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员渗透论:西方麦卡锡主义的新陷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党员这个身份在中国激烈的市场资源竞争中意味着更大的优势背景,这也成为许多人希望加入中共的原因之一。图为2019年3月12日,中国消防救援队的党员在天安门广场进行入党宣誓。 (视觉中国)

继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限制中共党员及其家属赴美旅行后,日前澳大利亚、英国媒体再报道中共党员正大规模地“渗透”西方国家重要利益领域,给他们带来国安隐患。当中国外交部公开点名“五眼联盟”将双方的矛盾公开化后,对外传达中共党员具有威胁性的信号似乎成为“五眼联盟”国家反击中国的一个新的策略或者说借口。

而事实上,这种在20世纪50年代令美国人人自危的“把戏”在其国内已得到纠正,但麦卡锡主义并未消失,而是随着当今地缘政治的崛起幽灵再现。只是,今天被锁定的对象已不再是美国共产党员或是有左翼倾向的人士而是中共党员。

美国国务院此前在2020年7月26日于官网称将对中共党员进行签证限制。(美国国务院官网)

上周末(12月13日)澳大利亚媒体《澳大利亚人报》和英媒《星期日邮报》报道称,今年(2020年)9月,有中国内部人士向国际组织“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披露一份包含195万名中共党员的资料库,这份记载着中共党员职务、出生日期等信息的资料显示,这些中共党员已经“渗透”到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瑞士等国的国防、医药、银行、外交使馆等重要甚至敏感领域。

“他们在澳大利亚、美国等国驻上海外交使团任职,有人还担任了高级政务官员”“他们在跨国公司工作,包括波音公司、制药公司辉瑞和阿斯利康”“他们在汇丰、渣打银行任职,涉及多个分行”……

“泄露”的内部资料、中共党员大规模在外国机构任职、各国官员对此的担忧与焦虑。几乎在同一时间对该事件的聚焦仿佛在提醒人们,这些媒体与反对中共意识形态的人士正合力揭开一个关于中共渗透的秘密。

报道内容虽然足够震撼,但是其里面的漏洞却也难以掩人耳目。

其一,这份指证中共党员渗透的资料来源真实性存疑,而且还涉及到个人隐私泄露的非道义性问题。尽管媒体将这份资料来源描述得十分神秘,令人产生一种机密感,但同时无论是IPAC还是媒体都不能明确说明到底是谁披露的这份资料,媒体也声称不能保证其真实性。如果这一点无法得到明确,那么所谓的“间谍”怀疑、中共渗透都将是一种没有实证的“妄想”,令人怀疑这不过是一场“猎巫”。

其二,IPAC在该事件中角色存疑。作为抛出“证据”的重要角色IPAC应当是厘清该事件的一个重要线索。据查,该组织是2020年6月由美英日澳等八国议员组建,其政治立场就是专门应对中共,对中共采取强硬立场。被称为反华急先锋的美国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就是其组织一员。由此,可以说这是一个对华态度针对性色彩极强的组织。

此外,根据媒体的说法,该组织是2020年9月获得的这份数据库,如果该数据当真机密,那么该组织为何通过各个议员们没有直接提交到各个国家情报处进行进一步的秘密调查,反而是披露给澳大利亚、英国、比利时及瑞典媒体。且从获得数据至今3个月,目前的报道仍是基于所谓的数据进行的猜测。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到底有没有所谓的中共党员数据,这是不是西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事实上,所谓的中共党员在各国各领域就职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中共党员近1亿,占中国总人口的近十五分之一,他们在这些领域就职首先是一种雇佣关系。如果非要聚焦到党员身份,那么对于绝大多数普通党员来说,这不过意味着在激烈的市场职位等资源竞争中拥有一种背景优势。

实际上,此前因为国际关系紧张,美国、澳大利亚等媒体都曾报道过所谓的中国间谍案,但此次显然还有所不同。相对于此前对华裔或是华人间谍的指控,此次西方组织以及媒体把矛头直接对准中共党员这个群体。乃至在没有任何经得起推敲的证据下公然传播中共党员渗透论。

从美国政客蓬佩奥(Mike Pompeo)公开发表对中共的“敌视”言论到美国政府采取针对性的措施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赴美,再到此次由IPAC与西方媒体联合“演绎”的中共党员渗透。在中美矛盾激化的过去几年,施压中共政权或是歧视中共党员已经成为美国政治压力下其盟国针对中国的新策略。

然而,这种大规模的宣传和不加区分的指责,乃至没有足够证据的指控正是在重复20世纪5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麦卡锡主义在美国指控无辜,制造渗透恐惧,导致数万人失去工作,甚至失去人身自由,而今其又借助国际政治力量的较量重新抬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