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国新办主任警告资本操纵舆论剑指何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盛极必衰原至理,调高鲜和应难又。”中国互联网资本大老马云一个月前的外滩论坛演讲余波继续震荡,在其控制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蚂蚁集团被宣布暂停沪港两地上市以后,中宣部现任副部长、曾经担任过网信办主任的徐麟罕见发声警告“坚决防止借融合发展之名淡化党的领导,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这是一种令人玩味的特殊信号。

2019年 9月28日,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主任徐麟,在招待酒会上向前来采访报道庆祝活动的中外记者表示热烈欢迎。(新华社)

11月19日,在中国南部城市长沙举行的2020中国新媒体大会上,曾经主管中国网络舆论的徐麟有一段讲话,“无论什么样的媒体,无论是主流媒体还是商业平台,无论网上还是网下,无论大屏还是小屏,在导向上都是一个标准,没有法外之地、舆论飞地。我们要牢牢把握新闻舆论工作的主动权主导权,坚决防止借融合发展之名淡化党的领导,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

徐麟的这番话,被解读为继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之后,中共意识形态高层对通过资本影响媒体、甚至操纵舆论的“互联网大鳄”们的再次喊话和警告。

阿里系的媒体帝国

在马云外滩讲话和蚂蚁集团暂停上市事件的发酵下,外界往往忽略了,马云的阿里系旗下不仅有代表电商平台的淘宝和天猫,代表互联网金融的蚂蚁集团,其实还存在一个媒体帝国。

大约从2012年开始,阿里巴巴集团开始大规模投资媒体。公开资料显示,在社交网站繁盛一时的2012年、2013年,阿里投资了社交软件陌陌和新浪微博。到了2014年,阿里投资了著名的自媒体舆论平台虎嗅,入股文化中国传媒集团,而该公司控制着著名都市报《京华时报》的经营权。同年,阿里开始对视频类媒体以及中国境外社交软件注资。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对合并后的优酷土豆完成注资。

2015年,阿里依然广撒投资网,达到投资媒体的鼎盛时期:包括光线传媒、36Kr、四川日报集团、芒果TV等。蚂蚁金服2015年与复旦大学合作开设金融报道奖和奖学金项目,奖励那些在金融报道上做出杰出贡献的作品、机构和记者,2015年的年度奖项中,阿里投资的《无界》、财新都有作品入选。同一年12月,阿里巴巴宣布以高达20.6亿港元(1港元约合0.13美元)的价格收购香港《南华早报》更是引发热议……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2年到2015年,阿里巴巴以各种方式投资入股的媒体多达20多家,完成了其几乎在整个中国的传媒布局。

当资本开始操纵舆论

而阿里巴巴不断干涉被投资媒体的事件也频频发生。

尚未被舆论忘记的应该是今年6月“微博热搜被关闭一周”。6月10日,中国网信办约谈新浪微博,要求新浪微博关闭微博热搜一周进行整改。起因是微博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传递违法违规信息。”

很多人不知道此处的“蒋某”是谁,这也恰恰是新浪微博干预舆论的成功结果。故事开始于今年4月17日,微博账号@花花董花花向电商直播第一股如涵控股的当家花旦张大奕喊话,要求后者停止招惹自己的老公。网络舆论很快发现,这位被招惹的“老公”就是阿里巴巴最实权的人物之一、天猫和淘宝双料总裁蒋凡。如此狗血的剧情迅速引爆整个社交媒体,无数吃瓜群众一面力挺“总裁夫人”,一面炮轰张大奕与蒋凡,甚至掀起了一股抵制阿里的浪潮。

淘宝总裁蒋凡的太太微博喊话疑似小三张大奕。(微博@花花董花花)

事情发生后,三方当事人都没有作出任何公开回应和辟谣,新浪微博却开启了一场“删帖禁言撤热搜”的急速行动。先是@花花董花花的微博评论和转发权限火速被关闭,随后相关微博也迅速被删除。新浪微博还屏蔽了种种关键词,结果,“某猫”、“sky cat”、“蒋fan”、“zdy”等人造词层出不穷。最夸张的是,“天猫夫人喊话张大奕”的话题也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于新浪微博热搜排行榜。网民们嘲讽称,“这删帖速度远超一线明星”、“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有业内人士爆料,微博热搜榜的商业化早已是公开的秘密,除了前三条,其他每条基本上都可以通过付费实现,价格从几万到数十万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不等。其实早在2016年,赵薇任用台独艺人的舆情发酵,新浪微博就曾进行话题屏蔽。最关键的,那一次连共青团中央的官微都被封杀了。

巨头与监管的“舆论对抗”

不仅是资本通过自己控股的媒体去操纵舆论,互联网巨头们和监管层“舆论对抗”的现象也开始出现。

2019 年 7 月,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曾警告:对新技术要敏锐,总体上支持、有所宽容;但同时也要有所警惕,防止出系统性风险。不要轻易相信一些供给方的宣传。有人鼓吹颠覆性技术、革命性技术,你要是反对他,你就是“反革命”。这么做有时只是为了卖自己的产品,有时也是要排斥、打击竞争对手;当切实加强监管时,还可能打舆论战。

虽然周小川当时并未点名,但当时风头最劲、最有资格对号入座的只有尚未更名的“蚂蚁金服”。一个月后,马云“隔空回应”周小川: 技术是发展出来的,不是监管出来的,金融也一样,监管是监管不出好的金融……有时候不恰当的、落后的监管本身就是巨大的风险。

今年10 月 24 日马云外滩演讲,被舆论认为是这场持续多年的“舆论战”的最高潮和“收官之作”。“我们现在管的能力很强,监的能力不够……不能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来管机场,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马云几句“铿锵有力”的话彻底把自己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也被有的分析认为在走向“不可知的危险境地”。

盛宴终将结束?

除了阿里巴巴,近年来,腾讯、百度、快手、京东、字节跳动等中国互联网巨头企业共计参与了接近 60 起关于网络媒体、中国境外媒体、传统媒体以及媒体平台的投资。

除了对自己平台必要的内容源补充外,这些互联网巨头们一方面可以与媒体平台们更亲密、深入的进行广告营销合作、对旗下各平台导流;另一方面一些核心媒体或用户广泛的媒体平台,让他们能影响到广泛的舆论场,这给资本操控舆论创造了足够的条件,资本的逐利性也让其干扰舆论成为现象出现。

中共的政治文化从开始就抵制资本进入宣传领域。“报刊是党的宣传工具,党的喉舌。”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的论调,在今天的中共宣传系统中并未过时。从前期马云外滩讲话监管层和媒体对其批判和近日徐麟的讲话可以判断,中共在向资本势力释放一个信号:中国媒体姓“共”不姓“资”。

在中国,政府,资本,民众三重的关系,在舆论(言论自由和媒体公器)的话题上相互纠缠,观察者们看到过 “政商勾结”,看到过“资本过大”,看到过“民粹主义”,也看到“民营企业家”事件中资本和民众对政府的舆论倒逼。

如何认识这三者在宣传领域的关系?舆论可以监督政府,但是当资本可以操控舆论,那么就变相出现资本操控政治,这显然是中共另一个不容碰触的红线。这由政权的属性决定,也与中共的左翼属性相关。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