进行了革命性的破坏。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社会才不断意识到传统文化的重要意义,开始了文化复兴之路。几千年来中国经历无数次的治乱之变和朝代更替,然而中国文化传统却一脉相承绵延不绝,不仅在历史上创造了举世惊叹的辉煌文明果实,也滋养了无数中国人,成为他们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文化基因。因此,尽管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文化不断被贬抑,遭受了空前困境,但人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待,中华传统文化再次成为华人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它仍然是中华儿女安身立命的文化根基,拥有不可取代的文化凝聚力,而且在世界上展现出越来越大的吸引力。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新文化建设只有根植于中国传统的历史文化土壤,才能拥有强大生命力。

三是保持开放性,开放性是文化构建和创新的前提。中国传统文化的几次重大理论突破,都离不开自由开放的思想环境。中国先秦诸子百家自由争鸣,儒、道、墨、法成为影响中国传统的四大源头。而汉朝由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各派思想开始消退,儒家学说也渐渐僵化,甚至到隋唐时期无力应对外来学说“佛家”思想的威胁。唐宋之际,儒家经过与释、道两家长期争论和融合得以新生。明清时期因为执政者大兴文字狱,酿成万马齐喑究可哀的局面,导致中华文明固步自封,落后于西方文明,故才有近代悲惨屈辱的经历。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创立,均是在打破旧有思想禁锢过程中形成的。新文化体系应具有世界眼光,保持开放性,以开放的姿态对人类一切有益的文化成果兼收并蓄,融会贯通,进而回应当今世界的变局和各种挑战。唯有这样,中国的新文化体系才能凤凰涅盘,才能与世人日益强烈的理论诉求和全球性强国的目标相匹配。

总而言之,今后中国新文化建设需立足于中国一百多年来的革命实践、经济社会建设实践,重新审视和总结孔夫子以来的文化传统、毛泽东时代以来的革命和社会主义传统、以及邓小平以来的改革开放传统,面向世界,海纳百川,取长补短,去芜存菁,构建更能面向未来挑战、让人更加心悦诚服的新文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