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极端右翼合流 法轮功在美成功的背后逻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进入21世纪第2个10年后,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迅速恶化。约在20外前被迫离开中国的一个民间组织——法轮功,却在此期间迎来命运的转机,尤其是在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即将结束的4年任期里,迅速成长为美国政坛局势演变与中美大国关系的一个重要参与者。

在这段时间里,法轮功究竟经历了什么?

2020年10月27日,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了记者凯文·罗斯(Kevin Roose)耗时8个月调查撰写的文章《〈大纪元时报〉:从反华小报到右翼影响力机器》,呈现了该报影响力在近几年显著扩大的一些轨迹。

《大纪元时报》只是法轮功组织媒体矩阵的其中一环。其在美国的日渐风行,既得益于对新兴网络媒体技术的适应与操弄,也反映了其所依存的当下美国社会土壤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不论是美国极端右翼、民粹主义、反智主义、阴谋论的崛起,还是法轮功组织的《大纪元时报》等媒体的流行,都是对人类文明的嘲讽。

逃离中国后的耿耿于怀

法轮功是一种气功修炼法,又名“法轮大法”、“法轮佛法”,以“真”、“善”、“忍”三字诀为核心功法理念。该功法是由李洪志所创,1992年5月开始对外传播。

李洪志是中国吉林长春人,生于1951年5月13日,在1998年获得美国永久居民身份,现在美国生活。法轮功的修炼者称他为“李老师”或“师父”,也有民众称其为“李大师”。

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民众整体受教育水平较低,思想舆论环境宽松猎奇,社会中出现了追捧气功、特异功能的热潮。法轮功创立后,一时风迷,信徒云从,但由于其理念具有伪科学成分以及很强的组织性,成为中国社会秩序里的一个巨大变量,并和中国政府之间发生了严重冲突,被定性为“邪教”,于1999年被取缔,其骨干成员纷纷逃往大洋彼岸的美国。

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社会风气宽松猎奇。(VCG)

此后法轮功逐渐失去中国这一最大的信众市场,一度陷入困境,未料能够苦撑10多年,更令许多人感到意外的是能够在异域他乡的美国“东山再起”。其中关键诀窍就在于媒体宣传。

法轮功组织主要成员在美国扎根几年后,逐渐重整旗鼓,在美国纽约州奥兰治县建立了一处中国唐代风格的建筑群——龙泉寺,以之作为新的总部。但中国一直是法轮功组织念念不忘和耿耿于怀之处。

由于不被中国政府所允许,甚至“法轮功”三个字都成为了人人喊打的敏感词,法轮功在中国的传播转入了地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人在超市、菜市场等地交易时,偶尔会收到一张印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等字样的1元、5元或1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23美元)纸币。也有许多人在某一天天亮后,会在路边的某个电线杆上发现贴有或喷涂了类似的文字。

此类操作除了表达出法轮功远不如从前的存在感,实际效果相当有限,几年后便在中国境内几近绝迹。不过,其在中国境外却采取了技术水平高明显了许多的另一种打法。

从拒绝中国治理到拥抱美国右翼

法轮功学员们创办了一系列媒体,如主打文字报道的《大纪元时报》、主打视频报道的新唐人电视台、主打广播报道的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等。尤其值得称道的是,法轮功的学员开发了多款翻墙软件如自由门、无界浏览,用于渗透中国网络防火墙。

在许多年里,这些免费软件与中国网络监管手段相互竞技,成为中国境内民众进入国际互联网的一个重要渠道。法轮功的呼声与主张,也得到了优先传播。由于中国网络舆论的封闭,海外华文世界对中国的了解几是一片空白,法轮功及时填补了这种真空。

中共主管意识形态、政法系统的官员是迫使法轮功离开中国的主要执行者,因此一直受到该组织的猛烈批判。而其对中国政治尤其是部分领导人的丑化与渲染,难以被证实且耸人听闻的的指控,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中国境内翻墙者对中国的观感,并深刻地影响了海外华文网络世界的舆论生态。中共在海外网络舆论中非常不受欢迎,法轮功的技术与媒体长期以来的负面宣传是其重要原因。

中国海外华人长期缺少了解中国国情的直接渠道。(VCG)

不过,《大纪元时报》等媒体对中共的强烈主观态度,可能影响到了报道的客观性。《纽约时报》报道提及《大纪元时报》对新冠病毒(SARS-CoV-2)的报道时称,“这些报道中有些东西是真的。其他的则是推销夸大或虚假的说法,比如一个未经证实的理论,即病毒是在实验室中制造出来的,是中国生物战战略的一部分。”

