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观察|中共政坛东南军“新梯队”崭露头角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2020年年末跨越11月和12月的两周内,中共对地方大员进行了两次密集调整,经过最新一轮调整后,2020年内中国地方省份党政一把手有26个职位发生轮替,占中共地方大员人数的三分之一有余。多维新闻将对中共地方大员的基本盘进行梳理,对密集人事调中出现的新动向、“新梯队”,以及一些特别现象进行剖析。

2020年中共共调整26位省委书记、省长。(Reuters)

2020年注定会被认为是中共地方政坛洗牌的“大年”。 据多维新闻统计,将近一年时间里,中国大陆全国31省级行政区共更换26名党政主官(省委书记及省长),人数占比将近42%;而这其中又包括9省份属于党政主官全换。尽管正常的人事新陈代谢“见惯不怪”,但如此大规模的地方大员调整总能让人读解出不一样的气氛来,比如此次“东南军”新势力的露面。

“黑马”冯飞

12月初,随着传言抱恙的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到站下车”,中国最南端的海南省出现连锁人事变动:医学博士出身的海南省长沈晓明顺位继任省委书记一职,而刚刚调任海南省委副书记的冯飞(1962年12月)则接棒沈晓明,被任命为海南代理省长。

冯飞以产业经济学领域的贡献而被人知晓,空降浙江仅仅三四年即南下海南主政,可算人尽其用。图为2016年任工信部副部长时的冯飞。(视觉中国)

冯飞的高升可以说是这次政坛的异数。虽然放眼当下中共地方政坛,冯飞绝对不能算作“少壮派”,但是其“大器晚成”,5年从副部迈进正部级官员行列,而且主政一方,则确实少有人能及。

5年前,冯飞从工业和信息化部产业政策司司长任上被擢升为工信部副部长,跻身副部级,时年已52岁。公开资料显示,冯飞是工学博士科班出身,早年在天津大学电力及自动化工程系电力系统及其自动化专业学习,博士毕业后转入清华大学。

在清华大学学习3年后,冯飞进入中南海智库机构国家发展研究中心,算是步入仕途,从1993年到2014年转入工信部前,这一待就是21年。不过,在这21年中,冯飞并不是在研究自己的本业,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产业经济学,甚至参与多次“五年规划”前期研究,两次为中央政治局上课。

冯飞仅仅在工信部副部长任上工作了一年便被外放浙江,从一名副省长到常务副省长,再到海南省长,用时4年而已。

当然,从上可知,冯飞并不是传统意义上人们所说的“东南军”,毕竟其在浙江的任职时间也不过三四年而已,“镀金”的含义明显。但是,作为一名对数字经济颇多思考的技术官僚,他在浙江也留下了不少“痕迹”。

“三非省长”郑栅洁

2017年5月,郑栅洁任国台办副主任,但这也仅仅是他的过渡。(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官网)

相较于冯飞,9月份由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升任浙江省长的郑栅洁(1961年11月)的“东南军”色彩要清晰得多。据郑栅洁本人透露,他最初毕业于南京化工学院化工设备腐蚀与防护专业,后在企业工作15年,从机修工起步,逐步升为厂长,但是具体经历不详。

从1997年到2008年,郑栅洁一直在厦门,从一名市辖区区长再到市政府办公厅再到发改委,一路拾级而上,而当时习近平则于1996年升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同时,现任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也曾长期在厦门工作,与郑栅洁存在工作交集,郑栅洁曾是何立峰的老部下。此后,郑栅洁在福建省发改委“蹉跎”7年,直到2015年2月由福建省发改委主任晋升副省长,但仅仅在位半年就被召进京,就任能源局副局长。

2017年5月,郑栅洁从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突然调任国台办副主任,成为第一位具有技术官僚身份,也有闽南背景的国台办副主任。这在当时引起了台湾政坛的关注。但郑栅洁仅仅任职7个月,再被调往浙江,至今次主政一方。

