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协定前途未卜 习近平新承诺底气何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2月12日的气候雄心峰会上,宣布了中国为了兑现遏制气候变暖的《巴黎协定》在环保方面的最新承诺。习表示这是对他本人于2020年9月所作宣告的细化。细化出的诸多目标相当惊人,有些指标大到像是在对中国的高碳排产业宣告死刑。然而逐句逐词地分析过后却会发现,其中一部分内容大有文章。

2015年12月12日,包括中国在内的195个联合国成员国通过《巴黎协定》。该协定要求各成员国自行推动提高适应气候变化不利影响的能力,并以不威胁粮食生产的方式增强气候抗御力和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但是,协定强制力不足,而且成为各成员国为了争取发展空间进行力量博弈的场所。2019年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还带领美国退出该协定,国际减排气候因而遭遇挫折。而北京一直在宣称自己是碳排放多边合作的力推者,但同时中国仍然面临着发展困境,并宣称要为自己争取公平合理契合其发展中国家身份的责任分担机制。

《巴黎协定》签署后并未能一举扭转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上升的趋势。(新华社)

在气候雄心峰会上习近平更是公开宣布:“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下称单位GDP碳排放量)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

不可否认,北京方面在环保方面确有极大的决心,仅“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2亿千瓦”这一指标便足以证实,要知道据《中国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记载,截止至2019年末中国的火力发电装机容量也只是11.9亿千瓦,而同期中国的风电装机容量为2.1亿千瓦,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2亿千瓦。

然而,习所宣布的一些指标颇有“问题”,主要体现在碳排放量、森林蓄积量指标上。

单位GDP碳排放量存疑

在碳排放指标上,中国政府制定的标准为“比2005年下降65%”,这一标杆对于中国而言有着特殊意义,因为在2009年中国政府第一次谈到具体减碳标准时就提出过“到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至45%”,事实上习此次所提的这一碳排放指标本就是对2009年所提目标的继承。

在前国家主席胡锦涛任内,中国制定了第一个关于减碳的远期规划。(中国央视截图)

可是,正是这一数据——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幅度,引人困惑。中国政府很少公布具体的碳排放量数据,截止目前为止,由中国官方公布的碳排放量数据恐怕只有自2017年开始提交的《中国气候变化两年更新报告》(目前仅提交过两次,分别记录了2012年、2014年的资料)。由于资料较少,所以无法靠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进行相关计算。

如此一来,人们就只能靠这两年的数据来与外界资料对比,寻找误差较小且对中国历年碳排放量作出过评估的研究机构来提供必要数据。美国国家实验室二氧化碳信息分析中心(下称分析中心)就较为符合这两个要求,其数据的误差较小(2012年误差1.27亿吨,误差约为1%左右;2014年误差0.16亿吨,误差约为0.1%,两次均为分析中心多于中国官方资料),该分析中心的官方网站还储存着自1960年至2016年的中国历年碳排放量数据;此外,该分析中心的数据还长期被中国国家统计局、世界银行等机构引用。

然而,由分析中心、中国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权威数据计算所得出的单位GDP碳排放下降率,却与中国公布的相关数据差距甚大。

问题主要发生在与2005年相比的比率上,从中国政府在相关会议与文件中的内容可知,在2013年、2014年,下降率分别下降了28.5%、33.8%,然而通过分析中心、国家统计局所提供的数据计算,这2年的下降率却应该是45.1%和49.3%。通过这两家单位提供的数据来推算,在2016年中国的单位GDP碳排放量相比于2005年的数据已下降了57%。依靠中国国家统计局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所公示的全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下降比(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5.1%、4.0%、4.1%)来进一步推算,可以确定截止至2019年末为止,中国的单位GDP碳排放量相比于2005年已降低约63%。

如此一来,以“2019年较之2005年单位GDP碳排放降低了63%”的标准来计算,或许在习宣布65%这一指标时,该指标实际上已经被完成了。这对于中国而言极为有利。

