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角力 中国互联网巨头可否一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社区团购卖菜业务。(路透社)

最近,中国的互联网巨头正忙着布局卖菜,美团、滴滴、拼多多、阿里巴巴、京东、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了社区团购,某互联网巨头老总据说还要亲自带领团队进行社区团购布局。此事在国内引发热议。

有质疑者称,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在抢普通百姓的小生意。靠着资本的力量,巨头们以不可思议的低价抢占市场,那些靠卖菜为生的小摊贩基本上就没活路了。在欧美和日本,互联网都是实体产业的补充,互联网的创新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实体,但在中国,互联网却直接成了主力,抹杀了很多实体产业。

还有质疑者认为,中国互联网巨头竞相扎进日常消费领域,是因为缺乏真正有份量的科技创新能力。与之相比,美国的互联网巨头在一路在向上攀登硬科技。亚马逊(Amazon)的云计算和智能仓储世人瞩目;谷歌(Google)的人工智能 AlphaFold已经在破解蛋白质的三维结构。SpaceX虽然不是互联网巨头,但它的龙飞船已经实现了发射回收,正在探索火星。反观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所有心思都放在旧瓶装新酒,来来回回就是“烧钱补贴、收割流量、变相放贷”的三板斧,把所有的角落都用互联网包装一下,最后上市割韭菜。

这番评价虽然刻薄,但很尖锐地指出了中国互联网巨头存在的通病——缺乏真正有开创性的、在科技和产业领域有带动力的原始创新和基础创新。如果比较中美互联网巨头们的创新成果,会发现这是一个值得严肃对待和深思的大问题。

先看看美国互联网时代的创新巨头们的案例。

亚马逊公司的云计算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是一个不断发展的云计算平台,提供170多项功能齐全的服务。2014年,亚马逊云计算服务通过推出云计算兰布达平台(AWS Lambda)在无服务器计算领域开创了先河,该平台使开发人员无需预置或管理服务器即可运行其代码。亚马逊云计算服务还构建了Amazon Sage Maker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平台,可让日常开发人员和科学家无需任何经验即可运用机器学习功能。亚马逊云计算服务的核心基础设施主要为了满足军事、全球的银行和其他高度敏感性组织的安全要求而构建,目前是全球功能最广泛的云平台,拥有数百万包括政府机构、大型企业和独角兽公司在内的客户。

AlphaFold是由Google旗下的DeepMind公司开发的人工智能程序,用于预测蛋白质结构。该程序被设计为深度学习系统,可以预测折叠的蛋白质结构与原子宽度的关系。DeepMind公司12月1日宣布,其新一代AlphaFold人工智能系统,在国际蛋白质结构预测竞赛(CASP)上击败了其余的参会选手,能够精确地基于氨基酸序列,预测蛋白质的3D结构。其准确性可以与使用冷冻电子显微镜(CryoEM)、核磁共振或 X 射线晶体学等实验技术解析的3D结构相媲美。这一突破被多家媒体称为“变革生物科学和生物医学”的突破。

苹果(Apple)在消费电子领域的硬件创新能力是划时代的,它改变了人类的消费生活。其硬件产品包括iPhone智能手机,iPad平板电脑,Mac个人电脑,iPod便携式媒体播放器,Apple Watch智能手表,Apple TV数字媒体播放器。在软件方面,包括macOS,iOS,iPadOS,watchOS和tvOS操作系统,iTunes媒体播放器,Safari网络浏览器,iLife和iWork创意和生产力套件,以及Final Cut Pro,Logic Pro和专业应用程序。此外,苹果还通过构建网络服务生态,开创了诸多在线服务,包括iTunes Store,iOS App Store,Mac App Store,Apple Music,Apple TV +,iMessage和iCloud。

