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建军百年”目标下不再遮掩的习氏雄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7年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新华社)

“乱石厄江水,要使水无路。不知石愈密,激得水弥怒。”相较于第一个任期中,努力向那些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心存警惕的国家表明,中国正在进行的军队改革对外界并无威胁,第二任期已经过了一多半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以及其执政团队,似乎已经不再如此小心翼翼。

刚结束不久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以及其后出台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全文,出现了“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战略能力,确保二〇二七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这显然是继“建党百年”和“建国百年”这“两个一百年”目标之后,中共的“第三个一百年”奋斗目标。

根据中共十九大修改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两个一百年”旨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之际(即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年时(即2049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中共为什么要在这份被认为事关经济的顶层设计文件中,提出“第三个一百年”目标?“建军百年”的目标表述背后,有着怎样的背景因素?其中又包含了中共领导人怎样的军事雄心?

为何出现“第三个一百年”?

在前“两个一百年”已经存在的基础上,国际格局的变动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提高解放军军力的理念,是促成“第三个一百年”即中共“建军百年”目标的内外两重因素。

首先,在中美不可逆转的结构性矛盾之下,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对华发动从贸易到科技多个领域的“围剿”以及其外溢效应,对中国发展已经造成明显冲击。中共党内精英通过“十四五”规划建议,对中国未来所处的环境做出了新的判断,即“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五年前的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随后出台的“十三五”规划中,对中国发展外部环境的判定则是“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美国的极限施压在导致中国诸多领域发展受到掣肘、甚至提升台海战争可能性的同时,明显刺激了中共高层的危机意识。中共改变了对中国发展外部环境的判断,并自我警醒要“善于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习近平上任中共总书记后的几次重要阅兵请见下列大图:

其次,出身“红二代”习近平,不仅其父亲习仲勋在1949年中共建政前经历战火、有长期“武装斗争”经历,习近平自己早年间也曾在军队服役。在习近平的头脑中,“强军”的想法早已有之。“从小我就较多接受了我军历史的教育,亲眼目睹了我军很多老一辈领导人的风采,从少年时代就形成了对军队的真挚感情。后来,我在军队工作几年,到地方任职后也时时关注着军队建设,经常同军队的同志打交道。”2013年7月的一次中共军队的专题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称自己与军队有不解之缘。

这种经历让习对提升军力的重要性有着比其他中共高层更深切的领悟:“军事上的落后一旦形成,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将是致命的。我经常看中国近代的一些史料,一看到落后挨打的悲惨场景就痛彻肺腑!”2013年12月27日,习近平在一次官方含糊称为“重要会议”的场合如此表述自己的感慨。谈及百余年前的甲午战争,习称这段历史于自己而言是一种“剜心之痛”。在习近平看来,当前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加快推进军队改革,如果中国军队固步自封,会将整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陷于战略被动。

所以,在当选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当天,习近平就向解放军全军提出了“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2012年12月,习近平上任后的首次离京考察期间,视察当时的广州军区时称“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坚持富国和强军相统一 。”2015年年底,经过三年的酝酿和准备之后,中国国防和军队改革启动。

2018年4月12日,解放军在南海海域举行海上阅兵。(视觉中国)

支撑前“两个一百年”的保障

从因果关系看,此番“十四五”规划建议中提出“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也是前“两个一百年”目标实现的支撑和保证,甚至是习近平执政最高理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要前提。

军队是国家实力最重要的象征之一,这不仅是国家和平安宁的保障,也是一国在国际事务中话语权的影响力的支撑,更是维护国家利益的坚强后盾。就如大清王朝,虽然据称鼎盛时期GDP曾达1,878亿美元,占据全球的三分之一左右,却因为军力孱弱而最终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令中国民众陷入百年苦难之中。

在中共精英阶层看来,即便中国经济实力目前已经有了足够增长,但无论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还是“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如果没有相应的科技和军力支撑,也很容易沦为镜花水月。

就如前几年中国社会舆情中充斥着一股“厉害了我的国”的浮躁和自满情绪,结果一场中美贸易战,就将这种浮躁“打回原形”,曾经陷入民粹狂欢的中国互联网舆论终于发现,如果缺乏高新科技自主权,即便如华为这样的高新名企,在美国的长臂管辖之下也不得不“全面出售旗下手机品牌荣耀”,这种断臂求生式的处理方式悲壮且狼狈。台湾问题一直被中共视为中国核心利益,却数十年处于搁置状态,原因也许很复杂,但是最直接的因素还是美国。美国军舰长期在南海游弋甚至动辄出现在台湾海峡,中国军方被动应对的背后是两国军力差距的无奈。

“十四五”规划建议要求即富国与强军统一。在机械化、信息化之后,文件对于解放军系统还首次增加了“智能化”融合发展表述,加速战略性前沿性颠覆性技术发展,要求“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战略能力”。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之下,中美两国经济增长一正一负,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会加快追赶和超越美国。图为2020年8月26日晚,826架无人机在深圳湾畔人才公园摆出造型庆祝深圳特区建立40周年。(视觉中国)

当中国超越美国被提上日程

国家“发展利益”也是刚刚被修订、于2020年10月下旬公布的中国《国防法》新增内容,这个改动折射了中共对于国家发展空间拓展的意图。近年来,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中国海外利益逐渐扩展,提高军力成为这种“利益延伸发展”下的必然需求。

在中共的2035远景目标规划中,虽然没有制定GDP增长目标,却出现“到2035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中等收入群体显著扩大。”这比邓小平当年提出2050年实现该目标提前了15年。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网站11月12日刊发题为《经济学家解读2050年的世界》的文章,称中国2035年将超过美国成世界最大经济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预测认为,2020年中国GDP将增长1.9%,美国将下滑4.3%。这意味着中美经济增速差距从2019的3.8个百分点扩大到6.2个百分点,中国在2035年、甚至提前到2030年超过美国成为可能。

中国清末民初外交官陆征祥在《回忆与思考》中曾总结称:“弱国无正义,弱国无外交。”此处的强弱,不仅包含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也包含国家的军队实力。无论一个国家的经济体量是大是小,其经济的“船”终究需要军事的“枪”去保护。当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庞大的经济体,其军事力量匹配经济实力的要求将更加迫切。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