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红色特工”之女 熊蕾指新冠病毒与美国有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熊蕾曾表示,大陆现在有些媒体,就是在不由自主地砸自己国家的锅。(微博@太行山2014)

新冠肺炎(COVID-19)持续蔓延,病毒源头至今未查明之际,大陆网络流传一篇中共长期潜伏国民党情报特工熊向晖之女、新华社中国特稿社副社长熊蕾撰写的文章质疑,美国与2003年非典(SARS)及去年武汉爆发新冠疫情有关。

这篇题为《我始终对新冠病毒(SARS-CoV-2)的来源持有怀疑,不吐不快》的文章,罗列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长期在安徽搜集民众的生物资料,质疑美国与SARS及武汉新冠肺炎的爆发有关。

文章首先列出上世纪90年代,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担任副教授的徐希平曾在安徽进行基因样本采集。研究由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出资。徐希平获得9个资助的项目,全部涉及在安徽采集基因样本。熊蕾指,当时实际进行的项目是政府批准数量的3倍,其中两项是与呼吸系统有关系。2002年,美方公布的调查是15个项目,是中国政府批准数量的5倍。

熊蕾再列出后来对研究的种种调查工作,甚至美国当局的报告,认定“徐希平所主持的12个人类基因研究项目,在生命伦理、监督管理和确保参与者的安全等多方面,存在‘广泛而严重’的违规”。熊蕾认为,除了涉及项目的参与者,涉及的机构亦有负责,应被追究。

熊蕾随之后提出2003年SARS爆发后,一名生物学家曾对她表示:“SARS不是一场生物战,但是它完全达到了生物战的效果……病毒的针对性太强了,感染者绝大多数是以中国人为主的亚裔。”

熊蕾现任新华社中国特稿社副社长,是红色后代。(微博@昆仑策研究院)

熊蕾再引述中国学者童增在SARS疫情后的著作《最后一道防线》,提出SARS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熊蕾提出:“如果美国可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炸中国的大使馆,童增和我们为甚么不可以对非典的来源提出怀疑?”惟过去研究指出,研究人员从野味市场上的果子狸体内,检测到了SARS病毒。

新冠肺炎与SARS一样都是主要针对呼吸系统,熊蕾重提“想想哈佛拿走了我们多少哮喘病基因的样本”,之后又反驳美国之前的指控:“中国拿过哪个国家的基因样本?所以美国说新冠病毒是我们武汉的生物实验室制造的,简直就是笑话。”

对于疫情全球大爆发,熊蕾解释:“那可以说它失控了,有人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病毒没有按照既定的剧本演……而中国有了SARS的教训,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极致,成功抗击了疫情。而那些玩火的人,本来想隔岸观火,根本没有防备。结果引火烧身。”

熊向晖所著书籍《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微博@只会哈哈哈的君子一诺)

熊蕾继而再将SARS和新冠肺炎使用的药物,包括达菲(Tamiflu)和瑞德西韦(Remdesivir),药厂都是有美国背景,“他们怎么那么有先见之明呢?这里要是没有猫腻(不合常理的问题),那真是活见鬼了”。

大陆公开资料显示,熊蕾现任新华社中国特稿社副社长、高级编辑,中国人权研究会常务理事,首都女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会长。她父亲更是曾被毛泽东形容“一人可顶几个师”的中共情报员熊向晖。

2020年3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暗示是美国军人于2019年10月在武汉参加军运会时,把病毒带到武汉。此事后来引发中美外交口水战。美国特朗普政府更以“中国病毒”代替新冠病毒回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