森林积蓄量指标看似大实际小

在森林积蓄量指标上的情况也与碳排放指标相似,60亿立方米是个相当大的数字,但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5年中国的森林积蓄量为124.56亿立方米,而2018年森林清查结果则显示中国森林积蓄量达175.6亿立方米。

这样算下来,在2018年前中国实际上就已经完成了51亿左右的指标,也就是说在中国实际上只需要在2030年之前完成9亿立方米的指标。

经过长期的努力和投入,中国的森林积蓄量已呈逐年上升态势。(VCG)

想要达到9亿立方米的增长对于中国此前的年均森林积蓄量增长速度而言堪称手到擒来,事实上按照此前中国的年均增长率计算,3年左右即可。但中国政府依然面临着一些问题,具体的内容在2013年中国林业和草原局对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的总结中就写的很到位(其实以往的历次总结写的基本也是差不多的问题)。

一方面,此前的大规模森林增长已经消耗了太多宜林土地,2013年的总结中就写道“现有宜林地质量好的仅占10%,质量差的多达54%,且大多分布在西北、西南地区,立地条件差,造林难度越来越大、成本投入越来越高,见效也越来越慢”。

另一方面,林木的疏密问题和保有数量激增也产生了新的问题,“林分过密、过疏者占乔木林的36%”,过疏将导致宜林土地的浪费,过密和林木保有量激增则共同导致林木枯损量增加。

最关键的是,这两方面问题几乎一直存在,宜林土地问题还会随着森林增长而加深,所幸这两个问题在有足够资金、人员、技术等方面的支持时还比较容易解决。不过,即便是未来真的达成了目标森林积蓄量也不意味着可以松懈,要知道仅在2009年至2013年间,中国的年均林木枯损量就达到了1.18亿立方米,而这五年间平均下来的年增长率也才4亿立方米左右。可以预见,随着森林积蓄量的不断增长,枯损量必然也会越来越大,这意味着中国政府将需要做好长期拉锯的心理准备。

清洁能源须下苦工但较难应用

上述的单位GDP碳排放指标和森林积蓄量指标都不太需要担心,化石能源占比的要求则由于未提出一次能源的总体消费规模应受到怎样限制而不具备参考价值,唯独对于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的指标却是当真需要此后下一番苦工。

单看数据而言习的计划堪称雄心勃勃,12亿千瓦的装机容量几乎与当前中国火力发电装机容量相等。但风能和太阳能本身问题较大,这两种发电方式虽说环保,但无法提供稳定的电力,以至于被认为是“垃圾电”。

风电和太阳能无法稳定提供电力。(沃旭能源授权使用)

一方面,这是由目前的电力使用条件决定的,因为大规模的电力储存对于城市级的用电需求而言难度较大,所以电基本是即发即用,也即从电厂发的电传输给用户直接使用,中间没有储存环节。这就要求发电、用电的实时平衡。

另一方面,风电的发电量受风力的直接影响因而无法人为控制出电量的大小,太阳能则是与光照强度、照射角度乃至气候、季节、区域强烈相关,在夜间还会由于失去阳光照射而完全无法供电。

这倒也不是说完全没有解决办法,目前较成熟的风电、太阳能利用方案主要的是采用分布式布置,比如在具有大面积平整屋顶的商业楼或工厂楼顶安装光伏板发电,或者临近用电地区的空地布置风扇,所出电能自发自用,余电进入电网;再者,可以在光照、风力较为稳定的地区建设大规模的风电、太阳能发电阵列,并通过特高压长途输电线将其输送到上千公里外的需电地域。

特高压长距离输电技术能有效应对各地区可用发电资源不均衡的问题,但价格较为昂贵。(VCG)

然而,这两个方案都无法达到火电或者水电那样的高可调节性,依靠风力与太阳能的发电方式必须由其他更可控的发电方式配合才能确保满足用电需求,而不会在用电高峰期出现无电可用的现象,或是在用电低谷期浪费大量电力。

总的来说,在风力和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上的问题比单位GDP碳排放量、森林积蓄量问题更难解决,而可调节性问题则比发电装机容量更难解决且更需要解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