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员工被辞退 互联网大厂员工权益问题引争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前拼多多王姓员工在多个社交媒体发声,称自己因发布了一张同事被抬上救护车的照片而被拼多多开除,该事件让拼多多再陷舆论风波。(微博@王太虚wray)

1月10日,一名王姓前中国社交电商平台拼多多员工在各大社交网站上传了一段15分钟视频,在视频中他声称自己因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发布了一张在公司楼下看到同事被抬上救护车的照片遭遇公司暴力解雇,将矛头对准近日来深陷舆论风波的拼多多。

随后,1月11日上午9时许,拼多多发表官方声明指出,该员工被解约的原因并非是因在脉脉发布的“救护车照片”,而是公司事后调查发现王某多次在该匿名社区发布带有显著恶意的“极端言论”,违反了员工手册中双方约定的行为规范,于是决定与其解约,此事件再度上升为舆论场热议话题。

且不论究竟此事到底以哪种方式收场,人们仍需要接受一个既定的客观事实,即中国社会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不对等的劳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中国企业把日益增长的负担转接到员工身上。在强大的商业外表之下,“加班文化”的恶性泛滥,本质是缺少了文明的内核,以及对个体生命的漠视。当然,值得注意的是,在企业狼性文化的盛行与员工个人意识的崛起两者碰撞之中,受其背后的社会影响因素,彼此之间的摩擦与扞格在短时间内难以消除。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过去一年财富增长850亿元人民币,以2,200亿元蝉联80后白手起家首富,但企业快速发展,缺少文明的支撑亦让拼多多成为众矢之的。﹙视觉中国﹚

社会快速发展的后遗症

近段时间以来,拼多多因“加班文化”一直在网络上有着居高不下的讨论度。2020年12月29日,一名供职于拼多多旗下新疆地区多多买菜业务部门的女员工,在凌晨1点半下班路上猝死;2021年1月9日,拼多多发布通报称,一名拼多多技术开发工程师在长沙家中跳楼身亡;1月10日,一位拼多多员工看到同事被抬上救护车,随即匿名发布“第二位拼多多猛士倒下了”的照片被公司辞退,在网络上引起广泛关注。

拼多多近期的种种行径,使之陷入舆论谴责中,“猝死”、“跳楼”、“救护车”这些词不禁让人联想到一个或许快要被遗忘的名字——富士康。10年前,富士康连续发生的14起跳楼事件,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正是源于畸形的加班制度,过度的工作时长,无形之中导致员工精神压力过大,最终酿成悲剧。与此同时,“血汗工厂”一词也由此进入大众的视野。

根据美国劳工协会(Fair Labor Association)的采样调查显示,富士康工人平均每周工作时长超过60个小时,一个月加班超过36个小时,基本处于“睁眼工作,闭眼睡觉”的状态。工人每天正常工作8个小时,每个月能拿到底薪900元人民币,而如果想要赚的更多,只能通过加班来获取额外的收入,看似主动的加班,实则是打工一族被动的无奈。

10年前,富士康的“跳楼门”,到现如今频发的“过劳死”,无不映射出中国在对“过劳死亡”的劳动者保护机制的缺失,从实施到补偿,尽显劳动者的无力。

劳动者求助无门的无力感

目光回到拼多多上,以拼多多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在与员工签署合约之前,会聘用强大的律师团队斟酌合约条款,最大限度地规避劳动法的追责,对比劳动者的“势单力薄”,一定程度上都会出现劳动者求助无门的情况。

同时,中国的工会无法发挥为员工争取合法权益的作用导致劳资关系愈发失衡。中国工会有保护工人、职员群众利益,监督行政方面或资方切实执行政府法令所规定之劳动保护、劳动保险、工资支付标准、工厂卫生与技术安全规则及其他有关之指令等,并进行改善工人、职员的物质生活与文化生活的各种设施之职责。

然而,中国的工会制度与普通民众距离较远,因此,很大程度上,原本为劳动者服务的中国工会,无法真正做到保护职工的职责。其背后原因很大程度上反映中国社会关系并未与经济取得同步发展,进而导致形成社会上长期劳资关系的不平衡。

无奈的是,此类事件频繁被爆出之后,看不到政府、企业、社会对过劳现实的反思,看不到对劳动者身心健康的体恤以及对下一个悲剧的防范,反倒是“畸形加班现象在一些地方愈演愈烈,一些人宣扬的所谓奋斗观正严重走偏变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