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威胁敲打 云南原省委书记秦光荣被“圈中人”抓住把柄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来,中国反腐力度不断加码。作为云南政治生态的“最大污染源”,云南原省委书记秦光荣再被点名。官方爆料称,秦光荣曾因写内参揭发其他领导官员而让其“圈内人”抓抓把柄,由此也时常遭到该人“威胁”。

北京时间1月12日晚,云南省纪委监委推出的反腐警示专题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多名秦光荣的“圈中人”现身。

其中,曾任大理州委宣传部副部长、云南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巡视员等职的龙雪飞,已在2018年6月退休,2019年10月,龙雪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云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云南官方通报称,龙雪飞人生轨迹自从与秦光荣交集后,便走上了“一条政治上攀附、人格上堕落、道德上沦丧的邪路”。

+3
+2

官方公布的视频中,龙雪飞表态称:“我走到这一步,我真的很后悔。我的眼睛已经哭肿了,我每天都要哭两到三次。”

龙雪飞对秦光荣的攀附和依附,从长沙就已经开始了。从湖南到云南,龙雪飞是跨越千里一路尾随秦光荣而来的攀附者。

秦光荣到云南任职后,龙雪飞很快便向其表示自己也想到云南工作,多次请求秦光荣将其调至云南,但都遭到拒绝。

为表忠心,他向秦光荣夫妇下跪。

“我就说,你们待我恩重如山,请受我一拜。人生当中唯一一次,仅此一次而已。”龙雪飞说。

据相关办案人员回忆,龙雪飞跪下去就讲“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叔叔阿姨。我无依无靠,无亲无故,以后的话就靠你了”。当时,黄玉兰(秦光荣妻子)吓了一大跳。

这是龙雪飞的“软招数”,他还手握“硬招”。秦光荣曾在忏悔书中说道,“湖南一个记者手里掌握着我的把柄,为了不得罪他,我多次出面帮他调动提拔。”

这个记者就是向秦光荣夫妇下跪的龙雪飞。

秦光荣在长沙任职期间,出于政治目的,让龙雪飞写内参揭发其他领导官员时,曾给过龙雪飞一份材料。后来,龙雪飞便以此为要挟,经常“敲打”秦光荣。在龙雪飞的软硬兼施下,2003年6月,他得偿所愿,从深圳调任大理州委宣传部任副部长。

秦光荣妻子还问秦光荣,“这是个小人,你还用?”秦光荣则答道,小人不可不用,否则他也会跟你过不去,但不可重用。

“我是奔着传媒集团老总的位置来的,我想做跨国传媒集团的老总,这个梦想我一直没打消。作为媒体人肯定立志要做到传媒集团的董事长,做到巅峰状态,然后到东南亚开疆拓土。既然有这个志向,那么他不好,我也就不好。”龙雪飞说。

在日常交往中,龙雪飞还千方百计与秦光荣夫妇套近乎、拉关系。为找到共同话题,文化素养不高的龙雪飞曾在半个月内通宵达旦、废寝忘食地研读历史人物,特别是曾国藩传记,通过读书感言博得秦光荣一笑。

此外,他还热衷于走“夫人路线”,对黄玉兰大打老乡牌、亲情牌,搞感情投资,多次利用逢年过节的机会给其送家乡土特产、购物卡和红包,极尽讨好取悦之能事,通过黄玉兰在秦光荣面前为自己加官进爵“吹枕边风”。

在秦光荣的一路提携帮助下,龙雪飞屡获提拔,甚至在云南出版集团公司组织架构中并无总编辑职位的情况下,还是将其提拔为该公司的总编辑,官至正厅级。

办案人员说,其实龙雪飞在出版集团基本上不干什么事儿,三天两头就往秦光荣家里跑。对外声称,今天要跟秦光荣吃饭、明天要为秦光荣办事,口口声声张口闭口秦光荣。

2020年9月10日,秦光荣案已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3年至2014年期间,被告人秦光荣利用担任云南省委常委、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长、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股权转让、职务提拔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2000年至2018年期间,秦光荣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89万余元。

消息称,秦光荣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案件择期宣判。

因唯一的儿子秦岭涉华融赖小民系列案被查,2019年5月9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的主动投案,一度引发轰动。同年9月26日,秦光荣被开除党籍,10月9日,秦光荣被提起公诉。

据云南省纪委监委推出的反腐警示专题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披露,在秦光荣的“圈内人”中,不发千方百计接近秦岭之人。

其中,曾任云南建工集团总公司海南公司总经理,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党委委员,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的许雷利用自己在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职权,先后多次向秦岭介绍项目,帮助其解决投资问题,甚至在项目销售不佳的情况下,安排人员垫付股权转让金,让秦岭全身而退。

“我把两个项目介绍给他,他也参与了,但是两个项目都没有赚钱。我内心始终觉得,亏了就对不起秦岭了,所以后面就想办法来弥补。”因为担心秦岭对自己有意见,影响其在秦光荣心中的形象,许雷将鲁逸荣(不法商人)送给他的500万元人民币贿金,分两次转送给了秦岭,以示讨好迎合。

攀上秦光荣后,许雷自然成了秦光荣在资源领域瓜分国有资产“唐僧肉”的代言人。通过许雷之手,秦光荣及其儿子架通了权力到资本的桥梁,谋取了巨额不法利益,而许雷则顺势打通了政治上升的捷径。

此外,许雷还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帮助云南原省委书记白恩培的女婿郝刚获得了城投置业3亿多元人民币的建筑工程项目,以此取悦白恩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