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国通”傅高义逝世 曾提醒北京对台已渐失去耐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美国出生长大的美籍犹太人、在中国问题研究领域享负盛名的学者傅高义(Ezra Feivel Vogel,1930-2020年),于2020年12月20日在美国逝世,享寿90岁。作为著作等身的国际重量级学者,傅高义除了专精于研究中国大陆、韩国与日本,还关注中美关系与两岸互动,呼吁台湾总统蔡英文不要只听信美国单方面的声音,要同时聆听北京释放的所有信息,仔细解读其中涵义,才能带领台湾走向正确的方向。

長期研究日本与当代中国、有美国“中国通”之称的美籍猶太裔学者傅高义,于2020年12月20日逝世,享寿90岁。(VCG)

丰富的东亚事务经验

据香港中文大学公开资料介绍,1958年,傅高义取得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后,继续留在母校工作、执教,历任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1972—1977年)、东亚研究协会主席(1977—1980年)、美日关系研究计划主任(1980—1987年),以及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负责东亚事务的情报官(1993—1995年)。1997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访问美国,傅高义担任迎接江泽民到访哈佛大学的委员会主席。

由于傅高义精通中文与日语,被认为是美国精通中日两国事务的学者。1979年,傅高义发表《日本第一:对美国的教训》(Japan as Number One:Lessons for America)一书,指出日本在二次大战后经历的经济快速复苏与增长,乃是其独特的组织能力、措施与精心的计划,肯定了日本拥有诸多社会模式方面的成功范例。加上他有上述丰富的工作经历,使傅高义累积许多对中国乃至于亚洲的第一手观察,特别是聚焦在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前后的转变(《共产制度下的广东》,1969年;《先行一步:改革开放中的广东》,1989年)。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的邓小平,更是他近年研究的重点对象。

邓小平是“总经理” 非手持蓝图的“总设计师”

傅高义认为,虽然1978年中共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宣示启动“改革开放”,而个性务实的邓小平,将改革看作一个连续的过程,并没有想着要一步到位,且当时并没有很清楚的规划蓝图,而是在条件有利的地方先行先试,等到试验成功后才会推广到全国范围,像是包括深圳在内的五个经济特区,待港台资本等新企业入驻、引进高效管理标准后,才会从中国的沿海城市向内陆地区逐渐扩展。因此傅高义称,“邓小平也不是手持伟大蓝图、主宰着变革的设计师;事实上,这个变革的时代并没有清晰、完整、现成的设计”,邓小平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成功了就可以再往前走。

不过傅高义不仅没有就此否定邓小平在毛泽东过世后所起到的作用,还给了邓高度评价。他表示,尽管文革结束后中国迎来了“邓小平时代”,但此时文革中受迫害者与迫害者之间存在严重裂痕;军队抗拒裁军和减少军费;民众对帝国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抵触情绪仍深;城乡二元体制结构的矛盾,与城市居民排斥进城务工的两亿农民工;贫困者对“先富带动后富”理论的质疑等诸多盘根错节难题,都是“邓小平时代”所要面对且必须攻克的。

当邓小平于1992年退出政治舞台时,却完成了一项过去150年里中国所有领导人都没有完成的使命:他和同事们找到了一条富民强国的道路。在达成这个目标的过程中,邓小平也引领了中国的根本转型,不论在它与世界的关系方面,还是它本身的治理结构和社会。在邓小平领导下出现的这种结构性转变,确实可以称为自两千多年前汉帝国形成以来,中国最根本的变化。而邓小平在推动中国的全球化的过程中,比印度、俄国和巴西这些大国的领导人更有魄力。这个过程在邓小平时代之后仍在继续,但是基本的突破在邓小平退休时已经完成

中美关系与两岸局势

除了考察中国大陆自改革开放迄今的重大转折,傅高义针对中美关系和两岸局势的变化也有深入观察。他称至今中美双方仍存在爆发武装冲突的可能性,若是在南海发生一场小摩擦,很可能快速升级,假如不能对此有所控制,则会将周边各国卷入,台湾问题引发的冲突更有可能升级为“一场对全人类造成灾难性打击的大战”。

傅高义认为,美国内部并没有就“对华接触已经失败”达成共识,意指即使中美两国关系急遽恶化,特朗普(Trump)政府剑走偏锋、迈向极端,确有浓烈的反华情绪,但华府仍有广泛的共识—必须找到与中国合作的方法以避免冲突,所以他预测在大选后美国政府在对华态度方面将会有所变化。他分析,中美两国间并无完整的合作机制,双方关系仍会杂乱且无序,但目前美国“单极”独大的时代正在结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有巨大能力影响、领导全球所有事务,这就代表美国需要与其他国家合作,特别是避免与中国产生冲突;而中国领导人也必须找到一条与其他国家合作并解决分歧的道路,为世界提供一个全面的新秩序。

至于两岸对抗态势持续升温,傅高义曾建议蔡英文必须非常小心应对。他表示,虽然特朗普政府频频对台释出善意,但无论谁当美国总统,还是会以美国国家利益为重,重新调整美台关系。他以钓鱼岛归属与台湾主权为例,分析中国大陆领导人虽然心系钓鱼岛问题,但抱持较弹性的态度,倾向由“下一代、再下一代”去处理,50年内应该不会有定论;但对于台湾主权,大陆领导人的立场始终坚定,也不见得有耐心,并非“下一代、再下一代”的推延逻辑,也就是“两岸问题不会留到下一代解决”。基于北京方面对台湾问题已逐渐失去耐心,傅高义曾呼吁蔡英文不要只听信美国单方面的声音,得同时聆听北京释放的所有讯息,仔细解读其中意涵,才能带领台湾走往正确的方向,台湾必须更加谨慎地因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