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国家民委“掌门”换人 中共为何66年来更换一名汉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底,内蒙古教育厅传达要求自2020年秋季学期起,内蒙古自治区蒙古族中小学的语文、道德与法治、历史三门科目,要逐渐转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学内蒙古引起舆论波澜。图为9月份实地探访的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蒙古族小学。(多维新闻)

12月14日,中共宣布了新任中国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党组书记的人选陈小江。如无意外,这位1962年6月出生的汉族官员将在12月份全国人大常委会议上被任命为国家民委主任,以接替1955年出生的巴特尔。这将是自中共建政初期首任国家民委主任李维汉后首位汉族官员出任该职,自1954年李维汉卸任以来该职66年一直由少数民族官员担任,被视为中共民族统战的重要象征。

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事实上,此次中国国家民委的换人,颇为不同寻常。

首先,陈小江所接替的国家民委党组书记巴特尔(目前为止仍然保留国家民委主任身份)尚未到“退休”年龄,但因为此次调整可能失去实权——具体指仅保留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这一副国级领导人身份,而卸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兼国家民委主任兼职。

1955年2月出生的巴特尔虽然已超过65岁正部级退休年龄,但是因为其是由副国级国家领导人身份兼任,所以理论上可以继续留任,如同如今仍然在兼任国家发改委主任的另一名全国政协副主席何立峰(同样为1955年2月出生)那样。这凸显了这次人事调整在时机上的“反常”。

其次,从陈小江个人资历看,似乎可以认定其此前与国家民族事务无任何直接关系。从官方简历看,陈小江出身于水利系统,从1984年武汉水利学院毕业参加工作到最后离开水利部长达31年时间,期间历任中国水利报社社长、水利部直属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水利部办公厅主任、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等要职。2015年陈小江离开水利系统,进入纪检系统,同年调任中纪委宣传部部长,接替当时调任监察部副部长的肖培。

此后,陈小江几乎以每年一调整的速度,从辽宁省委常委兼纪委书记到监察部副部长,最终在2017年10月份跻身中纪委副书记,6年内完成从副部级到正部级的仕途跨越,直到此次调离纪检系统。

由此观之,陈小江迄今之前的仕途经历几乎从未与民族事务有所联系,所以此番调整究竟是出于一种怎样的用人逻辑,令人诧异。

再次,作为负责民族事务的行政机关,民委虽然并不是中央部委中传统上的强势部门,且在2018年中共党政机构改革后更划归中央统战部负责领导重要程度更受质疑,但它仍然是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重要部门。然而,这一重要象征部门不仅“掌门人”更迭过于频繁,而且“问题”不少。

在温家宝第二届内阁担任民委主任的杨晶(蒙古族)在卸任该职务5年后在国务委员兼秘书长任上被查,2018年被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降为正部长级,同时被撤销国务委员等职。中共称其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廉洁纪律……

2013年继任民委主任的王正伟(1957年出生,回族)在任职仅3年后被免职,仅保留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成为当时有史以来“最短命”的民委主任。外传曾长期担任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的王正伟在回汉关系上的争议言论引起汉民的不满。

2016年4月份王正伟卸任前后,中央巡视组曾对国家民委进行过一次例行巡视。当年6月份,中央巡视组曾反馈巡视情况,列数国家民委多个问题:

党组领导核心作用发挥不够,推动贯彻落实党的民族政策的工作措施不到位,对委属民族院校工作重视不够,学生思想政治工作薄弱;机关党建工作薄弱,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组织生活不规范,存在不按规定交纳党费问题;有些下属单位选人用人把关不严,“违规用人”“近亲繁殖”等问题突出。党组抓早抓小不力,监督执纪宽松软,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到位;一些领导干部存在民族工作特殊思想,纪律意识淡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突出;对下属单位监管缺失,一些单位财务管理混乱,存在较大廉洁风险。同时,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等有关方面处理。

2016年4月份上台的巴特尔迄今已经履职4年有余。据悉,在其任职国家民委也曾接受过一次巡视,时间大约在2019年9月至11月。中央巡视组的反馈是在2020年1月份做出的,当时中纪委副书记兼秘书长杨晓超到会。中央巡视组反馈多个问题,实际上与2016年巡视反馈结果多有暗合,具体: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民族工作重要论述和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到位,履行职责使命有差距,对马克思主义民族观认识不够深刻,落实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不到位,从全局和战略高度深入谋划工作不够,防范化解意识形态风险不够有力;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落得不实,压力传导层层递减,对委属院校等下属单位监督管理不到位,一些单位存在廉洁风险,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力度不够;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存在薄弱环节,执行民主集中制不够到位,选人用人不够规范,机关党建不严不实;对巡视、审计等监督发现问题整改不到位。同时,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中央组织部等有关方面处理。

当然,不同之处显而易见,如“落实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不到位”“防范化解意识形态风险不够有力”。

尽管这并不能完全归咎于个别“掌门人”身上,但恐怕在行政部门负责人制度下亦难以自我抽身。

最后,国家民委仍然是中国民族政策的重要参与者和执行者,近年北京在强化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上颇为着力,但西北泛伊斯兰化和内蒙古“课改”事件让北京意识到一种越来越紧张的民族关系局面——这不能不让北京怀疑国家民委本身的能力和政治“忠诚度”问题。陈小江是66年来首位汉族国家民委负责人(哪怕只是部门党组书记),尤其是纪委出身,政治敏感度恐怕不会低于现任国家民委主任,这种用人安排自然有强化民族工作政治性的深意其中。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