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人不能玩游戏 西方与台湾媒体的“谬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12月23日,《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出了一篇报道指出,随着北京加强网络管制力道,位于中国大陆的苹果APP STORE正陆续撤下一些包含游戏在内的APP。台媒《自由时报》等似乎“见猎心喜”,除了转载该篇文章,并耸动地写下了“北京施压,苹果在中国将删除数千款游戏app”的标题,试图引导台湾读者认为北京又在“迫害”大陆民众玩游戏的权利。

《华尔街日报》透露,苹果将因应中共要求,把数千款游戏app下架。(中央社)

如若翻阅《华尔街日报》这篇报道,确实台媒在转述上并无太多的“加油添醋”。毕竟《华尔街日报》里头的确提及,伴随中共加大对网络平台的“内容物”管制,苹果公司正从辖下中国大陆的商务平台删除了上千上万的视频游戏应用程序,由此表明这家科技巨头正受到中国大陆对其业务的压力。

甚至,该篇报道还提及,苹果公司在今(2020)年年初已在中国大陆的平台撤下数千款app,并于今年12月特意警告中国大陆游戏开发商,接下来的游戏App将成为目标,可能会从App Store撤除。

关于苹果公司的“警告”,若放在《华尔街日报》与其他台媒想表达中共“限缩”自由、榨取民众玩游戏的权益等现象,似是一脉相承。然而,若将“警告”放置在中共当初针对网络世界颁定的相关政策宗旨,以及网络APP泛滥产出的产业环境来看,所谓“限缩自由”等西方的“价值观”就难以偏概全、强套在大陆身上。

事实上,随着中国大陆的网络逐渐普及,连带造成游戏产业蓬勃发展,促使大量自制游戏作品流入市场,但也因为没有一套“审核机制标准”,市场上充斥着抄袭、山寨和骗钱等诸多乱象。更何况,根据全球市场调查,每年能获得成功的游戏作品,只是冰山一角。

为解决中国大陆游戏市场的乱象,中国大陆工信部和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2016年发布了《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并指出,任何的网络游戏在上网出版前,必须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审核同意后、报总局审批,便能取得“版号”。所谓的“版号”,指的是游戏作品在通过出版审批后获得的出版物号,也是一部游戏作品合法出版后的“身份证号”。

2016年6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甚至发布了《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提出“未经批准的移动游戏,不得上网出版运营”。尔后,随着中共提出的机构组织改组,游戏版号审核职能也随之划归在中宣部(国家版权局)旗下。

2018年4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出席国家版权局揭牌仪式。(新华社)

也因此,回到中国大陆之所以立下“规范”的初衷,其实是为了解决游戏市场“量多不求精”、“抄袭问题”,以及可能引发社会问题的困境;与此同时,这也为何能够解释苹果官方的“警告”,是面向中国大陆的游戏开发商。

此外,根据苹果官方数据显示,即便2020年有9.4万款应用程序被从移除,但从2020年1月到11月,苹果在中国大陆的游戏收入为130亿美元,这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14%,而2019年的收入也比2018年增长了21%。换言之,若按照《华尔街日报》或是台媒的“压迫观点”来看,试问苹果在中国大陆的游戏市场业绩又为何能够年年增长?

确实,中国大陆当初立法管制游戏商品不能排除其特殊的规范,官方对言论也有更严格的管控标准,但也不能以偏概全的用西方那一套俗世价值观点轻易判之。尤其,当国际秩序逐渐从西方单极走向多元,中国大陆在全球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自然也会在娱乐文化与制度习惯产生效应。而这“效应”所带来的影响,人们应该要重新省思,如何能够超脱固有的价值观与制度体系,不再“去脉络”、“去背景”的关心周遭事物,这才是应有的多元价值体系的展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