另外,郑栅洁此次接班虽然符合顺位接班法则,但同冯飞一样,“大器晚成”,在大龄之年不得不加速快跑,5年完成从副部级到正部级的身份跨越,这次调整之前甚至连3年前的十九大上也没有捞到一个中央(候补)委员或中纪委委员身份,属于至今仅有的几名“三非”省长。可见,中南海在背后的推动。

“土家族双雄”之廖国勋

2020年,原上海两位专职副书记纷纷离开上海,尹弘(右)调任河南省长,廖国勋(左)则北上天津主政。(台湾中央社)

廖国勋(1963年2月)是目前中共政坛少有的两名非本省籍少数民族省级政府一把手,而这就意味着他和2020年12月新晋甘肃代理省长任振鹤(1964年2月)等一样,具有进一步上位的各种可能性。

事实上,二人已经成为众所瞩目的“土家族双雄”,再加上白族出身的贵州女省委书记谌贻琴、蒙古族出身的湖南省委专职副书记,尽管上位的“逻辑”不同,但构成了今天中共政坛少数民族官员大放异彩的格局。要知道这些年,除少数民族自治区地方情况特殊外,地方政坛也仅有刚刚卸任的蒙古族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等活跃在“一线”。

廖国勋是在2020年9月份北上,由上海市专职副书记升任天津市长的。在此之前,廖国勋从1986年调入中共黔东南州委组织部进入仕途,一直到2015年离开贵州,在贵州政坛摸爬滚打长达30年,尤其是在贵州省委办公厅期间服务于刘方仁、钱运录、石宗源等多名贵州省委书记,而在离开贵州与栗战书、赵克志在同一个班子里“搭台”。

廖国勋的近五年“帮助”他打开了更宽阔的仕途路径。离开贵州后,廖国勋先是在浙江主持组织工作,近一年后又于2016年底北上上海,次年中共十九大进入中纪委委员行列。当时上海反贪也颇有起色,首当其冲即是在政法领域。上海市纪委屡屡换帅,廖国勋兼任政法委书记,事实上动作颇多。

“伏军”赵一德

2009年6月时任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的赵一德,他在浙江政坛任职长达35年。(视觉中国)

作为目前最年轻的省长,赵一德(1965年2月)身上的“东南军”色彩同郑栅洁一样明显。赵一德为浙江温岭人,从温岭县温西区公所干事做起。简历显示,其一直在浙江省内履职,曾在共青团系统工作多年,任共青团浙江省委书记、党组书记。

据悉,在习近平主政浙江期间,赵一德先后担任共青团浙江省委副书记、共青团浙江省委书记、浙江省温州市委副书记。2008年赵一德任温州市长。彼时正逢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素有“中国民营经济风向标”之称的温州“乌云压顶”,一批企业处于停工、半停工状态。赵一德与时任温州市委书记邵占维搭档,平稳渡过经济困难期。

2011年9月,赵一德调任衢州市委书记。在衢州任职9个月后,赵一德于2012年5月出任省委秘书长。3年后,赵一德于2015年兼任杭州市委书记,期间杭州经济高速发展,G20杭州峰会等各大国际会议召开,使其成为国际汇聚的焦点。

2018年赵一德第一次离开浙江转战河北,至此结束35年的浙江政坛生涯。赵一德被任命为河北专职副书记,外界早已意识到这不过是一次重要的“过渡”,其意义即在于积累跨省份资历。赵一德作为“东南军”的重要一员,此次履新陕西省长,后续走向值得期待。

以上只是略述2020年地方政坛人事变动中的一个特殊存在。事实上,“东南军”色彩最浓的群体早已经在当今中共政坛占据要津,自十八大至今已经8年,闽浙沪虽然早已少有资深“东南军”,但是三省市依然在中共政坛版图中扮演重要角色,不时输送并酝酿出新一代的“东南军”,俨然成为新的政坛高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