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掌掴秘书长 官场“打耳光”丑态为何又出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3年8月24日,薄熙来和王立军对簿公堂,被坊间戏称为“一个巴掌扇出的血案”。(微博@济南中院)

2012年1月29日,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打了公安局长王立军一记耳光,引发惊天大案——薄王案件由此拉开帷幕。

九年后的2021年1月17日,河南一“市委书记掌掴政府秘书长”的帖文在网络流传开来。据中国媒体报道,该信息曾于北京时间1月16日19点20分首发于微博用户@济源市尚娟的博客,博主自称河南省济源市政府秘书长、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翟WD的妻子尚娟,她在该举报信中,实名公开举报了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

举报文章称,2020年11月11日7点45分许,张战伟到机关餐厅吃饭,看见翟WD后问他是谁,有什么资格在餐厅吃饭,并让服务员赶翟WD出去。翟WD上前自我介绍并解释自己出现在此的原因,结果反遭张战伟一个耳光。受此羞辱,翟WD心脏病诱发。次日张战伟到翟WD所在的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进行调研,强调下级对上级要有服从意识,还说了“良心大大的坏了”、“我要有枪当时就毙了你”之类的话语。事件发生后翟WD在工作上备受孤立,并经常被要求配合调查,翟WD妻子报案后也没有得到任何说法。

据查证,河南省济源市市委书记张战伟确有其人。河南省济源市政府秘书长为翟伟栋,与举报信中的翟WD拼音简称相匹配。公开报道显示,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曾于2020年11月12日带队前往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调研党组工作,并在会上强调,要做政治上合格的党组织,做政治上成熟的党员干部,“决不允许目无组织、自以为是、自行其是、阳奉阴违或当政治上的‘两面人伪忠诚’”。 也和举报文章中所称,“次日,张战伟到翟WD所在的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进行调研”对应得上。

对于“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事件,河南省纪委热线“12388”1月18日称,“已接到问题反映”。济源市委同一天回应媒体称,“网传与实际情况稍有不符,饭间起冲突,双方或都有过激行为。”

至于事发原因,举报文章中通过张战伟的话语间接说明,翟WD是市政府秘书长,不属于“副市长”级别,不可以在该食堂用餐。网络上也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补充说明,涉事餐厅乃是一个官员“小灶”,该“小灶”的级别应该是济源市市委常委级别,即包括市委书记,市长,副书记,市委秘书长,而恰恰不包括市政府秘书长。市委秘书长和市政府秘书长虽然都是秘书长,但是级别不同,市政府秘书长不属于市常委级别。

如果“小灶”之说属实,说明官场特权现象在中共政坛依然严重,广为民间诟病的特权“特供”现象依然存在。中共十八大后诸如“八项规定”等官场整风已经进行八年多,结果官员不敢公然出入会所公款消费之后,隐形“特供”居然依然存在。试想如果只是简单的机关食堂,恐怕不至于让一个市政府秘书长的“越权消费”让书记大人如此恼火,觉得权威受到冒犯要通过扇人耳光来强调权力等级的“不容逾越”。

而不管事出何因,目前信息显示“打耳光”是确有其事。从薄熙来到张战伟,这种上级不高兴就能随手给下属一个耳光的官场陋习的曝光,不仅曝光了部分官员素质的低劣,也曝光了政坛“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等级观念并未根除。

举报文章称,翟WD被打耳光后,遭遇当地纪检部门多次调查,其家人惶惶不可终日的表现以及翟WD本人的懊悔,“如果那天,自己起身站立,对张战伟毕恭毕敬,可能就不会被打”,无不充满讽刺的揭露了地方政坛“一把手”一手遮天,纪检系统也沦为“打手”的现实,乃至深受其害的官员也并无任何改变这一陋习的意识。

贪腐达17.88亿元人民币的赖小民被官方评价为“毫无忌惮、近乎疯狂”。(微博@天津二中院)

就如前不久(1月5日)宣判的赖小民案件,其17.88亿元人民币的贪腐金额,创下了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贪官受贿的最高纪录,让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强力反腐面临难言的尴尬——反腐败从未中断,却未能控制住官员们“前赴后继”的贪婪之心?

同样,中南海高层在中共十八大结束不到一个月(2012年12月)就推出“中央八项规定”等整风措施,以控制官员公款消费等隐形腐败。结果,八年后,在政府的机关食堂中,居然还存在如此等级森严的就餐制度。

再者,“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跻身副国级(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书记一个耳光扇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才过去八年多,只不过是厅局级的张战伟书记就忘了“前事”,任性地挥出了自己的巴掌,可见这些官员不仅自律性不合格,记忆力也不合格。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