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破楼兰终不还 唐诗中的西域古国为何湮灭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从2019年中国文物保护人员发现位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楼兰古城遗址存在安全隐患后,遂从今(2020)年6月至11月底持续进行抢险加固工程,针对逐渐坍塌的三间房、佛塔遗址及其台地修缮。根据《新华社》报道,极端的风沙天气乃致使遗址受损的主因,而为了“修复如旧”,工作人员特意选取古城外围的土料制坯,以传统工艺修葺遗址本体,这才完成对遗址的抢修。

2020年7月,中铁西北科学研究院对出现坍塌问题的楼兰古城三间房遗址进行抢险加固。(新华社)

负责这回抢险加固的中铁西北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周鹏还表示,“我们为两处遗址的每一处墙体大小、岩土的厚度都建立了数字化档案,如果这些遗址未来再出现风沙侵蚀损坏,就可以通过电子档案数据进行分析研究,提前预判损害并采取相应修复措施”,体现了现代科技对考古修复的帮助。

楼兰古城荒弃的时日已过了千年以上,但惹起的关注与争论却不输其他西域古文明。这是因为楼兰王国尚存之时,便是中原王朝通往西域的咽喉,故匈奴与汉朝俱曾反复争夺此国不已。当苦于接应汉朝使节不绝的楼兰、车师(又称姑师)等国起而反抗,邀击攻杀汉使后,汉武帝便派赵破奴“与轻骑七百余先至,虏楼兰王,遂破姑师”。而被汉朝俘虏讯问的楼兰王,也只能无奈地回答:“小国在大国间,不两属无以自安。愿徙国入居汉地”,这才让汉武帝宽恕了他,放其归国。

2019年11月,面临坍塌危机的楼兰古城佛塔遗址。其在2020年6月至11月间获得抢险加固。(新华社)

但由于楼兰地处要道,故汉朝又遣士卒于楼兰伊循城(今新疆若羌县东)屯田镇抚,将此处作为强化对西域治理的前哨,东汉、魏晋又于楼兰设置西域长史府。故考察楼兰兴亡的意义,除了环境变迁的警戒之外,实是中原王朝与西域关系的缩影。

因此,即便楼兰古城于1901年由瑞典人斯文‧赫定(Sven Anders Hedin,1865-1952年)与其维吾尔族向导奥尔德克发现公诸于世以来已过了百来年,但每回对楼兰的考古发掘仍能惊艳世人。比如2015年于楼兰古城发现的“张币千人丞印”,就补充了史籍对汉晋西域职官系统记载不足的实证。接着翌年又于距离“张币千人丞印”出土处约10公里的地点发现一个铸有“官律所平”四字的斗检封,令考古学者得以推测当时楼兰先民的活动范围与附近有无官署的存在。

此外,对楼兰古城是否为楼兰王国都城的争论,也已持续了一百多年之久。早在清末,新疆首任巡抚刘锦棠与便派过部将郝永刚、贺焕湘等人探路制图,北京故宫所藏的《敦煌县西北至罗布淖尔南境之图》,里面赫然标记着罗布泊旁楼兰古城的位置,便被认为可能是郝、贺等人所留下。且渠等在《探路记》里也提及“正北三日行有古城,疑是楼兰故都扜泥城”,故当斯文‧赫定抵达楼兰LA古城并寻获载有“楼兰”之名的佉卢文文书时,此处便被认定为扜泥城无误。

2020年7月,负责修护楼兰古城的中铁西北科学研究院工作人员,以遗址周边的原土泥浆灌入三间房遗址中的裂隙封堵,尽力做到修复如旧的面貌。(新华社)

然而,由于从前LA古城与出土文书的年代多属于东汉与西晋,因此如王国维、余太山、章巽、马雍等学者,都质疑LA古城并非扜泥城。林梅村则认为附近的LE古城既有汉代建筑风格、又没出现佛教遗存,因此年代应当在西汉,故可能为楼兰改名为鄯善之前的最早都城扜泥城。另名学者黄盛璋则否定林梅村的假说,他认为LE古城只是作为西域长史府的LA古城下的屯戍据点,且“LA城处于河口三角洲,是古楼兰绿洲上最大、自然条件最优越的城,所以斯坦因编为LA,周围遗址皆从属于LA城……LE城的地位从属于LA城甚为明显”。

目前考古学界对于LA古城即楼兰都城的看法多抱同意,至于邻近的LE、LK等古城遗存的建置时期与功能则仍在推断补充。如王炳华认为该两处古城处于西域长史府的直接控制下,且建筑工法乃一层土、一层红柳的迭加夯实,与LA古城的工法显著不同,因此可能分别是戊校尉与己校尉的驻地。而于志勇则在2010年,进一步提出不同的论点,渠认为LE古城实是楼兰国中的伊循城,早在西汉年间便被汉朝“遣司马一人、吏士四十人,田伊循以填抚之。其后更置都尉”,成为汉军的屯田据点。

乍看之下,人们可能很难理解对于楼兰古城位置的考证到底有何意义,但是楼兰古城之所以荒废湮没、从繁荣的要冲变成死寂鬼镇,很可能是因政治势力的消长与孔雀河下游改道断流所导致,尤以后者为最大主因。当环境愈来愈严苛,楼兰得供养的人口却愈来愈多时,水系的维持与其灌溉系统很可能便随之瓦解。尤其在中原王朝将前进西域的重心转往高昌之后,大量兵士、官吏与居民都迁往他处,楼兰原有的设施工程便没法再勉力养护,这更加速了楼兰的荒芜。因此唐代玄奘西行取经路过楼兰古城时,见到的只有“国久空旷,城皆荒芜”、“城郭岿然,人烟断绝”的景象,根本没人想象得到这曾是大汉与匈奴竞相夺取的繁华绿洲。王昌龄诗中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早已成了诗人奔驰在纸上的豪迈想象,不复存于现实。

因此考察楼兰文化兴衰的最大意义,既有填补中国古代历史的空白,又有追寻环境与人类生存之平衡的殷鉴。尤其在当下中国强调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永续发展理念,对楼兰城的考古与修复,便更是鉴往知来的最好见证,提醒人们切莫再透支自然界的馈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