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观察站:重新设定资本角色 习近平的社会主义新范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资本与政治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核心议题,越是在社会转型时期越能彰显这个议题的核心地位。毛泽东时代通过建构资本与政治的基本伦理关系奠定了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框架体系,邓小平时代通过调整这对关系开创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如今,如何定义这对关系成为习近平时代重建中国社会秩序的关键命题。

在2020年12月11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提出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随后举行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其写进了会议通报,并且表示“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此前,中国监管部门相继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等规定,对资本在互联网数字经济领域的扩张行为进行限制性规范。中宣部副部长、国新办主任徐麟也提出要“防范资本控制舆论”。在习近平越来越清晰的社会主义蓝图下,“资本”正越来越频繁地成为高层政治议题并进入媒体视界。

2020年12月18日,习近平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新华社)

资本的正反面

为什么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如此重视资本的角色?为什么从毛泽东、邓小平到习近平都如此注重资本与政治的关系,并将重构二者关系作为重建社会秩序、实现领导人政治理想的必由之路?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从马克思主义(Marxism)的经典著作入手,并深入结合中国的历史与政治文化传统才能解释清楚。

从理论层面,马克思(Karl Marx)在《共产党宣言》中表示,资本主义“不到一百年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对资本在促进生产力发展上的正面意义不吝赞美;同时他又在《资本论》中一针见血地指出“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并对资本对社会异化进行了深入透彻的批判性分析。这看似矛盾、实质上却是高度辩证统一的论述,构成了社会主义中国对资本价值认识的理论基础,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莫不如此。

除此之外,中国还有自己更特殊的历史文化传承。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单一制、中央集权大一统传统的国家,作为一股可能对中央集权构成挑战的力量,资本一直是被严厉规范的对象。中国历来在社会治理中就比较重视节制资本,主张重农抑商。因此,就算没有马克思所说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在过去几千年的社会更迭变化中,中国人也早已有遏制资本这头“怪兽”无序扩张的悠久传统,因此资本在中国根本不可能有肆意作为的土壤。

习近平的新范式

有志重新定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习近平必一直在设法调节“资本”与“社会主义”之间的张力。一方面,他高调强调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地位”,“鼓励和发挥企业家作用”。另一方面,习近平不断强化社会主义导向,严厉警告各级官员要“严格自律,要注重防范被利益集团围猎”,让资本在法律框架内活动,以更好地发挥促进生产力、建设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目标的积极作用,同时又避免资本劫持政治偏离社会主义方向走向寡头政治。

要注意的是,与中国古代抑制商人不同,更与毛泽东时代“以阶级斗争为纲”不同。习近平对资本的整顿和防范绝不是否认资本的合理性,也不是否认资本家阶层。习近平的这套社会主义治理范式扎根于中国过去七十多年正反两面的社会实践,既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思想对资本阴暗面的批评,又是对中国古代思想片面重农抑商和毛泽东时代教条化理解资本的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的超越,正在形成一套新的论述与治理体系。 【点击订阅 查看全文】

【上文节录自第65期《多维CN》(2021年1月刊)精粹栏目《观察站:重新设定资本角色 习近平的社会主义新范式》。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道和独家解析。】

请留意065期《多维CN》、062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