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初至今 中国年轻人为何这么愤怒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中国经历了知名企业家马云的蚂蚁金服风波、以及租房品牌蛋壳公寓的“爆雷”事件,网上舆论充斥着对企业家(或资本家)的不满声浪。太多人说,2020一整年,经历疫情、失业,最后还要“被企业家吸血”,无房可住,“这届年轻人太惨了”。

先谈谈蚂蚁金服。中国舆论场对此虽然不乏阴谋论,但更多的是对于这种金融放贷的质疑(关于信息的透明度、以及对监管的疑问),“政府当好好管理一下这些企业”较主流。

紧接着,更让年轻网民震怒的“蛋壳公寓爆雷事件”开始发酵。许多人付了半年或一年的租金,才住短短时间,就要被房东赶走,蛋壳公寓甚至不退租金;更严重的情况是,一大群在大城市租房的年轻人发现,自己被蛋壳公寓人员“骗”去使用租金贷,以为是简单的分期付款,没想到背上几万元人民币债务。

而在这当中的受害者,多数是没有钱付中介费、或无力一次缴纳三个月租金,刚踏出校门的年轻人。

由于疫情,经济差、史上最难就业季,这些字都压在年轻人头上,如今又加上“无房可住”。近期中国的互联网舆论,年轻人难、丧、批评企业家、哭诉“打工人不易”,成了常态。

马云旗下的蚂蚁集团本来计划于2020年11月在港上市,但日前临时被叫停、暂缓上市。(VCG)

在过去数年,中国老百姓与大企业之矛盾都在,但2018年开始,关于高工时(九九六)、猝死工位、企业毫无人性地把员工赶出公司,这样的新闻,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刷爆网络,且许多大企业都纷纷“中标”。

2019年11月,“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疯传在互联网上。从2019年年末到2020年年初,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如完美世界、网易、腾讯等陆续传出“暴力裁员”(命保安将员工赶离公司)事件。都是员工在微博上控诉公司,而后各家公司连忙做出回应。

在这些事件中,未必出来控诉的员工就占道理,但只要出现“暴力裁员”就能引起许多回响。

2020年9月,“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刷爆网络,引起人们对外卖人员权益的探讨,及认为“企业欺负基层员工”的庞大质疑;紧接着10月,“打工人”段子爆火,不论是白领还是小摊贩,人人自嘲打工人。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对企业义愤填膺、且勇于发声的中国年轻一代,普遍对于国家未来仍然自信,但对于自身的命运与未来往往自嘲。他们对于自己或个人命运,有丧、有难、有叹息,但仍相信“中国未来会越来越强”——这与一些西方国家、或是日本和港台社会所出现的“丧文化”,不尽相同。

面对固定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的“血汗企业剥削员工”热点,可以明显发现比起数年前的“经济增长”、“GDP总量世界第二”,现在舆论场更在意的,是企业给予员工的待遇是否公允,以及基层百姓的声音。

一则“经济增长”的新闻下方,常会有人提起这个——比起经济增长数字,政府更应在意的是老百姓生活。

这是中国社会正在逐步转型的必经之路。

中国政府明显也在这股“血汗企业”的舆论中表现出“与百姓站在一起”的态度,在蛋壳公寓爆雷后,中国官媒新华社连发数篇文章要求监管部门介入,此前在数次暴力裁员的风波中亦有发声。

中国的政治体制下,年轻人与资本的对立情绪,虽然在短期内很难出现如同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局面(原因并非仅是“中国政府不允许”这样简单,客观条件完全不同),但长期来看民众对于自身劳动权益之要求、以及“被剥削”的剥夺感也会持续。

资本、政府、百姓,这三角关系,也考验中国政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