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观察|警惕特朗普的“空头支票”给台海埋下战争种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取消台美之间的所有官方交往限制,引发台海两岸的广泛关注。(AP)

与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一样,仅剩8天任期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1月9日宣布撤销美国与台湾官员交往的“自设限制”。这是特朗普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疯狂”举动一部分。此前,美台军政对话视频会议刚刚举行,美国国务院还宣布将安排驻联合国大使访问台湾。

蓬佩奥说,为了安抚北京、几十年来国务院单方面限制美国官员和台湾窗口的来往,他表示,将即刻取消这些内规、过往所有限制美台关系的准则即起失效,他强调“美台关系没有必要、也不应受到官僚机构自我限制的束缚”。

对于“疯狂”的特朗普政府而言,上述举动并不令人惊讶。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持续狂打“台湾牌”,特别是在过去一年,美国不断在台海提升军事存在的同时,包括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和美国副国务卿克拉奇(Keith Krach)两位政治人物的访台,也打破了过去很多年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默契。

阿扎是6年来首次访台的白宫内阁官员,克拉奇是1979年中美建交和美台断交以来访问台湾最高级别官员。甚至,一度传出蓬佩奥可能在任期结束前访问台湾,虽然蓬佩奥对此予以否认,但美台关系的变局已然显现。

多维新闻此前的文章曾指出,面对美国对台湾不断的政治和军事上的投入,台湾当局自然是越来越靠向美国,台湾已经或主动或被动地被摆上了中美之间世纪对决的牌桌,成为中美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博弈的棋子。而随着中美双方在台海筹码的增加,一旦台海危险的平衡打破,台湾随时可能演变成为战场。

对于特朗普的“最后疯狂”,台湾民进党当局自然欢笑相迎,蔡英文推文称此乃“台美合作伙伴关系中的重要里程碑”。台湾驻美代表处表示,这充分反映台美关系的强劲与深度;台总统府发言人也说,这项声明充分反映台美坚实的伙伴关系;台外交部长吴钊燮则称,台美将持续在未来继续合作,确保台湾成为世界一股良善的力量。

“确保台湾成为世界一股良善的力量”,在很多人看来,吴钊燮同样“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台湾政治人物对于台海上空弥漫着的危险味道的漠然和无视。两岸政治目前已经零互动,如果台湾当局继续铤而走险,不排除最终触碰北京的红线,台海爆发军事冲突并非没有可能。但现实可能是,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而蔡英文等台湾政治人物,恰恰就是那一些“装睡的人”。

蓬佩奥爆炸性的发言都落得稍纵即逝的下场,台湾前途的冷冽真相已在眼前,那便是就算独立,也无人承认。图为蔡英文与赖清德2020年11月9日在台湾总统府主持新任政务人员宣誓典礼。(中央社)

特朗普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最后疯狂”,无疑为台海埋下了战争的种子,换句话说,也埋下了大陆武统台湾的种子。多维新闻在此前文章《战争并非虚言 北京选择武统的三种情形》就曾剖析触发大陆武统的三大条件:

第一个触发条件是: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也就是说,一旦台湾独立事实发生,北京将对台采取武力手段。第二个条件是: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是武统的另一个触发条件。在和平统一没有希望的时候,北京将采取武力手段统一台湾。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因为,于北京而言,台湾是中国不可触碰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红线。在两岸分治70年的大多数时间里——除了毛泽东时代前期,大陆方面一直寄希望于实现台湾的和平统一,但中共历代领导人并未放弃武统选项。没有哪一届政府愿意背负“丧权辱国”的千古骂名,在这个问题上,北京会不惜一战。

于美国而言,台湾是遏制中国崛起的重要棋子,是其国家核心利益和全球战略利益的延伸。作为冷战后全球的唯一超级大国,维系自身领导地位及其所建立的权力体系,是美国的“ 国家核心利益和国际战略目标” ,其中关键就是防止出现一个足以对美国全球地位发起挑战的新兴地缘政治强国,社会主义的中国首当其冲。而台湾便是美国捏在手中的这颗棋子。

但棋子终究是棋子,美国人是否愿意为台湾和中国大陆开战,恐怕没有人能够给出肯定答案。关于这个问题,北京学者、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唐永红就认为,大陆若动武,美国必弃台。毕竟,台湾并非美国的核心利益,可以弃而不顾,可以随时抛弃。

持这一观点的可能不在少数。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也曾指出,北京的攻台战略是“首战即终战”,一旦发动战争就要在很短时间内打完,让台湾没机会等美军来支援,且现在美军根本就不可能来,做总统的人(指蔡英文)应该要让战争不会发生。马英九的讲话一度在台湾岛内引发广泛关注。

台湾前总统马英九“首战即终战”的言论,曾引发岛内舆论场的广泛关注。(中央社)

根据美国芝加哥商会针对美国民意与外交政策所做的长期民调,当民众被问到支不支持美国出兵对抗中国入侵台湾?只有35%的美国民众支持出兵协防,这个结果是各种美国可能涉入的海外冲突之中,获得支持度最低的一项。同一份调查里,有超过六成以上的民众支持美国协防韩国及日本,相较于协防美国在亚洲的其他盟友,美国民意普遍并不认为出兵保护台湾是符合美国利益的决定。

当然,目前一切还只是假设。但于台湾而言,无论美军介入与否,一旦某一天在台海爆发的一场战争,对于2,300万台湾民众而言,终究是一场不可承受的灾难。这一点,可能需要台湾当局衡量清楚。

特朗普和蓬佩奥在卸任前的最后时刻,接连大打“台湾牌”,显然并非为了台湾的利益计,他们的目的更多的是出于对抗中国和国内政治的需要。在这一点上,就连美国在台协会(AIT)前处长包道格(Douglas Paal)都看得十分清楚。据台媒《联合报》报道,包道格表示,蓬佩奥卸任前最后一刻的行动,考虑的并非台湾利益,而是要借此展现对中国大陆的敌意,在美国国内政治上得分。

美国在台协会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则表示“难以理解(蓬佩奥)此举的意义”。卜睿哲向台媒说,在他的印象中,美国国务院外交事务手册与指南中并未有针对台湾的明确说法。卜睿哲预期拜登(Joe Biden)上任后会大量地,基于拜登自己定义的“美国利益”检视特朗普对亚洲、中国大陆和台湾的种种政策。

无论特朗普政府在台湾问题上再怎么“疯狂输出”,他的总统任期也就只剩1周左右时间。两岸当前最需要的,可能是保持足够的耐心,莫要被特朗普政府“最后的疯狂”带入危险的境地,特别是台湾民进党当局,莫要因为特朗普和蓬佩奥开出的“空头支票”冲昏头脑,铤而走险。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