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中共吹响备战智能化战争的冲锋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20世纪90年代意识到中国军事实力可能愈发“跛脚”,无法匹配其经济规模的飞速成长,北京最高层一直在设计一个“宏伟的目标”,即便不能与美军并驾齐驱,也要建立足以捍卫自己利益的“世界一流军队”。

2020年10月末,在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所通过的决议中,中共又建议未来7年内完成建军“百年”目标,同时在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但是,即便如此,外界对中共的这些模糊的概念化的定义仍然缺乏认知:中国是在谋求挑战美国的军事强国和全球“霸主”地位吗?

中国将未来军事注意力置于信息化和智能化的融合上,已崛起为多型无人机市场的重要参赛者之一。(中国央视截图)

近思录专页|通古今之变 思治乱之道

1949年中共建政之初即在积极的防御战略上下功夫,其基本目标是为中国争取一个稳定的有利环境,通过“抗美援朝”等几场战争,中国做到了。进入邓小平时期,中国清晰地认知到“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流,中国要把注意力转到经济建设上来,否则军事实力的增长就是无从谈起的空中楼阁,被美国拖垮的苏联就是一个明确的注解。

1990年代对中国来说至关重要。海湾战争刺激了中国最高领导层,中国的经济腾飞则提供了一种可能。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军费开始持续多年的“补偿性增长”。同时,1997年年底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提出了一个宏伟的计划——中国国防建设的“三步走”目标,其最终目标是“到二十一世纪中叶,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或者说具备“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能力。

但是,这些目标仍然显得过于模糊。

作为全球最大的军事强国和现代军事变革的领跑者,美国的军事战略也有一个逐渐清晰化的过程。一直到二战前夕,美国的战略目标都基本停留在门罗主义时代,对美洲之外的战略利益“关心”不足,直到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重新振作美国经济,劝说美国民众加入欧战并启动国家战争机器,美国的视野才“开阔”起来。

二战结束后,美国的实力已经延伸到全球,借助几个安保条约/共同防御条约建立了它的亚太秩序,借助北约建立了足以对峙苏联的欧洲秩序,借助核武库则拥有了至少是维持“恐怖平衡”的优势。

相对应地,1961年美国时任总统肯尼迪(John Kennedy)提出“两个半战争”理论,即美国军队有能力应付打“两个半战争”:“一个”是保卫欧洲,抵抗苏联的进攻;“另一个”是抵抗中国对东南亚或朝鲜的进攻;还有“半个”战争是对付别处的不测事件。这一战略目标虽然在冷战结束后因为没有必要应对苏联那样的超级大国而趋于“收缩”,但是同时赢得两场战争的实力一直是美国所从未放弃的。

进入21世纪,美国的战略目标再度清晰化,中俄作为最主要“威胁”地位时而交替,伊朗、朝鲜等对核武器拥有急切渴求的主权国家,非传统领域中的恐怖主义威胁,并列为美国战略调整的3个基本面向。

奥巴马时期的2015年版《美国国家军事战略报告》(The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认为,美军将可能面临三种冲突样式,即“国家冲突”(State Conflict)、“混合冲突”(Hybrid Conflict)以及“非国家冲突”(No-State Conflict),并确定了美军的三大军事目标:第一,威慑、拒止以及打败对手;第二,瓦解、削弱以及打败暴力极端组织;第三,加强全球同盟及伙伴关系体系。可见,其对同时打赢两场不同地区战争的目标并未改变。

特朗普时期更“抽象”的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公众版)点名中俄两个存在“长期战略竞争”的“首要优先事项”地位,“慑止和反制流氓政权,比如朝鲜和伊朗”,同时,更新了它的主要军事目标:

保卫本土免遭袭击; 在全球和关键地区保持联合部队的军事优势; 慑止对手侵犯我们的重大利益; 协助美国政府各部门同僚发展美国的影响力和利益; 在印度洋-太平洋、欧洲、中东和西半球维持有利的地区力量平衡; 保卫盟国免受军事入侵、增强伙伴国应对胁迫的能力、公平分担共同防御责任; 劝阻、防止或慑止国家对手和非国家行为体获得、扩散或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防止恐怖分子指使或支持针对美国本土和美国在海外的国民、盟国和伙伴国的袭击; 确保公域的开放与自由; 在改变国防部思维、文化和管理体制的同时,继续经济高效地交付作战能力; 建立一流的21世纪国家安全创新基地,以有效支持美国防部的运行并维持安全和财政实力。
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

这些目标相较来说目的清晰,现实的指向性毫无疑问。

相对来说,外界对中国的军事战略意图和利益边界因为缺乏了解而充满疑虑。正如上文所说,中国官方一直在为建立怎样的军事实力,以及如何适应战场形势而做出各种改变进行解释说明,但从来没有有效地解释为什么需要做出这样重大的改变。最近,中国修订《国防法》,将“发展利益”纳入军事战略的核心内容所引起的各种读解,便体现了这一状况。

当然,对于熟悉中国政情者,我们尽管无法判断中国军事战略的边界在哪里,但至少有4点目标是确定的:

1)中国奉行积极防御战略,其最重要的职责是建立与其大国地位相匹配、能够为其发展提供确定安全保障(包括最近新增加的发展利益)的军事能力;

2)完成国家统一目标;

3)中国不会与美国争夺世界领导权,但是仍然会谋求建立区域乃至全球秩序建设者的军事力量,包括但不限于亚太地区的对美军事;

4)为保证完成以上任务,建立与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美国进行代理人战争或者直接的局部战争的能力。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