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中南海“反资本无序”的缘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蚂蚁集团11月份IPO计划夭折后,近期阿里巴巴投资再收到中国官方的罚单,对马云来说可谓祸不单行。(AP)

北京时间12月14日,中国政府援引《反垄断法》对三家民营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投资(阿里巴巴集团开展投资并购的主要实体)、阅文(腾讯控股子公司)和丰巢网络(顺丰的关联公司)开出罚单。仅仅3天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刚刚警告“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而这次中国政府的快速反应被认为是直接得到中南海“授意”的极具信号意义的动作。

近思录专页|通古今之变 思治乱之道

这连同更早前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掌门人马云在资本市场上的“挫败”,都被视为中国民营企业与官方关系紧张的证据。同时,舆论声音,当然更多的是官方背景的媒体似乎也在掀起一场反民营资本的浪潮,并且隐约出现与中国社会左派“汇流”的迹象,更加重了外界的这种疑虑。

12月14日,中国市场监管总局网站公布了对3家中国公司的处罚决定,称对阿里巴巴投资公司收购银泰商业股权、阅文收购新丽传媒控股有限公司股权、丰巢收购中邮智递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等3起“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进行调查后,对上述三家公司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当然,正如评论人士所说,50万元罚款相较于涉事企业的业务量来说的确是微不足道的,仅从罚款程度来说或许根本不值得引起注意,但是问题的关键是,中国市场监管总局特别就此答记者问以对外传递信号——“释放加强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监管的信号,打消一些企业可能存在的侥幸和观望心理”,已可以明确这绝非针对个别企业之动作。

恰恰在3天前的12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一次透风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基调的重磅会议。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中共高层表明了向资本“动手”的信号。当天,微信公号“人民日报评论”发表评论文章《“社区团购”争议背后,是对互联网科技巨头科技创新的更多期待》,引述习近平原话,“掌握着海量数据、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虽是就社区团购发声但言语之间对互联网巨无霸“不务正业”多有敲打。

不独于此,更早前的10月24日,马云更是在一次上海外滩金融论坛中就中国的金融监管体制进行猛烈抨击,随即11月初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集团的万亿级IPO被紧急叫停。当时,中国舆论场的风向变化也着实可疑,有关马云和蚂蚁集团的评论先是疑似遭遇“封杀”,尔后从金融监管层到中国官方媒体相继发声,中央级大报《经济日报》表态道,“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彰显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坚定决心。此事彰显了资本市场的严肃性,向市场发出明确信号:注册制下,资本市场每个环节都有完善的市场规则、严肃的监管手段。市场各参与主体必须尊重规则、敬畏规则,谁也不能例外。

几乎与此同时,原中央网信办主任、现任中宣部副部长兼国新办主任的徐麟11月中旬的一次讲话中也突然将炮口对准中国的民间资本,指责其制造“法外之地、舆论飞地”,要“坚决防止借融合发展之名淡化党的领导,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

北京的强硬态度已很难不被人察觉。事实上,无论是从技术层面还是在国家意志层面,北京越来越有必要对民间资本力量的“膨胀”和全面渗透社会采取动作。首先,中共在十八大后的反腐败风暴中最早意识到民间资本与官场结成“共生”关系的可能,比如薄熙来背后的徐明等,这促使北京一方面要求官员洁身自好,“政商”要“亲”“清”,另一方面将注意力同步注意到那些“围猎”公职人员的行贿者身上。

其次,明天系、海航系、安邦系等民间资本“巨无霸”在中国官方的金融整顿行动或者瓦解,或者“改朝换代”,这同时也震慑在资本领域“呼风唤雨”的其他力量——资本市场的参与者大洗牌,中国民企的资本扩张就此结束高歌猛进时期,网络信贷“暴雷”不断风险显现,中国重新整合金融监管体系织造密网……

再次,因应国家战略变化,中共从企业经营到价值观念塑造开始深刻影响民企决策,尤其是针对防控金融风险意义尤为重要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正因为它深度嵌入人们的生活已经形成为影响社会运行的基础性支撑,所以面临的监管压力会越发明显。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共对民间资本的彻底否定,而正如中办一份文件《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中所表明的意图,“一手抓鼓励支持,一手抓教育引导,不断增进民营经济人士在党的领导下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共识”。

事实上,即便中国民间资本与中国官方的关系出现紧张的趋势——这的确是北京强化对民间资本介入的结果,但是整体而言,中国民企实力仍在成长,2020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入围门槛达202.04亿元人民币,比2019年增加16.18亿元。

纪录片《造就美国的人》(The Men Who Built America)讲述了美国工业资本主义时期自由竞争的故事,最后则以美国政府在关乎国家命运的“垄断”问题上背叛自由资本主义信条对那些大公司“动刀”来结束。今天,中共也有理由告诫,经历数十年的发展,中国民间资本巨无霸也不能毫无顾忌地自视为中国的主宰——中国发展资本主义从来不是为了这一天。

“人类最高贵的品质和最卑劣的品性,总是会共存于这些传奇的人物身上”,而北京的任务就是“驯服”那些“最卑劣”的贪婪。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