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三场运动 复盘习近平整治“刀把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作为习近平治国理政四梁八柱的“四个全面”之一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正在呈现出加速推进的迹象,这一点从近期召开的两场高层会议便有迹可循。其一是十九届五中全会,该会议通过的“十四五”规划与2035远景目标即包括“基本建成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其二是11月中旬召开的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进一步对法治工作进行全面系统部署。

自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至今8年时间里,作为法治建设关键抓手的中国政法系统所经历的一场漫长的反腐、改革与整顿行动,其实正是中国法治建设的另一个侧面。

主动投案的政法官员

近期最受关注的政法系落马官员是2020年10月24日“主动投案”接受调查的江苏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王立科。王立科是中共十八大后第一个自首的省级政法委书记。王立科的主动投案,说明中国对政法系统持续8年的整顿已然取得了突出成效。

在2020年10月份“主动投案”的政法系官员并非只有王立科一人,还有安徽省马鞍山市中级法院四级高级法官助理郭培鸿、云南省楚雄州检察院检察长周映枢与玉溪市中级法院院长陈昌、山西省阳泉市中级法院原院长陈明华等。

中纪委国监委在10月24日曾发文总结称,“高压震慑之下,主动投案成为越来越多问题干部的选择”。主动投案的官员里,有相当一部份正是来自政法系统。

2020年7月8日,中国召开了一场“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所提出的四项任务中的第一项便是指向政法系人事:“清除害群之马,清查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人’,彻查黑恶势力‘保护伞’”,并选择5个市本级及4个县级有关政法单位、2所监狱为试点单位。

时至3个多月后的2020年10月16日,据中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第二次交流会所披露信息,截至10月7日,试点地区已有1,546名政法人员主动讲清问题或投案自首,立案审查373人,处分处理1,040人。

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动员会上将这次由中共中央策划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行动描述为一场“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铸魂扬威式的主题教育”。以目前中国政法系统官员大批被查、不少人主动投案的动向来看,陈一新的预期基本应验,而中国政法系统则正在经历一场“刮骨疗毒”般的整治,取得了腐败乱权官员人人自危、不敢再心存侥幸的震慑性效果。

按照启动会上的部署,这项行动目前主要集中于少数几个试点地区,2021年才将会在全国范围内铺开。长此以往,被诟病已久的中国政法系统或将迎来一场脱胎换骨般的蜕变。

反腐与改革并行

中国政法系统的历史始于1956年7月6日成立的“中共中央法律委员会”。这是一个用以完成中共中央交办的关于法律方面工作的秘书性质的机构。后来,该机构历经变迁。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以粗放的方式狂飙突进地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的社会问题和不安隐患,政法委则随之不断扩权。

到了中共十八大之前,政法委已然成为一个手握公安、检察院、法院、武警、国安、司法等诸多要害部门,且其“一把手”位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超级机构。此时,政法委作为解决问题的工具,却衍变出了新的问题。

在2014年1月中国召开了一次政法工作会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当时批评中国执法司法状况的主要问题是“不作为、乱作为特别是执法不严、司法不公、司法腐败问题比较突出”,他还批评一些律师和法官、检察官相互勾结,充当“司法掮客”,“大盖帽,两头翘,吃了被告吃原告”,还警告称“老百姓无处伸冤,民间就会骚乱”。

习近平是中国整治政法乱象、推进“依法治国”的操盘手。(新华社)

如果从中共十八大后不久的2012年12月6日曾在已落马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手下任职的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被调查开始算起,习近平整治政法系统已经历时8年之久。周永康在2014年7月29日被立案审查,2015年6月11日被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在占据要职、握有实权的腐败乱权官员被拿下之后,体制改革与团队整饬才能更顺利地向前推进。在过去8年时间里,相比于轰轰烈烈但又有些扑朔迷离的反腐行动,政法系统的改革路径则比较明晰,至少有三个关键的时间节点。

第一个关键节点是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该会决定废除了制造很多不公与冤案的劳教制度,同时对行政执法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社会治理体制改革作了具体部署。

第二个关键节点是2014年10月十八届四中全会。该会首次以“全面依法治国”为主题,并对加强中共对政法工作的领导、政法职业管理制度以及三中全会的改革事项进一步细化。也是在这次会议上,制定了“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推动实行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的体制改革试点”、“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等改革事项。

第三个关键节点是2018年2月十九届三中全会。该次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具体到政法机构的改革,涉及加强中共对政法工作的领导、党委政法委改革、公安改革、司法行政改革、跨军地改革等方面。

另外在2018年1月1日,中国武警部队被正式划归中共中央军委建制,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指挥。中国政法委曾有“刀把子”之称,原因之一就在于掌握作为中国准军事单位的武警部队。而在此项改革后,“依法治国”的进程随之大幅提速。

三场整顿行动

在政法系统过去8年持续不断的反腐与路径清晰的改革过程中,还有三场起到明显推动作用的行动。一是2014年周永康落马后立即展开的清理“周永康流毒”,这不仅是指周永康的关系网,还包括他带给中国政法系统的一些思想、作风等方面问题;二是从始于2018年1月定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主要指向“黑恶势力”与基层腐败,打掉黑社会组织的“保护伞”;第三场正是于2020年7月8日开始的被形容为“延安整风”的政法队伍整顿行动。

第一场行动没有说明何时结束,最近一次出现是在2020年4月7日中国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电话电话会议上,公安部长赵克志表示“坚决彻底肃清周永康、孟宏伟等人流毒影响”。孟宏伟曾任公安部副部长,于2018年10月被调查。

第二场大概会于2021年3月划上句号,目前与第三场行动叠加在一起。第三场整顿没有提出何时结束,但其开始不久的战绩已经不俗,至少已有9个省级地区11个政法系统高官被揪出,包括上海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龚道安、青海省检察院党组副书记贾小刚、山西省高院原党组副书记梁权,当然还有主动投案的江苏省委常委王立科。

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是当前第三场整顿行动的具体负责人。(微信@长安剑)

而到2021年这第三场整顿行动在中国全国范围内铺开之后,又会有多少人被调查、多少人主动投案,还需拭目以待。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8年中国各级法院一直在平反冤假错案,包括格吉勒图案、聂树斌案、陈满案、5·24乐平奸杀碎尸案、张玉环案等引起社会巨大反响的案件,提振了民间对中国司法的信心。

2013年1月7日,上台后不久的习近平就在“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提出“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这其实也是中国政法系统历经8年反腐、改革与整顿的目标所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