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爆雷】那个要“割掉方方舌头”的女孩被扫地出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一则消息在微信(WeChat) 朋友圈流传,令人唏嘘不已。

今年5月14日,一位网民叫“仙女味的小果子”的女孩在新浪微博上毫无根据地咒骂在武汉疫情期间写下封城日记的作家方方,污蔑方方是拿好处的“走狗”,“建议割掉方方的舌头”,言语非常不堪,令人震惊一个女孩何以有如此严重的戾气。

结果,11月29日,同样是这位女孩在新浪微博上艾特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多家中国官媒,配上两张搬家的照片,写道:“零下十几度,冒着凛冽的寒风搬家,哎,蛋壳就可以逍遥法外了吗?弱势群体没有人保护。”她指的是最近中国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的爆雷,让包括她在内的一众租客被扫地出门的不幸遭遇。

她这一前一后的微博,被人讽刺为现世报。

坦率说,用现世报来形容她并不妥当。不论她当初诬陷、咒骂和威胁方方的话是多么无稽之谈,多么令人气愤,但一码归一码,她被蛋壳公寓坑骗的事情还是应该被关注和救济。尤其要看到,她的不幸遭遇并非个例,最近被蛋壳公寓坑骗和被扫地出门的人为数不少。他们多为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本就居大不易,饱尝生活的艰辛,如今又因蛋壳公寓爆雷而无家可归,已交的租金打水漂,甚至平白背着一身“租金贷”,其内心的失望、痛苦和愤怒不难想象,社会确实应该多关注。

但与此同时,仅就这个女孩的微博发言来说,着实让人唏嘘。她诅咒的方方不过是一位在武汉封城期间,心系同胞尤其是被疫情伤害的群体,在作家常有的那种责任担当的召唤下笔耕不辍,记录自己所闻所见所思所想的作家,竟然被她如此恶意中伤和威胁,实在令人惊诧。如今,她因蛋壳公寓爆雷而在寒夜里被扫地出门后抱怨“弱势群体没有人保护”,却不知方方当时正是冒着争议替弱势群体发声。

前段时间,作家方方的武汉封城日记在海外出版的消息,引发中国舆论场的激烈讨论。(微博@韩东言)

放在今天中国整个社会氛围来看,类似这位女孩的人不在少数。他们被许多人调侃为“小粉红”。他们大多年轻,过着平凡的生活,却因为是改革开放后新成长起来的一代,普遍对中国崛起感到骄傲,为社会进步而振奋。这种浓厚而又朴素的爱国之情无疑令人欣慰。但问题是爱国从来不只有一种方式,并非所有人都要表现得像他们那样才算爱国。事实上,他们爱国的表现形式非常值得商榷,有失理性和深度。他们往往对国家、社会、体制有着未经太多思考的天然认可,几乎不假思索地相信国家和社会未来前途光明,不太能容忍那些批评或者负面的声音。

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了一个简单而又亘古不变的道理: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人类过往历史反复证明,开放、包容和多元,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之一。包容方方日记,尊重她的出版自由,鼓励她为同胞发声的担当,不要动辄上纲上线,让整个社会变得更加包容、自信,是一种更深刻更难能可贵的爱国。

中国古人早就说过,“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需要不同尤其是敢于针砭时弊的批评之声。批评之声通常是社会问题的预警,那些发出建设性批评之声的人是社会的吹哨人。一个社会不会因为没有批评声音而问题自动解决,反倒容易因为到处都是讴歌而自我感觉良好,乃至活在虚幻之中,被冲昏头脑,耽搁问题的解决。

今年2月,被称为疫情吹哨人的武汉医生李文亮去世,曾引发一场舆论风暴。(Reuters)

几十年前,面对以揭露中国国民性阴暗面和针砭时弊而著称的鲁迅,当时不少人痛斥鲁迅是仇华辱华,批评他的作品在海外出版是中华民族的耻辱。结果,几十年过去后,当年那些咒骂鲁迅的人皆成为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笑料,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而被他们诬陷的鲁迅却青史留名,成为了世所敬仰的文坛泰斗。

那些曾恶意中伤方方的人,不妨把眼光放长远点,把视野放宽些,风物长宜放眼量,心平气和地看待方方日记,少些戾气,多些包容。方方未必和你们计较,但生活会与你们计较。

方方通过封城日记展现出的人文关怀,尤其是对被疫情伤害群体的同情,是一种弥足珍贵的精神。方方通过作品、采访所表达的观点——支持改革开放、国家进步和反对极左、民粹,以及对于常识和独立思考的珍视,正是支撑过去40年中国改革开放的重叠共识,是今天中国能持续崛起和进步的观念基石。给方方以空间和包容,就是给你们所热爱的国家以更大的潜力和更多的希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