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投资协定下“中国特色”已越来越清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如果回想过去一年多中国与欧盟各国的关系,“风平浪静”这一词绝对不适用,常看新闻的人可能还记得一些历史事件。

2019年3月,习近平在法国会见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时任欧盟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那时已有欧洲媒体用“制度性的对手”(systemic rival)来描述中国与欧盟的关系。2019年一整年,因为香港,欧美对中国的炮声没有停止,2020年港版国安法通过后“制裁中国”之声又来到高峰。

2020年7月,中欧举行第31轮中欧投资协定谈判,那时中国商务部说“取得积极进展”,然而港版国安法裂痕还在,西方媒体少谈此事。2020年9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访问欧洲诸国,这一行被许多媒体形容为“受挫”——因为德、法等国在人权议题上与中国唇枪舌剑。

12月30日,中德法三国领导人、欧洲理事会主席及欧盟领导者共同举行视频会谈,宣布原则上完成中欧投资协定。正式签署这份投资协定的时间,预计在2021年下半年。

无法说中欧投资协定的谈妥就等于中国与欧盟未来一切祥和,但显然“搁置政治争议,共谋经济前景”,是政治体制、意识形态都不同的中西方,最大的默契。

2020年12月30日,习近平同德国、法国、欧盟领导人举行视频会晤,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新华社)

继与亚洲诸国的RCEP后,中国与欧盟达成了投资协定,对于西方传统民主世界的冲击,后者远比RCEP来得大。对于西方世界而言,RCEP主要由东南亚国家组成,协议内容主要是货物更加畅行无阻、投资更便利、科技合作等,受限于东南亚各国的发展,没有什么人权之争或是劳工权益之争。

中欧投资协定,于西方媒体而言,更是人权之争的另一战场,而今日这一战场“中国胜利了”——这一说法本身就是荒谬的。人人都知道中欧之间的经贸数字巨大,然双方相互的投资额相比远不及,有待开发,这是最根本的互惠互利,更是最根本的现实议题。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欧盟各国的议员们在吵政治、吵人权,而欧州商会(Eurochambres)和企业家则在政治界各种斡旋,极力促成。

若回首一下,中欧投资协定,在提出之时就一再被否定,认为无法谈成;到了今天,仍被说“谈成了前景也不乐观”。而RCEP何尝不是从2011年开始,中间一再不被看好,而后签署?若以“政治体制对立”等理由,就认为这是中西方无法合作、注定对立,这是流于表象。

从2019年香港风波看到今日,可以发现中国在应对外界之时,已有越来越清晰的样貌。

其一,划定主权红线的同时,强调共同寻求发展。中欧投资协定对于中国产业升级有裨益,而对于欧州企业之利更不用说,搁置政治争端与非必要的口水战(如香港),找到共同利益。

其二,不论是一带一路、RCEP还是中欧投资协定,中国不光只在“发展中国家”布局,与西方各国虽有龃龉,但未来关系仍可期。后续中国与欧盟正式签订投资协定后,未来进一步的自由贸易协定也可能。这无疑打破了过去二十年“中国在国际布局上只能跟亚非拉国家一队,以抗西方”之固有想法。

其三,纵使美国在最后阻拦,中国与欧盟仍谈判完成。对照中国官媒在过去一年多来不断表明“当前国际形势下,中欧加强团结合作对中欧双方有利,也对世界有利”、“美国一些政客肆意推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破坏自由贸易秩序”。

中欧投资协定,更使中国认为大方向是正确的。纵使中美贸易战,各国在经贸上仍看好与中国的合作。

若美国所强调的“与中国脱钩”连对欧盟都难以成真,何况其余世界各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