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外交争论再起 华春莹赵立坚汪文斌风格为何不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2月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展示澳大利亚国防部发布的、关于士兵杀戮阿富汗平民的调查报告。(中国外交部官网)

欧盟驻中国大使郁白(Nicolas Chapuis)北京时间12月10日在北京举行的一次能源论坛上表示,欧盟和美国应该统一认识,联合对抗中国的“胁迫式外交”,对中国的“战狼外交”(Wolf Warrior Diplomacy)说“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月1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再次回应,“只要理性地回顾和分析一下,哪一次、哪一件是由中方首先挑衅或者威胁别国,我想就会得出公正的、客观的结论。” 她说,“如果只是因为中国‘块头大’,就认为中方说出事实真相、维护自身的利益和尊严是‘胁迫’和‘战狼’,这显然是不公平的,也是对中国外交的污名化。”

从两年多以前爆发的中美贸易战开始,到近期的中澳漫画舆论风波,中国外交风格已经转变被认为成为既定事实。中国外交人员强硬回击他国的态度引发关于战狼外交的争议。

中国外交部现任三位发言人——华春莹、赵立坚和汪文斌。1971年出生、从外交学院毕业且一直在外交系统就职的汪文斌,最具上一代外交官员保守和平稳的特征。2020年7月20日的上任首秀上,汪文斌的表现被评价为“无特殊之处”。

7月20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汪文斌在回应问询时表示,蓬佩奥(Mike Pompeo)对中方的指责毫无事实根据,是一再重复的谎言。(微博@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

当天,有记者提问,针对7月18日美防长埃斯珀(Mark Esper)所称“一个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崛起中的中国令人担忧”之说如果看待,汪文斌称,美方一些人“总是从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角度去看待中美关系,鼓吹围堵打压中国”,这与其前任们的发言风格并无不同。

被媒体关注的是,当时汪文斌将讲话重点放在针对美国区分中国和中共的言论上来,他称,美方应当尊重和接受中共受到中国人民拥护和支持的现实,而不是百般挑拨中共同中国人民的关系,在国际上制造意识形态对立、拉帮结派。

比汪文斌年轻一岁的赵立坚(1972年出生),是争议最大的一位。这位从长沙铁道学院(1995年并入中南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外交系统的“年轻人”,在其担任中国驻美国使馆一秘期间(2009年至2013年)就在推特(Twitter)上开设账号回应关于中国的议题。他被评价为推特粉丝数量最多的中国外交官,言论也更为大胆。

赵立坚2019年任中国驻巴基斯坦使馆参赞期间,曾和美国前国务卿赖斯(Susan Rice)因为两国的民族和种族问题展开激烈交锋,被西方媒体形容为“骂战”;也曾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西方各国对中国展开舆论围剿时,在推特上要求美国解释该国零号病人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并质疑病毒是否可能(might be)由美军带入中国武汉。

赵立坚最近一次推文甚至引发中澳舆论大战,澳大利亚总统莫里森(Scott Morrison)甚至直接参与其中。这一事件的背景是11月30日,赵立坚敦促澳大利亚对最近该国士兵杀害39名阿富汗平民的战争罪指控进行调查,并在推文中引用了中国网络画家“乌合麒麟”用CG技术创作的设计图片《和平之师》,图片中一名澳大利亚士兵站在巨大的澳大利亚国旗上用刀架在一名抱着绵羊的阿富汗少年的喉咙。

虽然赵立坚的此次推文招致部分非议,有不赞成的评论称,他更应该选用一张漫画乃至新闻图片来展现,而不是很容易被对方攻击为“假图片”的设计图片,但是随着北京对澳大利亚的强硬反击可以推测,直接影响中国外交走向的中共高层对赵立坚的行为应该并未有明显不满。中国外交部另一发言人华春莹针对此事强硬质问澳大利亚政府,以及声援澳大利亚、发声质问中国的其他西方国家,是否支持澳大利亚士兵残杀平民,莫里森12月1日态度发生转变,他告诫政府同僚不应进一步放大该事件。

和赵立坚类似,非外交专业毕业的华春莹在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中国外交系统。她于2012年11月就担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是中国外交部有史以来第5位女发言人,并被中国网民友善地称为“华姐”,巧合的是,她在目前三位外交部发言人中也年龄最大(华春莹出生于1970年)。2019年7月,华春莹接替陆慷升任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成为继首任司长龚澎以后外交部新闻司第二位女性司长。

相对于赵立坚和汪文斌,华春莹在外交工作中表现出另外一种风格。德国《每日镜报》12月8日以《中国的战狼》(Chinas wolfskrieger)为题刊登一篇批评中国外交的报道,因为将配图文字中的“权”误用为“杈”而被广泛关注。华春莹12月10日公开回应,关于战狼外交的非议实际上是“中国威胁论”的又一个翻版,是一些人给中国量身定做的一个话语陷阱。她还援引动画片《狮子王》(The Lion King)回应称,“不知道他们怎么评价辛巴(Simba)?那个可爱的小狮子——在各种怀疑、责难、打击当中成长和成熟起来的辛巴。”面对近期西方国家通过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人权等方面对中国的各种制裁与打压,华春莹还反问,“难道有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对中国进行口诛笔伐时可以如狼似虎,而中方却只能做沉默的羔羊吗?”

华春莹的上述发言得到外界的一致好评。相对于赵立坚的强硬和尖锐,汪文斌的保守和平稳,在面对中西方话语冲突时,华春莹的回击显得更成熟且柔性,其借用美国迪士尼影片《狮子王》和文学作品《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来反驳西方对中国的评价,更显柔性且可接受性。当然,汪文斌、赵立坚和华春莹虽然风格不同,其并存的现状表明,中国外交风格的改变并不一蹴而就,还是在服务于中国外交全局的统一大方向之下,多种风格并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