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紧急限电令下的澳大利亚影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大大削减了澳大利亚煤炭进口,这是否造成了2020年度中国煤炭进口量不足,进而造成火力发电不足?(Reuters)

近期,湖南、江西、浙江等中国南方多省区出现少有的“电荒”,甚至已经影响到一些制造业企业无法按时交货,商业门店临时歇业,甚至政府事业单位严查电力取暖标准……这一“反常”现象究竟是如何出现?

根据中国国内披露的消息,发生“电荒”的三个省份近期都由官方发布了所谓的有序停电通知。比如,湖南省有关部门倡议,各类工商企业要主动错峰生产,关闭不必要的景观亮化设施,居民、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在高峰负荷时段尽量不使用高耗能电器;江西省发改委决定,从12月15日起,每日早晚高峰时段实施可中断负荷,并启动有序用电工作。浙江省及多个地市发布通知,要求有关单位办公区域气温下降到3摄氏度以下(含3摄氏度)时方可开启空调等取暖设备,且设置温度不得超过16摄氏度。部分地区对企业生产进行限电。

当然,这并不是这些地区近年首次出现“电荒”,其中湖南年用电量已屡屡打破用电纪录并爆出用电缺口。但是,今次多省区用电出现如此紧张局面不同寻常,要知道因为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影响,事实上南方各省制造业开工虽然已逐步恢复甚至超过2019年水平,但是这似乎不足以造成极端的用电短缺情况出现;此外,中国官方在推动大规模经济结构转型、淘汰高耗能产业上并未放松,尤其是冬季更是不容放松,这理论上只能导致用电量的下降,而不是用电量不足。

12月17日,面对舆论关注,中国国家发改委做出公开回应解释造成此次“电荒”之原因,大体而言可以归纳为三点:其一是这三省区工业生产的快速恢复较快,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其二,12月份南方各省区遭遇寒流,导致取暖用电需求大涨;其三则是外受电能力有限,再加上一些煤电电厂机组故障增加电力保供困难。

这三者的确可能造成南方大范围供电紧张局面的出现,但是它恐怕也回避了一些至关重要的背景,那就是中澳关系在近期的急剧恶化,让双方煤炭贸易锐减。

中国是澳大利亚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根据2019年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澳大利亚对华出口产品中占比第一的即是矿产品,当年对华出口总额为713.9亿美元,接近对华出口总量的七成(68.7%)。但是,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020年1月至11月的统计数据,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商品总额环比2019年同期出现进口3.7%的下滑(7,334.7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

同时,中国国家统计局统计的中国进口主要商品数据也证实,在2020年1月至11月份,中国煤及褐煤的进口量和进口总额相较于2019年均出现大规模的下滑。煤及褐煤进口量从2019年1月至11月的29,675.6万吨下降到26,482.6万吨,降幅为10.8%;从进口额上看则从2019年1月至11日的232.009亿美元下降到182.854亿美元,降幅达到21.2%。

有理由相信,这“锐减”的份额中有相当部分源于中国对澳大利亚优质煤炭的惩罚性抵制。事实上,中澳关系的持续恶化已波及经贸领域,而不仅仅是争吵。

众所周知,中国国营发电公司对澳大利亚煤炭的抵制最迟不晚于10月份便已经开始。当时澳大利亚媒体称中国国有能源企业和钢铁厂已经得到官方口头通知,要求它们停止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中国官方背景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一档节目中将这一举动视为对澳大利亚追随美国的报复措施。

胡锡进说,澳大利亚在西方国家里带头在美国遏制中国战略中选边站,成为了美国推行极端对华政策的帮凶。煤炭是澳大利亚的第二大出口商品,仅次于铁矿石,而中国是澳大利亚煤炭的最大买家,占其冶金煤出口的27%和热力煤出口的20%……如果减少购买澳大利亚煤炭,被认为可以起到惩罚澳大利亚和扶持中国煤炭企业的一石二鸟作用,所以呼吁“让它(澳大利亚)吃点苦头”。

最近,《环球时报》英文版低调地披露了中国政府的另一项重要动作。12月12日,正当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全球气候雄心峰会上做出新的遏制气候恶化承诺时,中国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召集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家电投集团、华润电力、广东能源、浙能集团、江苏国信和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国家电网调度中心10家主要电力企业举行会议,要求“为稳定国内煤价”,战略性地减少高价煤炭的购买,各集团内部电厂相互调节煤炭库存;电厂进口煤(除澳洲)采购全面放开,不得限制通关,采购价格不应超过每吨640元人民币(约合97.8美元/吨)。

从市场角度上说,中国当然有理由避免进口澳大利亚的高价优质煤炭,并从印尼、蒙古等进口低价煤炭——实际上,中国已经确实在做了,这导致11月份中国自澳大利亚进口的高价煤炭锐减98%,可以说几乎已全部停止。

对此,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John Morrison)称,澳大利亚出口了总值130亿澳元(约合98.8亿美元)的动力煤,其中40亿澳元(约合30.4亿美元,这相当于2020年中国前11月进口煤炭进口额的16.6%强)动力煤输往中国,但中国并非澳大利亚的最大客户。他警告中国不要对澳大利亚煤炭设限,称这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同时也不利于环境保护,将导致双输局面。

这可能如铁矿石贸易一样正在成为中澳关系恶化的又一晴雨表。不过,中国官方似乎相当坚持,并认为有信心保证现在到2021年国内煤炭的供应和价格的稳定。正如上文所说,澳大利亚煤炭尽管优质,但对于中国来说并非不可替代。当然,这更提醒北京,中国的电力供应仍然是脆弱的,这可能促使它在环保承诺和电力需求缺口的压力下对西南部水电开发抱持更积极态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