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制度反腐专家:死刑背后 赖小民是谁的监督对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高压反腐之下,依然会有赖小民这样的案例出现,其中原因值得深思。

中共打击贪腐的最新标志性案例是判处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死刑。除了刷新个人贪腐金额纪录,法院判决中还特别提到其大部分罪行都发生在中共十八大之后,“属于典型的不收敛、不收手、顶风作案”。众所周知,中共在十八大后“高压打虎拍蝇”、密织制度牢笼,但还是会有赖小民这样的人出现,说明肯定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反腐的制度设计仍然存在严重漏洞,高压反腐还未能对像赖小民这样的官员产生有效震慑效应。而本文作者——中国制度反腐专家、原中共中央纪委政策法规室主任、原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则指出,“赖小民们”不断出现,深层原因是围绕在权力身边的环境土壤出了问题,对权力的监督出了问题。

十年间贪腐金额高达17.88亿元人民币,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一审被判处死刑。此案从立案曝光,到审理判决,一直是中国亿万网民关注的热点和焦点。

据不完全统计,离赖小民案最近的贪腐官员被执行死刑,还要追溯到十年前:原杭州副市长许迈永与原苏州市副市长姜人杰均于2011年7月19日上午被执行死刑。

再将镜头回放到40年前:1981年,攀枝花冶金矿山公司三井巷工程公司会计青素琼,贪污国家基本建设拨款26万余元人民币,创造当时中国个人“贪污单打冠军”的纪录,被四川省渡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此案结束时,有位很有水平的领导,说了句很有水平的话:“问题不在于她捞了多少,而在于她是如何捞走的?”

40年过去了,中国国内几乎所有的党委、人大、政府、政协,以及监督、司法机关和新闻媒体的工作,都停留于“捞了多少”的兴趣上,对于其是“如何捞走的”,却基本上没有兴趣,即使有兴趣也无法破题!

于是,“纪录”很快突破了26万元,紧接着260万元、2,600万元、两亿六千万元……也很快突破!估计26亿元或许已经被突破,或者正在突破的路上!

根据一审判决的情况看,赖小民的经济犯罪分两类:

一类属于受贿索贿,共计折合人民币17.88亿余元。

经审理查明,2008年至2018年,被告人赖小民利用担任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原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党委副书记、总裁,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华融湘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获得融资、承揽工程、合作经营、调动工作以及职务提拔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索取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88亿余元。其中1.04亿余元尚未实际取得,属于犯罪未遂。

另一类属于贪污,共计人民币2,513万余元。

2009年底至2018年1月,赖小民利用担任原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党委副书记、总裁,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华融湘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伙同特定关系人侵吞、套取单位公共资金共计人民币2,513万余元。

点击大图观看赖小民创纪录的贪腐罪行⇩

+10
+9
+8

中共十八大以来,本着“少杀慎杀”的原则,因严重经济犯罪而被判死刑的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到目前公布了两人。

一个是张中生,山西省吕梁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副市长。1997年至2013年,张中生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4亿余元。张中生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其对折合人民币共计1.3亿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在张中生的十八起受贿犯罪事实中,有两起受贿犯罪数额均在人民币2亿元以上,张中生还主动向他人索取贿赂人民币8,868万余元。且案发后尚有赃款人民币3亿余元未退缴,张中生犯罪情节属于特别严重。2018年3月28日,经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9年5月,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张中生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张中生成为了中共十八大后首位被判死刑未予缓刑的贪官。(编者注:张中生被执行死刑的具体日期,中国官媒并未公开报道。在张中生案之前,上一个被公开通报已执行死刑的中国高官是原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原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厅长赵黎平,不过他的主要罪名是故意杀人,这或许是本文作者未将其列入“贪官”范畴的原因。根据法院判决,赵黎平的犯罪事实亦涉及受贿:担任内蒙古公安厅长期间“在企业经营、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人民币2,368万元”。赵黎平于2017年5月26日被执行死刑。)

另一个就是赖小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赖小民的行为构成受贿罪、贪污罪、重婚罪。赖小民受贿犯罪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主观恶性极深。在二十二起受贿犯罪事实中,有三起受贿犯罪数额分别在2亿元、4亿元、6亿元以上,另有六起受贿犯罪数额均在4,000万元以上。

同时,赖小民具有主动向他人索取贿赂和为他人职务调整、提拔提供帮助收受他人财物等从重处罚情节。赖小民大部分犯罪行为均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之后,属于典型的不收敛、不收手、顶风作案,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

聪明的人不是不犯错误,而是同样的错误不犯两次。如果同样的错误,不但再一、再二、再三地犯,而且成千上万的人在犯,甚至权力越大、职位越高的人,犯错乃至犯罪的几率却越高……

在肯定存在人的问题的同时,难道以俄为师,沿用至今的苏联模式,其选人机制、监督体制、权力结构制度,不应该认真反思并坚决摈弃吗?

从张中生到赖小民,有很多不同,更有很多相同!而最大并关键的共同点,一是他们都握有实权,二是他们都能轻易摆脱监督!中国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中央纪委拍摄的专题片《全面监督》(二)中,即使受审查期间,赖小民仍能气定神闲地说道:“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多年培养的“一把手”气场,仍如此强大!

赖小民判处死刑了,谁考察的他,谁培养的他,谁提拔的他,谁在监督他?

在长达十年——3650天的日子里,赖小民受贿17.88亿元人民币——不是1,788元!

赖小民身边的同事,上面的组织和领导,下面的干部和群众,左右的监督机关,金融系统和党报党刊媒体记者的耳目,都到哪儿去了?

是听不见,还是看不见?或是听见了却不能说,看见了却不敢讲!

提出这些问题,不是要追究什么人的责任,更不是要查处谁的问题!

而是要认认真真回答40年前的老问题:“问题不在于捞了多少,而在于是如何捞走的?”

只有认真回答这个老问题,才有可能避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乃至第N个赖小民!

(本文作者李永忠系中国制度反腐专家、原中共中央纪委政策法规室主任、原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