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逆”和“五星连珠”真的带来灾异吗 中国古籍告诉你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你最近‘水逆’了吗?”近年每当人们诸事不顺,总会以“水星逆行”来解释运势不佳的原因;同时,被媒体誉为“印度神童”的阿比吉.阿南德(Abhigya Anand),称“木土合相”意味“大凶之兆”。究竟中国古代典籍中所记载的“水逆”,也如今日我们所理解的吗?中国人又是怎么看待“五星连珠”这类天文奇观呢?

清代画家徐扬画下发生于1761年2月5日的“日月合壁、五星连珠”,清廷认为是河清海宴的太平之兆。图为藏于台北故宫的《日月合璧五星联珠图》。(台北故宫博物院)

五星有异样会出现什么灾祸?

当人们抬头仰望浩瀚夜空上的点点繁星时,中国先民受“天人合一”观念影响,不免发挥点想象力,猜想天空中的星星是否与人世间有着什么样的关连,并将天空分为三垣、二十八星宿、三百多个星官,东晋史家孙盛(302—373年)在《晋阳秋》描述蜀汉丞相诸葛亮之死提到:“有星赤而芒角,自东北往西南流,投入亮营,三投再还,往大还小,俄而亮卒”,彷佛流星坠地与人亡故有所对应。

战国末期至秦初,出现了《五星占》,也就是记载木星占、金星占、火星占、土星占、水星占、五星凌犯、木星行度、金星行度的书籍。如果水星发生了以下状况,那很可能会带来灾祸:“一时不出,其时不利;四时(不出),天下大饥。其出早于时为月蚀,其出晚于时为天矢(及彗)星。其出不当其效,其时当旱反雨,当雨反旱;(当温反寒,当)寒反温。其出房、心之间,地盼动。”意即水星出现的过早过迟、将出未出,有可能会带来饥荒、月蚀、彗星出现、水旱灾、寒流或地震。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余欣指出,到了唐代瞿昙悉达编集《开元占经》,系统地辑录了战国以来形形色色的宇宙论和各家星占文献,还有关于各种天体与天象的运行变化及其占星术判断等方面的论述,特别是五星顺行或逆行时,会发生相应的事件:

王者施恩布德,正直清虚,则五星顺度,出入应时,天下安宁,祸乱不生。人君无德,信奸佞,退忠良,远君子,近小人,则五星逆行、变色、出入不时,扬芒、角怒,变为妖星、彗孛、茀扫、天狗、枉矢、天枪、天棓、搀云、格泽; 山崩、地振、川竭、雨血,众妖所出,天下大乱,主死国灭,不可救也。余殃不尽,为饥旱、疾疫。
瞿昙悉达,《开元占经》

而五星又分别对应什么地方呢?敦煌文献出土7件唐代地方性星占佚籍《西秦五州占》写本,记录了河西诸郡五州(武威、张掖、酒泉、晋昌、敦煌)的天象预言和占卜,并分别与岁星(木星)、荧惑(火星)、镇星(土星)、太白(金星)、辰星(水星)一一对应。一旦五州出现“破城坏邑”、“五谷不熟”、“粟贵虫食”、“城下有贼”以及“人民相煞”的灾祸,只要大将“举贤良,用忠直”,并“取本州符法攘之”,即可大吉。

逢水星值日(年)和水星生人的遭遇

除了大范围的灾祸,《推七曜日吉凶法》还写明了“辰星(又称嘀星)值日”会犯的忌讳:“嘀日不得出行,未曾行处不合去,冠带、沐浴、着新衣,凶”,以及“嘀日出行、兴易,失财物。上官失利,无成益”,已颇有今日“水星逆行”的味道。若是“嘀日生人”,对其性格特征与行事吉凶则是:

法合明净,爱香花,装束鲜洁,不孝顺,善书算,足伎艺术,禄至三品,多被不坚及得贵人钦仰爱重,足道心,多分出家。命中寿。若断回味,不杀生,即得上寿。妨数妻,若二妻同居则不好,亦妨男女,纵有只得一子,宜教他人养之大吉。

