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女魔”辩称惨遭性侵胁迫 劳荣枝庭审翻供会否另有隐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2月21日上午,轰动中国大陆的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2020年12月21日,中国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涉嫌杀人绑架与潜逃多年的女嫌犯劳荣枝,在庭审现场劳荣枝辩称自己当年犯案是被男友法子英胁迫。(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劳荣枝与法子英(另案处理)系情侣关系。1996年至1999年间,二人共谋且分工明确,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做陪侍小姐物色有钱人为作案对象,分别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温州市、江苏省常州市、安徽省合肥市共同实施抢劫、绑架及故意杀人犯罪。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同年,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被厦门市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劳荣枝的庭审,目前仍在进行中,预计庭审时间需要两天。对于20多年前的案件,劳荣枝供述的,是不同于法子英的说法。在劳荣枝的说法中,她从合谋变成了“被胁迫的受害人”。

劳荣枝在庭上表示,我是他的性欲工具,也是他的赚钱工具。据她供述,自己受到法子英性侵、殴打,曾经为此堕胎四次。劳荣枝说,她是想离开法子英,早在江西南昌时,已经和法子英分手。然而,法子英依然控制住她,逼迫她从事坐台工作、诱骗他人等违法行为。在双方辩论的过程中,劳荣枝对一些事实都表示记不清楚了。

不过,这种似是而非的解释充满了矛盾。

例如在殷某华、陆某明被害一案中,根据法子英的供述以及证据显示,殷某华见到陆某明被杀后,给妻子刘某写了一张纸条,内容包括“他们在我面前杀了一个人”。公诉方认为,其中的“他们”二字,证明劳荣枝与法子英共谋杀害了陆某明。

但劳荣枝在庭审上又表示,她突然想起来,当时法子英是想让殷某华的妻子刘某认为他们是团伙作案,震慑刘某,所以特意让殷某华写了“他们”二字。

2019年11月29日,厦门市公安局通报于前一天上午将犯罪嫌疑人劳荣枝抓获。(微博@厦门警方在线)

对此,公诉方认为劳荣枝的抗辩是无力的,因为劳荣枝对于许多事实都表示不记得、记不清、很模糊,而对于这样的细节,她却突然表示能够想起来,很难让人信服。

而殷某华是否是劳荣枝所杀也是本案一个关键点。公诉人认为,当年法子英在被抓获后与律师沟通时的对话内容,可以说明法子英当时并不知道殷某华是否死亡,同时根据法子英的供述,他曾经对劳荣枝说,“假如我在约定时间回不来的话,你就用铁丝将他杀死”,进而可以证明殷某华是被劳荣枝所害。但劳荣枝对此予以否认。

由于时间已久,部分证据或已缺失。而早在去年12月,多名此案各方的律师就提到,法子英在供述时,几乎把劳荣枝撇清,将责任包揽到自己身上。因此,劳荣枝案的结论,还有待事实厘清。

此案引起社会大众的高度关注,除了劳荣枝成功躲过警方的层层法眼,潜逃流窜中国各省长达20余年引起舆论的震惊与好奇,一个妙龄少女与凶残杀手的致命邂逅,进而蜕变为“蛇蝎女魔”的心路历程以及被捕时面对镜头的那一抹淡定微笑,相信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将被无数犯罪心理学专家当成典型案例一谈再谈。

面对媒体、社会大众众声喧哗地各种臆测,劳荣枝这三个字注定成为一种符号,背后则是一场关于人性与善恶的拷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