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新作电影被抵制下架 中国影视抄袭风气何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底,琼瑶、王小平、高群书等等超过100名的影视编剧、导演、制片、小说家,在微博发布联名公开信,抵制有抄袭行为的编剧和导演于正和郭敬明。事件风波在2021年继续扩大,郭敬明自编自导的电影《晴雅集》已经于1月4日在中国多地院线被下架,距离上线才只有10日。

《晴雅集》改编自日本知名小说家梦枕獏的代表系列作《阴阳师》,主角名字和设定都和原作雷同,只是把场景改成了古代中国。虽然上映后观众反应大致良好,但是也被批评抄袭漫威的《奇异博士》,包括特效设计、场景设计、动作设计等等。

目前在“猫眼电影”等等中国电影门户网站上,《晴雅集》已经从“上映中”列表里面消失,也已经无法线上购票。《晴雅集》投资超过3亿元人民币,上线10日票房已经来到了4.3亿元人民币,原本收益前景看好,但在院线下架后很可能反而会惨亏,而原本预定的下集《泷夜曲》也会出现变数。

郭敬明长期下来都受到抄袭的指控。2003年,女作家庄羽提告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自己的《圈里圈外》,于2006年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郭敬明抄袭,并赔偿20万元。2020年12月31日,在被影剧创作圈联名抵制后,郭敬明在微博上第一次向庄羽道歉,表示:“年少轻狂的虚荣和抗拒让我选择了逃避道歉......当时自己一度很反抗,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另外,郭敬明的成名作《幻城》也被批评是“抄袭大作”,有大量内容和日本漫画《圣传》雷同,包括和标题同名的“幻城”的设计、主要角色的人设和身世、剧情转折点、反派的人设和阴谋、最后结局等等。另外的抄袭对象还包括《圣传》作者团体“CLAMP”的其他作品,甚至包括已故武侠小说作家古龙的《陆小凤传奇》系列。

郭敬明的其他作品《夏至未至》、《悲伤逆流成河》、《爵迹》、《小时代》等等也都被指控抄袭其他小说、电影或漫画内容。另一名被联名信公开抵制的于正,也于2014年被作家琼瑶起诉影剧《宫锁连城》抄袭自己的《梅花烙》,并被法院判决《宫锁连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编权,于正必须公开赔礼道歉和赔偿。

于正和郭敬明同时于2020年12月31日发布微博道歉:“关于《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我诚挚地向琼瑶老师道歉!”于正表示,他忽略了琼瑶和社会公众都需要通过一个公开的道歉来看到悔过的诚意,并用了六年正视了这个错误:“我知道错了。”

因为郭敬明和于正的“抄袭”都不是1年、2年的事情,甚至还遭到了法院的判决,但他们还是在整个中国影剧创作圈内长期活跃,这个事实长期被认为打击了中国原创IP的发展,所以这次的联名抵制公开信,被认为会对整个中国创作环境产生良性影响。

不过,在抵制名单中,被发现还是有不少人也同样被质疑过“抄袭”。事实上,“抄袭”在中国创作环境内是这么普遍,甚至还产生了“B抄袭A、C抄袭B,B告了C、A在旁边啃瓜子看戏”的知名笑话,或是“你抄袭我抄袭他”、“被你抄袭前我也忘了我是抄袭他”的荒谬戏码。

中国虽然有《著作权法》的保护,规定抄袭、侵权者必须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和五百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等等。但是中国地广人稠,创作者有时抱着侥幸心态,或是认为抄袭海外作品不会被发现、就算被发现也因为跨国诉讼的困难而不会被追究。

例如电影《少年的你》就被批评抄袭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嫌疑犯X的献身》等等作品;目前正在上映的《沐浴之王》也被质疑抄袭韩国漫画《沐浴之神》;曾经火热的《后宫甄嬛传》原作小说被指控文句抄袭、改写自10多部作品;联名抵制抄袭的汪海林,也被翻出过去编剧的《一起来看流星雨》和台剧《流星花园》高度雷同等等。

但是最近因为中国加入越来越多的国际协定,受到影响,版权意识也开始抬头,例如2020年翻拍日本漫画作品《棋魂》真人影视版,就和日方买下版权,并且也受到日方的授权限制,例如主角的服装必须和漫画版相同等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