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特朗普时代的中美攻防 北京“合纵连横”占得先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2月30日,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这于美国而言并非利好消息。(Reuters)

在2020年的倒数第二天,广泛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欧投资协定》正式达成。这份历经7年艰难谈判而达成的协议,让准备寻求修复盟友关系的、即将上台的拜登(Joe Biden)团队感到了不安。

相较于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特立独行,以“美国优先”不断退群招致盟友的不满,拜登倾向于平衡和修复与传统盟友的紧张关系,但《中欧投资协定》似乎让中国在中美之间“争取第三方”的对决中占得先机。

拜登在竞选美国总统时表示,他将支持美国同盟,特朗普已经严重破坏了这些同盟,他还提出要建立反对中国的统一战线。在中美走向全面对抗的局势之下,欧盟自然是中美共同的“拉拢”对象。

中国与欧盟达成投资协定,无疑让拜登建立“反对中国的统一战线”意图受到影响。在此之前,中国已与亚太地区14个国家达成贸易协定,还承诺与其他国家一道应对全球变暖减少碳排放,美国媒体《纽约时报》认为,“美国遏制中国面临困难”。这被认为是中国在外交上的一大胜利。

《中欧投资协定》签署背后,是中国重要性的体现,在中美竞合中这一点至关重要,彼此利益的交融和相互依赖,是中国能够与世界各国进一步合作的基础。这对于选择遏制和打压中国政策的美国而言,自然不是利好。美国政界感到不安和“震惊”,也在情理之中。

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视频会议现场:

+3
+2

《南华早报》12月31日报道,拜登过渡团队一名发言人30日对此回应声称:“拜登政府期待与欧盟进行磋商,以协调一致的方式应对中国‘不公平’的经济行为和其他重要挑战。”而特朗普政府的副国安顾问波廷杰30日向“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称:“欧盟正致力于在美国新政府上台前夕达成一项新的投资协定,美国两党和政府领导人对此感到困惑和震惊。”

在中美竞合关系中,争取第三方至关重要,对处于守势的中国而言,即便无法让第三方站在自己一边,若能实现第三方不站在强大的对手——美国一边,实际上也是一种胜利。《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无疑让欧盟这个举足轻重的角色,不至于轻易的站在美国一边。

特朗普的高调反华和关税大棒,使得欧盟各国一度不得不选边美国,加入对中国的“贸易战”,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的进程也因此受到影响。这使得欧盟自身的保护主义倾向抬头,欧盟的部分成员国开始收紧了外资审查口径。为此,欧洲一度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经济急转直下,产业萎缩、投资低迷、欧元利率下滑、失业增加,特别是在2020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压力下,欧盟国家重新清醒地认识到与中国合作的重要性。中欧之间巨大且快速增长的经贸往来,早已使得中欧经济形成了相互依靠的格局。

中国的政治家善于从历史汲取养分,相信也深刻理解发源于战国时期的“合纵连横”战略思想,对于一个国家图存争强的重要性;建立统一战线更是被中共认定为“三大法宝”之一。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期,奠定中国大一统局面的秦国,就是通过“连横”瓦解了其他六国的“合纵”,最终建立中国第一个大一统的政权秦王朝,目前中国正在热播的、争议不断的电视剧《大秦赋》就是对这段历史的演绎。中共历史上,通过建立统一战线,中共赢得了更广泛的支持,最终在中国建立并获得国际承认的社会主义政权。

在明确底线与核心利益的前提下,避免对抗,拒绝脱钩,保持合作,放弃零和,通过对话而非对抗性动作,来处理中美关系,这是北京管控中美紧张的关系核心思路。在中美对抗的大背景下,争取第三方以形成有利于自己的局面,是北京的自然选择,“合纵连横”策略有助于中国化解中美对抗的危局。

当然,一份《中欧投资协定》并不能将欧盟与中国捆绑到一起,但中国至少在中美竞合关系天秤自己的一端增加了砝码,使局势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拜登时代的中美将如何继续过招,需拭目以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