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视男主播性骚扰案发现场曝光 朱军首次回应[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央视前著名主持人朱军被曾为该电视台实习生的弦子指控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事隔两年后,朱军首度在中国社交平台微博上发声,坚称自己是清白的,并批评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展开私刑的做法。

综合媒体12月22日报道,朱军22日在微博上发文说,“这两年多我承受了巨大耻辱,一直未发声因我坚信清者自清,相信法律。”

朱军强调,自己从未触碰过原告一分一毫,并希望“毫无证据的就给人处以私刑,到我为止,不会成为社会惯例”。

12月22日,微博名为“一位有点理想的记者”在微博上就朱军与弦子的案件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和调查,除了实地走访当年案发现场外,该记者更是记录了朱军首次就此案的相关回应。

而朱军在深夜也转发该记者的微博并发表上述言论。在“一位有点理想的记者”采访中,朱军明确表示在案发前完全不认识弦子,包括案发当天也不认识,之所以不回应,是被纪律要求所限制,其次,朱军虽然承认可能对弦子说过一句“你长得很像我太太”的话,但朱军表示这只是为了缓解气氛,也否认与弦子有肢体接触,包括在当时被警察找上门时,朱军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后,朱军自认是受害者,也表态相信法律迟早会给自己一个清白,至于庭审情况,朱军以不公开审理的因素拒绝了透露。

不过,在弦子和朱军两人的笔录中,两人对于事情经过的说法迥然不同,弦子表示朱军对其猥亵过程从开始到结束持续了整整40分钟至50分钟,途中,有两位工作人员、两位观众以及郁钧剑和其团队先后进入,每次有人进入,朱军就暂停,人一走就继续。

但朱军的说法是两人只是聊天,没有发生任何肢体接触,跟没有发生所谓的性骚扰。

上述记者也首次曝光了当时的案发现场,案发现场是位于中国央视老台的K127号化妆间,从记者提供的照片来看,不难发现该化妆间两面都是镜子,没有任何遮挡物。其次,也得知化妆间并非朱军一人独用,包括大门在使用期间也不能完全关闭,而平时房间里有人化妆时,房门也是一半遮掩一半打开。

朱军涉性骚扰案的案发现场(点击大图浏览):

因此有人质疑公开的场合,那么朱军是如何在多人先后进出的情况下,做到没有露出丝毫痕迹,而对弦子进行45分钟的“性骚扰”呢?上述记者采访了其中一位目击者,对方则表示完全没有发现朱军有任何行为上的不妥。

对此,朱军性侵案当事女生通过其个人微博“弦子与她的朋友们”发布最新消息称,性骚扰发生的时候,只有节目制片人、朱军助理和两位观众进入过化妆间,四十分钟里,很长一段时间是朱军在利诱试探我。

她还表示,朱军公然转发一篇证人撒谎、事实撒谎、他本人撒谎、公然指控我和麦烧是境外势力的文章,称被社会性死亡的是自己。“我们在18年出来发声时,遭遇的是媒体禁言、匿名电话威胁、身边人施压,是你在主动索起诉我和麦烧名誉侵权索赔65万后,这件事才被允许一定范围的公开报道。这么多年,我们为此影响了工作、为官司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她强调,“无论是法庭还是讲述,我都不会放弃,既然朱军愿意出来发声,希望你至少做到本人到庭。”

据了解,弦子于2018年10月正式提告朱军,案件2020年12月2日在北京海淀区法院首次开庭,此次庭审并不对外公开,但在当时开庭前的一次采访中,弦子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无论输赢,她都不后悔。“如果我赢了,那肯定会鼓舞更多女性站出来说出自己的故事;如果我输了,我会继续上诉,直到讨回公道。

遭性骚扰女主角(点击大图浏览):

其中,弦子指控朱军2014年在她在央视任实习生时,对她进行性骚扰。她事后在老师的鼓励下报警,警方也进行搜证,还调走了央视走廊的监控录像,结果却无疾而终。

弦子2018年7月在微信朋友圈发文,透露自己曾被朱军猥亵,文章被其友人徐超(微博昵称为“麦烧同学”)转发到了微博上,虽然数小时内就被屏蔽,但还是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轰动。

朱军随后发表律师声明否认此事,并表示将采取法律手段追责谣言,他也到法院控告弦子和徐超损害其名誉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