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提名防长释重要信号 或调整南海布局抗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出人意料地提名退役陆军上将奥斯汀(Lloyd Austin)为国防部长,被指是最新的强烈信号,表明其新政府在南海和印太其他热点地区对付中国时,将注重建立战略联盟。

奥斯汀(前排右)曾担任奥巴马(前排左)政府时期的中央司令部司令。(Reuters)

据香港亚洲时报网站12月10日报道,拜登更青睐奥斯汀而不是风传的其他候选人,这不仅反映出他们之间深厚的私人关系,也反映出共同的战略本能。

奥斯汀曾公开强调所谓“战略耐心”的重要性,这表明与外界认为的其他有可能担任这一职务的知名对华鹰派相比,他属于比较温和的阵营。

拜登和奥斯汀牢固的工作关系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初期便充分显现,当时拜登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中担任副总统,五角大楼评估了中东的战略选择,包括2011年从伊拉克撤军。

通过挑选比入围名单上的其他人看起来更谨慎温和的候选人,拜登很可能不仅表明了其政府对亚洲的军事态度,还表明了对全球尤其是其关键战略竞争对手中国的军事态度。

早先,外界普遍认为米歇尔·弗卢努瓦(Michele Flournoy)是拜登政府国防部长的热门人选,她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五角大楼政策负责人和重要外交政策顾问。

弗卢努瓦被视为所谓的“自由鹰派”,坚决主张美国在亚洲和中东采取更强势的军事战略。过去她曾以与时任副总统拜登存在重大政策分歧而闻名,后者坚决支持更精准地部署美国军力。

据报道,她的鹰派立场以及她在国防工业内部的纠葛——包括在博思艾伦咨询公司和“西行政大街”咨询公司中的高级职位——引起了民主党内比较进步的人士的一致反对。

奥斯汀在美军服役长达40年,曾任陆军副参谋长、阿富汗联合特遣部队司令和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在奥巴马政府的最后一年,他以四星上将的身份退役。他还是一名中东通。

奥斯汀2018年接受采访时说:“同盟、联盟和地区伙伴关系是支撑体系秩序以及美国作为领导者的声誉和力量的正当性源泉。因此,必须对它们进行相应投资。”

奥斯汀认为“联盟管理是未来(战斗)的核心”,表明了对军方外交的重视。

奥斯汀军事哲学的核心是深刻认识到美国在21世纪所面临的威胁和挑战的复杂性,这与自由鹰派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立场形成了鲜明对比。

虽然这可能意味着美国与中国等对手的军事紧张关系将有所缓和,但也表明,拜登政府正努力组建一个更强大和更持久的联盟,以遏制在华盛顿看来北京“最恶劣”的本能。

拜登选择奥斯汀,表明他决心打造新的战略方向,以一种很可能不那么具有对抗性和更有耐心的方式来加强地区联盟和伙伴关系以对抗中国。

此外,中国学者吴心伯也分析,将中国视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已是美国共识,拜登新政权也难突破特朗普时代的中国政策框架;但中美仍能搁置争议,寻求在气候变迁等议题上务实合作。

他认为,拜登执政给中美关系提供缓和调整的机会,但仍要看双方能否确立对彼此战略意图的基本信任、管控日多且棘手的分歧,展开务实合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