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哪些人使特朗普成功当上“反共领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他们认为外在因素发生变化,反而会为了“解决威权”、去合理化另一种威权。

目前关于美国大选的最新消息是,特朗普(Donald Trump)已开始准备政权交接手续。未来四年,美国盟友们比较熟悉的那个“美国政府”,回来了。

然而,特朗普的影响力仍存在。甚至在未来几年内,这位目前全球最成功的“反共领袖”,都会活跃在媒体镜头前。这位饱受争议的美国总统,史无前例地,被许多坚定的华人支持者拥戴,甚至将他视为“反共领袖”。

时间先回到九月。一名香港传染病研究员跳出来表示,新冠病毒是“中国制造的生物武器”,这说法就算是再讨厌中共的美国自由派人士都摇头,而美国保守派(包含部分特朗普政府的官员)将她封为勇敢的、敢说真话的英雄——这不代表他们相信这说法,只是以此转移焦点。

然而,这则新闻也引起了某些华人的讨论,讨论的焦点并不是这个说法的真假,而是“中共政权的威胁”,比如中共信息不透明、以及对于特朗普打压中国的期待等等。

这样与郭文贵同等“奇葩”的角色,有头脑一些的美国人都知道这类消息不太可靠,却能引起一部分华人的传播(甚至希望这说法流传、使西方对抗中国),这现象也出现在此次美国大选中。

许多华人(其中不乏以自由派自许的人)把特朗普奉为唯一能对抗中共集权的人,甚至这些“华人自由派”嘲笑支持拜登的自由派天真、理想主义。究竟使特朗普成功当上“反共领袖”的这些华人川粉,都是何种背景、又是出于什么动机?

特朗普这位饱受争议的总统,却成为许多华人心中的“反共领袖”。 (AP)

一,美国反共华人。

2016年美国大选时,“支持特朗普的华人群体”就被诸多西方媒体报道。支持特朗普的美国华人比例是多少,各家研究机构依据抽样地点不同都有不同结果(且许多是以“亚裔”为标准而非华裔),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那时的调查结果显示,约25%美籍华人支持特朗普。

那时特朗普的华人支持者,普遍是支持特朗普的教育政策或移民政策。那時在美华人比起中美关系,更多的是在意自身利益(如教育、移民问题)。

然而到了2020年,一个与过去不一样的现象出现。民间亚裔研究机构Asian and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Vote(APIAVote)在7月至9月进行的民调显示,支持特朗普的约有20%。数字上来看与上次大选没有太多变化(甚至下降),但在媒体上表态支持特朗普的人群变了——过去称自己为“自由派”、崇尚“美国民主”的“自由派华人”。

因为“比起民主党,特朗普反共更有力”——过去因为社会运动或一些敏感事件而流亡中国境外的一些知名维权人士,在此次美国大选纷纷发表类似看法。

他们着重的不是特朗普对美国的利弊,甚至不在意特朗普是否具备一丝民主素养,而是“美国政党哪一党更反共”。很讽刺的是,这些人当初逃离中国到美国,正是出于对美国民主精神的追求。

最具体的案例是,2016年3月时还在竞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用“暴乱”一词描述六四事件,引起一位六四学运领袖的批评。然而到了2020年,亦是同一位学运领袖表达对特朗普政府的支持,因为特朗普更能阻挡中共。

二,偏台独、偏港独人士(包含部分藏独、疆独人士)。

在此次美国大选受到美国媒体注意的,就是台湾的川粉现象。英国民调机构YouGov发现,最支持特朗普的就是台湾人,约42%支持川普;其次则是香港,有36%的民众挺特朗普。

在这两地的舆论场中,特朗普占尽主流。在华人川粉中,港、台“天然独”年轻人的发声力度非常大。

造成这现象的原因,有内在和外在因素。比如台湾年轻人,在自身成长背景中并没有看过台湾从威权走向民主的过程,对于“威权”或“强人政治”的想象只停留在粗浅的“中共就是威权代表”,对于民主精神的认知更没有如过去党外运动人士那样深刻。

因此,当他们认为外在因素发生变化(比如对中共日益反感),反而会为了“解决威权”、去合理化另一种威权。

特朗普在今年美国大规模抗议时直接“以暴止乱”,用强硬手段镇压,派出的国民警卫队人数之多创下纪录。在2019年反修例运动时批评“香港警察暴力”的这批港台年轻人默不作声(台湾政府的表现同样与批评香港政府时完全不同),在此之后也仍然支持特朗普。

理由很简单,特朗普对抗中共,其他的相比都不重要。

同理,特朗普直接抹黑对手、排外及对同性恋的敌视,这些完全不符合“自由”或“进步价值”,但只要抗中(或抗中共),都可以视而不见。不论是立场偏独的港独台独,还是部分藏独、疆独人士,甚至是一些台湾官员,太期望中共垮台、自身又没有太多武器,特朗普就成为他们唯一的信仰。

三,中国大陆内部分裂的自由派。

此次大选中国大陆内部的自由派出现分裂景象,一派基于对民主的信仰坚定支持民主党,另一派则同样是基于反共的理由支持特朗普。只是大陆内部自由派之“反共”,与港台、中国境外的不尽相同。

大陆内部自由派之“反共”信念各自不同,有人认为中国应与西方一样“制度上民主化”,他们对特朗普的期许与港、台比较像,期望“推倒中共”,但这部分不算主流。

另一种“反共”更倾向认为“现在的中共政府太强硬”、“特朗普可以挫挫现在中共的锐气”等——不喜欢现在的中共政府,但没有上升到“寄希望于特朗普推翻中共”或“改变中国现有制度”,在现实当中这一种较多。

而在此次美国大选,发声更多的亦是“讨厌现在的中共,但不认为特朗普能推翻中共”的这一派。这些人当中不乏大陆内部的学者。他们比较实际,明白中国有自身国情、有体制的现实性,但一方面对现在的大陆政府亦有反感。

他们对特朗普不算坚定支持,纯粹是美国对中国强硬、可以“小整一下”现在的中共罢了。

综上所述,不论是“讨厌中共”还是“推翻中共”、“中国崩溃论”,这些期许都使特朗普在全球形成“反共标志”。许多美国自由派亦反共,但他们更担心特朗普对于美国的破坏,同时清楚他的商人性格,除了利益外并没有坚定的价值信仰。

然而在华人川粉中,有些人对特朗普有太多不切实际的期许、及选择性忽视的偏颇。甚至有太多人偏激到因为反共,认为“美国民主派太软弱,他们拥抱的那些价值太理想化”。认为“非常时期,只有比较极端的手段才能对抗极权”,这说法与独裁者并无二致。

“美国右翼与反共华人合流”观察议题系列稿件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