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维吾尔流亡者命运的中土引渡条约现新进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8年7月5日,土耳其反华示威,维吾尔少数族裔和土耳其民族主义者在伊斯坦布尔中国领事馆前集会。(AFP)

在泛突厥主义思想影响下,成千上万流亡土耳其的中国新疆维吾尔人,有可能面临即将被遣返回中国的命运。北京时间12月26日,中国最高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一份与土耳其的“引渡条约”,它允许中国政府依据该协议对土耳其政府发出引渡请求,将滞留在土耳其的“分离主义者”遣返回中国。

尽管这份引渡条约尚未在土耳其大国民议会获得通过,但中国和土耳其的关系能够发展至这一步已经相当不易——须知,中国新疆的分离主义运动之所以在十余年分外活跃,与奉行泛突厥主义意识形态的土耳其的声援和帮助关系匪浅。

“疆独”将失去土耳其的庇护

北京时间12月22日至26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按照既定议程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受委托就提请审议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土耳其共和国引渡条约》的议案作说明,并在26日获得表决通过。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条约程序法》的规定,对于像司法引渡条约等一般性双边条约,“条约和重要协定签署后,由外交部或者国务院有关部门会同外交部,报请国务院审核;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予以批准。”

这意味着,这份2017年5月1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访华时签署的双边条约在北京通过了最后的法定程序。而一旦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也予以批准,那么它将尽快生效,具有法律效力。2019年4月12日埃尔多安已将其提请土耳其议会批准,但因为反对党的杯葛至今未获通过,不过这一僵局可望于近期随着中土关系的改善而结束。

这份由时任土耳其司法部长博兹达(BekirBozdağ)和中国外长王毅共同签署的引渡框架条约共计22条。它规定,引渡请求只有在满足“根据双方法律,对于该犯罪均可判处1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更重的刑罚”以及“被请求引渡人尚未服完的刑期至少为6个月”时才能获准,同时不必考虑该案犯同一行为是否罪名一样——这符合一般的国际通行引渡条约规定。

同时,它当然也明确不应引渡的各种情形,比如纯粹因为政治或者军事的理由,或者基于被请求引渡人的种族、性别、宗教、国籍或者政治见解,以及已经获得被请求方政治庇护的情形——这同样符合国际通行惯例。

不过,即使如此,土耳其议会的反对声音在过去一年多时间内一直认为这将导致流亡土耳其的新疆“政治难民”失去应有的保护,这无异于抛弃他们的同族,因此阻止议会批准该条约。

土耳其一直是国际泛突厥主义思想的主要阵地,这在1949年中共建政以前东突势力逃亡土耳其便可见一斑。随着1980年代中国政治空气趋于宽松,原本被压制的民族矛盾和宗教问题(主要是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重新浮现,并通过与外界的联系和中东伊斯兰恐怖主义运动发生了共振。

大约从1990年代开始,中国新疆的分离主义者制造越来越多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而土耳其在国际社会上则以同属突厥人的姿态——这种泛突厥主义思想本身是虚假,予以声援,指责中国政府的民族政策是一种“政治迫害”。为此,土耳其为那些寻求离开中国的新疆维吾尔族提供政治庇护,甚至主动通过东南亚的驻外机构积极吸引他们定居土耳其。成千上万的新疆维吾尔人在土耳其泛突厥主义思想的影响下通过各种途径汹涌进入土耳其,在伊斯坦布尔等城市形成了不同的聚集区。2009年,土耳其官方曾公开声称至少5万新疆人在土耳其生活,而近年的数据更认为这一数字为至少30万。

事实上,由于中土引渡条约并未生效,中国政府只能依据中土两国1992年签署的《中国和土耳其关于民事、商事和刑事司法协助的协定》——2020年5月份媒体曝光中国据此向土耳其政府发出司法协助请求即是以此为依据。据当时媒体报道,随着土耳其与中国的关系密切,土耳其一方面公开表示不会引渡新疆维吾尔族流亡者回中国,但另一方面通过第三国——近年被曝光是塔吉克斯坦——中国与之同样有引渡条约,将滞留者“遣送”回国。

有消息称,目前土耳其境内监狱约有近千名新疆流亡者服刑,而如果双方“议会”批准这份引渡条约,将大大扫清土耳其遣返新疆流亡者的法律障碍。

埃尔多安的转变

中国和土耳其关系跨过这一步,绝非易事。这倒不仅仅是土耳其对东突的“同情”,同时也在埃尔多安本人身上。

埃尔多安近年与中国的频繁互动,详见下图:

+2

连任三届政府总理和两届总统的埃尔多安被公认为是一个具有新奥斯曼主义和民族保守主义倾向的土耳其政治强人,对中国新疆维吾尔人抱持其固有的同情态度,也因此中土关系经常处于紧张状态。在过去相当长时期内,埃尔多安本人的公开喊话曾一再激怒北京。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事件爆发,时任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公开指责北京制造“种族灭绝”,遭到北京激烈抗议。

2012年,埃尔多安首次以总理身份访华,当时是土耳其总理27年来首次访华。2015年7月,他首次以总统身份访华。此后,埃尔多安分别在2016年9月、2017年5月、2019年7月访问中国。事实上,2014年埃尔多安当选土耳其总统后,其在对华关系的处理上开始发生转变,两国关系开始缓和,尤其是在欧美国家就库尔德问题施压土耳其、2016年针对埃尔多安的未遂军事政变以及美国调整中东战略后,埃尔多安对欧美(包括北约)的不信任越发明显。

此外,当土耳其近年遭遇经济困境,里拉大幅贬值的时候,正在推行“一带一路”倡议的中国成为仅有的能够对土耳其提供“帮助”的国家之一。这一切促使埃尔多安在经济上选择“东向”。中国和土耳其之间的引渡条约正是在2017年5月份埃尔多安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会面时签署的。当时,埃尔多安出席了在北京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两国元首共同见证了司法(引渡条约)、交通、文化等领域合作文件的签署”。

在此背景下,中土关系的确在不断加强,尤其是在经贸关系。2019年7月埃尔多安对中国进行为期一天的“旋风式”访问。当时,埃尔多安罕见地在中国媒体《环球时报》英文版发表文章《土耳其和中国对未来怀有共同愿景》,将土耳其“中部走廊”计划与“一带一路”联系起来,称中国与土耳其确定了一个目标——双边贸易额翻一番增长至500亿美元,“接下来,我们还希望在更加平衡、可持续的基础上,这个数字能增加到1,000亿美元”。

随着中土关系的密切,埃尔多安很难不降低在新疆问题上的调门。2019年当西方媒体对中国在新疆的去极端化政策做出中国政府拘禁百万新疆人进入“集中营”的解读时,尽管土耳其外长查武什奥卢(Mevlut Cavusoglu)公开加入了反华“合唱”,但是埃尔多安则公开声称新疆人正在幸福地生活。

巧合的是,正当北京批准中土之间的引渡条约时,中国国产疫苗正在运往土耳其的路上,这让深受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冲击的土耳其成为全球少数率先获得中国疫苗的国家之一。据称,中国早在9月份便获得了土耳其的授权,在土耳其开展中国疫苗第三期试验。直到11月底,北京与安卡拉达成了由中国科兴生物技术公司(Sinovac Biotech)提供5,000万剂疫苗的协议。12月14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与土耳其外长查武什奥卢(Mevlut Cavusoglu)通电话。双方不仅确定紧急采购中国新肺炎疫苗的内容,还就反对将反恐问题政治化、工具化和在反恐问题上搞“双重标准”等进行交流,而恰武什奥卢当面向中国作出保证,“土方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本文原刊于香港01,文字略有编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