《纽约时报》指“该组织及其附属机构的壮大,一定程度上是依靠简略的社交媒体策略,推销危险的阴谋论,并淡化它们与法轮功的联系。《纽约时报》甚至引述了《大纪元时报》前员工吉纳维芙·贝尔梅克(Genevieve Belmaker)的话称,“(《大纪元时报》的)道德目的已经没有了”,她觉得该报现在的做法与法轮功真、善、忍的核心原则背道而驰。

但是不论如何,《大纪元时报》都正在美国这片土地上取得前所未有的关注度与影响力,引起《纽约时报》的重视也是起因于此。据《纽约时报》报道称,“它在特朗普的内部圈子里也开始影响力日增。总统及其家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来自该报的文章,特朗普政府官员坐下来接受其记者的采访。8月,一名来自《大纪元时报》的记者还在白宫新闻简报会上得到提问机会。”

《纽约时报》认为,《大纪元时报》在2016年和2017年进行的两次变革,一是支持特朗普,二是下注脸书(Facebook),从而使其从一份在纽约的街角免费派发的“有反华倾向的低预算小报”,转型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电子出版商之一,并为成为“右翼虚假信息主要提供者铺平了道路”。

法轮功在20年前拒绝接受中国政府的治理而远渡重洋丢掉近亿信徒,如今则选择了拥抱美国政治的转变,跳进了美国左右博弈的洪流。

美国正在面临左右尖锐对立的问题。(路透社)

2016年正值美国总统大选,对中国展示了强烈批评态度的特朗普似乎成为法轮功抛向中共之矛的相助之力。《大纪元时报》的另一名员工史蒂夫·克雷特(Steve Klett)称,“他们似乎以一种近乎救世主的方式,把特朗普视为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灭亡的反共领导人。”

为此,法轮功媒体矩阵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所依赖的美国右翼民粹主义和特朗普前首席策略师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的合作,也就成为水到渠成之事。据悉,在2019年班农和新唐人电视台制作了一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班农透露,他会报出一个数目,新唐人电视台会表示“这个数目对我们来说没问题。”

《纽约时报》报道声称《大纪元时报》资金雄厚,但又表示“报纸的钱是从哪里来一直是个谜。”中国则有媒体宣称其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有所关联。

法轮功美国“复兴”的深层原因

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法轮功及其相关方的兴或衰,既与其自身相关,更是其所在的社会环境和形势变化的结果。法轮功逃离中国之后,重回故地已无可能。其在当下的这次“复兴”,主要原因就在于美国国内极端右翼、民粹主义、反智主义、阴谋论,以及对外保守主义的大行其道。

在很多美国右翼民粹主义者的设想里,美国经济社会问题与自身经济生活水平的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于美国之外,认为是中国抢走了美国工人的饭碗、占了美国的便宜。其与法轮功都有的对中国的愤怒,是两者合流的内在原因。

在美国右翼民粹主义者看来,鲜有代表其发声的美国媒体,特朗普本人更是经常直呼美国媒体为“假新闻”。法轮功媒体矩阵又一次填补了一种舆论真空,即成为对现状不满的美国右翼民粹主义的一个发声筒。这是法轮功相关媒体迅速进入美国媒体主流的关键背景原因。

美国右翼民粹主义被视为特朗普的坚实后盾。(路透社)

对社交平台脸书的充分利用则是法轮功媒体矩阵的一项重要优势。《纽约时报》调查发现,《大纪元时报》及其附属公司采用了一项全新的战略,包括创建数十个Facebook页面,发布令人愉悦的视频和诱人的标题党新闻,然后用他们来获取订阅,并将流量带回至其具有党派性质的新闻报道中。

2015年,因为脸书改变了决定哪些文章出现在用户新闻推送中的算法,《大纪元时报》再度做出调整。据报道,《大纪元时报》记者每天发多达5篇帖子,以寻找能疯传的话题,而且通常用一些低俗的标题。

然而不论如何,法轮功从1992年诞生至今已经历时近30年,在中国的“失败”之后却在美国迎来了一场“复兴”,其所依存的社会环境与形势变化是更值得注意的方面。如果说该组织确属“邪教”,而这种“邪教”的成功无疑说明其所在之处出现了问题。

“美国右翼与反共华人合流”观察议题系列稿件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