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世界秩序的重要玩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将明之际,中国开启了一场高级别的对日访问,11月24日至25日,中国外长王毅到访日本,并达成了令外界颇感“惊讶”的五点共识和六项具体成果。从国际大环境及中日一段时间以来双边关系的“小气候”来看,似乎让人“看不懂”。

其中可圈可点的有,在经过曲折历程后,中方重申“中日战略互惠合作关系”,并努力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这就意味着,随着这次访问,双方同意将两国关系恢复到历史最高水平,表明两国关系正式重启,并面向未来继续推动。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有关疫情追责声调未绝、国际上的调查声浪仍存的背景下,日本作为西方阵营的一员,罕见愿意“继续携手抗击疫情,及时交流信息,开展医疗药物方面合作,维护两国民众健康,并为地区和国际公共卫生领域合作共同作出贡献。”

这背后包含了策略外交的丰富意涵。

第三个不简单是,双方一致同意,共同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早日生效,积极推进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及区域合作进程,共同维护和强化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

由此可见,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能够达成,得到了日本的战略协助,在国际贸易体系正面临巨变、世界秩序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候,中日决心推动亚洲经济一体化,并在此框架下深化两国的经济联系,直至朝着达成双边自贸协定方向发展。

第四个重要成果是,双方就加强海事外交沟通和防务部门的海空联络机制建设达成一致。

菅义伟内阁成立后,几把外交“斧子”下来,让很多人对中日关系前景生发出更多的悲观。

特别是其上任后参加的第一场重要外事活动,就是与中国舆论的对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会面,继而出席印太“四方安全对话”,强调继续推动印太战略。

他的首次外交出访,就是南海主权争端的重要国家越南和印尼,并将进一步加强防务和海上安全合作,在地区推广印太战略,作为重点任务,几乎处处针对中国。

就在不久前,在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访日时,菅义伟政府与莫里森共同宣布,就《互惠准入协定》签署基本达成一致。这是在印太战略框架下日澳达成的一份里程碑式的防务协定,其矛头所向不言自明。

在此情况下,菅义伟政府的对华政策走向曾引发中国一些人的焦虑,然而在此之后,双方却达成了如此具有实质性内容、富有战略意义的共识和成果,其背后究竟是何原因,又意味着什么?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菅义伟政府与中方达成新共识,是忠实继承了安倍晋三的外交政策意图和思想,安倍是安全民主菱形和印太战略,是日本加强与中国在全球和地区竞争,是日本自卫队军队化、从经济大国向军政大国转型并发挥大国作用的外交设计者和实践者,但并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主权之争中寸土必争,但同时又主张稳定中日关系,加强两国的经济和文化交流,在任期间,不断努力,以至于让人感叹其相忍为国的劲头着实不一般。

菅义伟在这方面,可以说是萧规曹随,而且目前的成果也是安倍努力与中方产生“化学反应”,水到渠成的结果。

第二点,菅义伟政府延续了安倍晋三外交上富有外交前瞻性的“传统”,嗅觉高度灵敏,善于把握风向,在美国政府换届可能使中美关系“阶段性战略缓和”之前,率先主动改善与中国的关系。

第三点,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原因是,日本是一个岛国,时刻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和危机感,在世界秩序面临巨大不确定性的历史时期,日本在外交上显然不想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或者说它不愿成为大国竞争的“棋子”或牺牲品,而是要成为新世界秩序的重要“玩家”,它跟随美国构建遏制中国的网络,但同时积极推进与中国的稳定合作关系,符合其长远的战略利益。

由此可见,日本的对华政策并未逆转,而是按照安倍——菅义伟系的外交政策思想持续推进,而中方由于各种原因与日方需求,产生密切交集。

日本将继续奉行双轨战略,与美国和地区关键大国一起,在民主国家联盟旗帜下,与中国展开全面竞争,甚至在遏制中国的网络中扮演关键角色,制衡中国对周边和全球的影响力,但同时不影响其发展与中国紧密的经济文化联系,以增强对华持久影响,说到底也是其牵制战略的一部分,而一旦中美地位产生逆转,其多年的战略投资也可以发挥效益,成为日本与新兴超级大国构建更密切关系的重要通道。

(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印太新观察”,原标题:日本对华政策逆转?中日新共识的背后,作者丁咚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