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逐抗击新冠疫情赛道 中国疫苗不该“捂紧”数据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科兴公司(Sinovac Biotech)的疫苗已获巴西与土耳其两国认可。(Getty)

当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全球大部分地区的蔓延已呈难以遏制之势,多国政府束手无策,民众焦急待援,新冠疫苗则被视为扭转疫情、挽救生命的唯一希望。美国辉瑞公司(Pfizer)早在2020年11月9日就发布数据称其三期实验性新冠疫苗有效性超过90%,被批不透明的中国疫苗在时隔1个多月后终于传出积极信息。

巴西圣保罗州政府12月25日宣布,当地布坦坦研究所与中国科兴公司合作研发的CoronaVac新冠疫苗达到了使用所需的有效性和安全门槛。当天,土耳其卫生部长(Fahrettin Koca)也作出表态称,中国科兴公司研发的CoronaVac新冠疫苗有效性达91.25%。

其中,巴西的数据未有公开,似乎印证了早前西方媒体对中国疫苗不透明的批评。包括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都曾批评中国疫苗研发的过程缺乏公开、透明。中国科兴原订在12月23日公布实验数据,但科兴在当日以整合来自全球的临床试验数据为由,要求押后公布确切结果数据15天,再度引发争议。尽管此次巴西地方政府为科兴疫苗站台,却仍未提供具体数据,因此外界对其透明度争议应该不会就此平息。

疫苗数据与安全争议

作为第一个揭开和扭转新冠疫情的国家,中国疫苗的研发进程引人注目。早在6月29日,中国康希诺公司(CanSino)就曾发布公告称,其与中国军事科学院联合开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Ad5-nCoV),于6月11日完成II期临床试验揭盲,6月25日获得中国军方颁发军队特需药品批件,有效期1年。公告还称“临床试验数据证实其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及较高的体液免疫及细胞免疫应答水平”。不过,该公司并未披露更多实验信息。

早在8月28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引述中国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高官消息称,该公司正在与多个国家谈判,寻求获得紧急批准在未完成第3期试验之前,使用该公司研发的实验性新冠病毒疫苗。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医生(Dr. Amesh A. Adalja)表示,“将第3期临床试验数据用于指导使用疫苗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有效性确实只能在许多人暴露在病毒中那样的环境中才能测试。而安全性测试也需要对更多人口比例的人群进行研究。”

就此来看,康希诺公司的疫苗使用确实有些操之着急,在缺少三期大规模验证与公开数据的情况下,便向其他国家推出本国产品。鉴于新冠病毒(SARS-CoV-2)能够给民众造成严重的生命威胁,如果不能提供足够的案例数据,难免会引起担忧与排斥。

其实,美国辉瑞公司疫苗的推出也显得十分急切。11月9日辉瑞宣称其有效性超过90%的疫苗,是全球首个公布三期临床数据的新冠疫苗,经济形势与全球舆情一度为之一振。美国《科学》杂志在12月17日评选2020年十大科学突破之时,评价称其“以创纪录的速度开发和测试急需的新冠疫苗”,并将其列在首位。

不过,辉瑞当时并未披露有多少人接受了其疫苗的接种,多少人接种的是安慰剂,其临床试验数据也未在经同行评审的医学期刊上发表。

中国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对此评论称,因为新冠疫情的特殊性,疫苗的研发流程相对简化了,特别是有关长期有效安全性的研究。他还指出,辉瑞疫苗能否完成临床还存在一个潜在问题。因为一旦疫苗获得了FDA紧急授权使用,原本的安慰剂组也可以去使用疫苗,这就意味着安慰剂组不符合原有的入组数据分析标准,目前的临床试验方案可能将不再适用,这或许会对疫苗临床研究过程产生影响。

一位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专家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让我们等待正式数据发表后再来评价有效性吧。我更希望听到临床试验受试者或者监管部门发布的好消息,而不是研发疫苗的企业自己公布的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辉瑞疫苗的有效性数据,确实是由该公司所发布。而目前中国科兴疫苗的有效性,则是来自巴西地方政府与土耳其卫生部的证实。

12月10日,辉瑞公司的合作方拜恩泰科(BioNTech)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正式发表该疫苗临床三期试验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数据研究论文。而在此之前,该疫苗已在英国等4国获批。

安全重于速度

中国科兴疫苗与美国辉瑞疫苗不同。从研发过程看,中国并行推进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重组蛋白疫苗、核酸疫苗、减毒流感疫苗等5条技术路线研发。当前这5条路线都处于三期临床试验阶段。科兴疫苗属于灭活疫苗,康希诺疫苗则属于腺病毒载体疫苗,辉瑞疫苗则是核酸疫苗。

灭活疫苗与腺病毒载体疫苗都是基于传统技术,历经多年考验,安全性较高。辉瑞疫苗采用的核酸疫苗则是一种全新的疫苗,被认为有较高安全性,但技术尚不成熟,此前从未在人类身上注射过,其抗体免疫的持续时间及远期对人体的影响尚不明确。这可能也是该疫苗必须存储在零下70℃左右低温环境的原因。

当然,如果辉瑞疫苗有效性确如其说,而中国的同一类型疫苗仍未有多少进展,将是对美国先进医疗科技的再次证明,也不足为怪。

而以目前中国的研发进展来看,即使落后于美国,也不会落后太多。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认为,中国疫苗在巴西遇到的问题实际上可能会强化一种观念,即中国对疫苗的安全性很重视,“现在说美国赢得了比赛还为时过早”。

其实更重要的是,中美向全球提供了不同的解决方案,而更多的解决方法与不同的解决方案,对于人类共同抗疫来说有益无害。或许是因为各个国家都已对疫情忧心如焚,迫切希望找到解决方法,因此鼓励了不同国家与科研公司之间的竞争。但是对疫苗而言,安全性应该优先于研发速度,经济利益、政治考量与舆论情绪应当让位于科学专业性与技术可行性。不论是中国、美国还是其他国家的疫苗研发,固然需要全力而为,也应当慎之又慎,不宜急功近利,更不能弄虚作假。

公开与透明,会带给公众安全感,以及对疫苗的信任。对于中国医药管理机构和医药公司而言,在埋头科研工作的同时,对关键信息的适当公开也属必要之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