马斯克(Elon Musk)在2002年6月创立的美国太空运输公司SpaceX公司,是国际宇航领域的一个奇迹。它不仅创造性地开发了可部分重复使用的猎鹰1号和猎鹰9号运载火箭,还于2020年5月31日成功发射了全球最大的载人航天飞船“龙”(SpaceX Dragon)。“龙”飞船于8月3日成功载人返回地球。SpaceX官网公布的时间表显示,2022年马斯克将发射一枚只装载货物的SpaceX火箭到火星,2024年将发射载人航天飞船到火星,在2050年前将往火星输送100万移民。

不能不承认,美国科技巨头的许多创新是开创性的,覆盖了从底层基础到应用层面多个维度,构建起了创新产业生态,还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与之对比,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虽然在资本推动和中国市场的支撑下,在商业应用领域取得了成功,但在核心的创新能力和影响力方面,与发达国家则要相差很多。我们对中国网络巨头的部分创新进行了梳理。

以阿里巴巴(Alibaba)系为例,2019年10月4日,蚂蚁金服(Ant Group)自主研发了金融级分布式关系数据库OceanBase,主要用来支撑“双11”支付宝交易处理系统。2020年1月,阿里云联合上海交大开展的“面对突变型峰值服务的云计算关键技术与系统”获得中国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阿里云(Alibaba Cloud)与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共同研发的编码摄像关键技术及应用获得中国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突变型峰值常见于“春运抢票”、“秒杀”以及“春晚”、“双11”、“跨年”等大型场景。可以看到,近年来阿里云的创新主要在应用方面,其技术突破聚焦于支付、春运抢票、双十一等大流量基础上的应用场景。比起亚马逊云计算,阿里巴巴在基础研究方面仍然存在不足。

腾讯(Tencent)的科技创新进展主要也是在应用领域。在2018年度中国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清华大学和腾讯公司联合项目“大规模街景系统及其位置服务关键技术”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腾讯公司通过与微信、QQ等社交平台的深入对接,为超过10亿用户提供街景及位置服务。2013年9月,腾讯推出腾讯云(Tencent Cloud)服务。目前腾讯云主要应对游戏玩家激增、高并发、海量访问等带来的问题,同时为金融公司、初创企业和互联网直播企业提供服务。2018年,腾讯成立量子实验室,实验室在腾讯云上研发计算化学软件和平台,建立化学及制药,材料,能源等相关领域的生态系统。可以看到,腾讯的技术进步主要集中于解决游戏、直播、金融支付等具体场景所面临的问题上,除量子实验室之外在基础研究领域未见大的突破。

百度(Baidu)是号称以技术见长的互联网公司,2016年1月8日,百度翻译获得中国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18年3月8日,百度组建百度量子研究所,由悉尼科技大学量子软件和信息中心创办主任段润尧教授出任所长,开展量子人工智能(Quantum AI)、量子算法(Quantum Algorithm)、量子体系架构(Quantum Architecture)等相关业务。2019年4月20日,“百度大脑核心技术及开放平台”在第十四届中国电子信息技术年会上荣获2018年度中国电子学会科学技术奖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评议认为,百度大脑突破了听觉、视觉和语言一体化的多模态语义理解技术难题,成果支持零门槛深度学习定制化训练和千亿特征的神经网络训练。2020年10月12日,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Apollo GO(简称Apollo)在北京开放。

两相比较可以看到,同样是互联网时代的科技公司,中美巨头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可以说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除了极少数的科技型公司(如华为)具有国际层面的创新能力,中国大部分科技巨头都缺乏基础的创新能力,它们的崛起主要是因为赶上了好时代——资本和市场促成了它们在应用领域的商业成功。随着这个好时代渐渐过去,再加上美国推动对中国的科技脱钩和封锁,中国的科技巨头在下一步如何发展?这是一个重大问题。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它们只热衷于进社区搞团购,继续通过电商干掉实体零售商,那是没有出路的。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中国的国家政策和科技从业公司,都需要有更高的目标、更远大的理想,真正提升科技创新能力,而不只是满足于靠做电商平台、放小额贷款来获得财务上的成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