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抛弃特朗普 强人政治褪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特朗普在美国政治中是一个不容回避的异数,无论在什么情况都不失强硬姿态。图为大选期间拜登支持者“抹黑”特朗普的招贴,上面是特朗普的名言“You're Fired!”(AP)

“拜登(Joe Biden)也许不是班上最聪明的那个同学,但一定是最受欢迎的那个”,11月26日《邓小平时代》作者傅高义(Ezra Vogel)在一次媒体会议中讲述当下的中美关系,并告诉人们美国人为什么接纳了“正直的好人”拜登。

近思录专页|通古今之变 思治乱之道

尽管当下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拜登尚未完成权力交接,但特朗普时代结束已经毫无悬念——当然,他的“影子”不会这么快从美国政坛消失。

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应该会在美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如果理查德•霍夫施塔特(Richard Hofstadter)还活着,他应该很愿意在出版其《美国政治传统及其缔造者》的修订版本时为之单独辟一章。

在这本著作中,霍夫施塔特从美国的开国“先贤”一直写到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但只是从中选取了那些影响美国历史进程的总统,尤其是如林肯(Abraham Lincoln)、罗斯福等政治强人。

这里并不是说特朗普的贡献可以与之匹敌,而是说他的确凭借一己之力“加速”了一个时代的到来,“提前”给美国政治传统和世界的本来秩序带来影响深远的冲击。尤其是对于中美关系,是他的商人性格和个人信条让中美关系从日常琐碎的争吵发展到惊涛骇浪的“竞争”。

霍夫施塔德说,“新政”虽然建树不多,却远远破坏了旧的思维方式——美国人便比以往更倾向于接受有力的个人领导。也许,对即将告别特朗普时代的人们来说,这正是他们的心境,至少他们会在一个强有力领导人和一个好人之间经历着激烈的“心理斗争”,就像这次美国大选中所呈现的“胶着”场景那样。

我们不清楚,如今美国人是否已经足够厌倦“折腾”,会坦然接受一个“好人”的“拨乱反正”;还是会很快“厌倦”无人改变他们处境的状态。

这种场景令人唏嘘。数年前,在特朗普上台前后,几个重量级大国比美国人更彻底地期待“改变”,希望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来力挽狂澜。

“塑造”当下世界政治秩序的“强人”们:

那是一个强人辈出的时代。普京(Vladímir Vladímirovic Pútin)对俄罗斯的统治无人可以挑战,这位从2000年首次当选俄罗斯总统的政治强人已然成为苏联和今日俄罗斯历史上少有的长期执政者,而且预期他的时代仍将继续。最近有消息称普京可能因为健康原因而辞职,但随即遭到克里姆林宫的否认。

而政治世家出身的安倍晋三2012年重出江湖,二度出任日本首相。最后,尽管安倍并没有完成让日本“正常化”的目标,但他通过大刀阔斧的经济刺激计划让日本经济处境改善,在对外关系上也打破了一贯的沉闷。同时,安倍晋三虽然在2020年旧病复发不得不退位让贤,但他已然成为在任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而且势必还会对菅义伟内阁继续发挥影响。

民族主义者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稍晚两年成功当选。在随后打击贪腐和改革政府,推行独立路线和处理与邻国关系等问题上,莫迪的政治底色表露无遗。同时,人们也清楚地看到了一个强势的民族主义者是如何试图将全国的复杂种族文化粘合在一起的。当然,他的努力并不一定成功,而且在对外关系的处理上遇到了瓶颈——中巴对他的军事冒险予以了迎头痛击。

差不多在安倍、莫迪纷纷登台的时候,习近平在2012年秋的中共十九大上登台。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看到了,这位红二代出身的领导人对内推行雄心勃勃的全面改革,展现了强有力的掌控;对外则一改近几十年的“保守”形象,以更具进攻性的姿态反击西方的敌对和半敌对行为,尤其是对特朗普政府发起的挑战坚决予以回击……目前,中共解除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这让习近平有可能继续以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身份领导中国推行更为大胆的计划。

事实上,这四五年间,世界格局已经并且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毫无疑问,这些政治强人是重要的参与者和塑造者——无论是合作还是竞争,他们对既有的秩序改变了太多。不过,随着安倍、特朗普相继退出政坛,强人政治的光芒还会继续闪耀吗?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