《推九曜行年灾厄法》也称:“北方嘀、水、辰星,行年至此宿者,是北方辰星也。……三岁、十二、廿一、卅、卅九、四十八、五十七、六十六、七十五、八十四、九十三。其星周回一百里。若临人(命),注阴私口舌,盗贼牵唤,此年宜祭北斗吉。”书中载明,若人逢3、12、21、30岁等年纪,该年少吉、须注意有口舌之争,或受盗贼所害,所以该年要祭祀北斗,才可避祸。

“五星连珠”真的代表灾异吗?

阿比吉.阿南德预言,2021年2月10日,太阳、月亮、水星、木星、金星、土星将会连成一直线,形成罕见的“六星连珠”,该日经济可能全面崩盘,并发生惊人的灾难。但与他的理解和预测不同,中国古人认为行星连珠是极佳的祥瑞之兆。

水、金、木、火、土等五星近乎成直线排列的“五星连珠”(又称“五星聚”),在中国古代被认为是代表天下太平的天象,帝王对此报有极大的期许。《宋会要》记载,北宋徽宗崇宁二年四月十九日(公元1103年5月26日)有五星出现,太史上奏:“五星并行黄道,考古验今,实为太平瑞应。谨按《汉书.天文志》:‘天下太平,五星循度。’宰臣蔡京等上表称贺。”

台北故宫院藏、由清代画家徐扬所绘的《日月合璧五星联珠图》也记录了这一奇景。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底,观象台钦天监预测翌年正月初一的午时一刻(1761年2月5日上午11时15分)将出现“日月合璧(日月同时升起)、五星联珠”的天文奇观,预示该年“海宇晏安、年谷顺成”。

不过实际上“五星连珠”并不那么罕见。以现代天文学角度来说,“五星”公转一周的时间,水星88天,金星225天,火星687天,木星4,333天,土星10,760天,所以只要是“五星”公转时间的最小公倍数,就会发生一次“五星连珠”现象。加上古人对“五星连珠”的要求并不高,清代钦天监规定,只要五大行星的黄经相差在45度以内,都可以算是“五星连珠”。上次“五星连珠”发生于1962年2月5日,最近一次则是在2000年5月20日,而且是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冥王星散落参差,排列在一定的方向上的“七星连珠”。值得注意的是,八大行星中虽然以木星质量居冠,但其对地球的引力不足太阳的万分之一,潮汐效应也仅是月球的百万分之二,对地球也根本不会造成任何关于地震、海啸或气候的灾难。

至于阿比吉.阿南德还称,从2020年12月20日至2021年3月31日,木星与土星“完全相合”,恐将会爆发远超过2020年一开始所爆发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然而,依据天文观测纪录显示,“木土合相”每100年平均发生5次,也就是约每20年出现一次,几乎在每人的有生之年都会遇到,并不罕见。而上回发生此天象是在2000年6月,该年度也未发生世界范围的大规模灾难。

台湾天文爱好者欧阳亮表示,刚开始也许只是一次偶然玄奇的星象,刚好与近期发生的事件时间相吻合(前后3年内都算应验),就被古代天文官记下来成为范例,但没人关注日后是否每一次都应验,亦不曾把多次未应验的加以排除。于是,古天文占辞在唐宋时期就开始流于庞杂且矛盾百出,更不用说其他许多牵强之处,如认错星星、造假迎合、天文官笔误、历代星官变化,甚至改朝换代时也常被附会出现过“五星聚”,但多经不起科学回推验证。由此可见,行星运行排列在一定角度内形成的“一直线”,或是某两个行星“非常接近”时,不过是天文上的一种巧合罢了,对我们的生活并不会产生任何实质影响。与其忧心忡忡,倒不然去到条件适合的地方,欣赏这难得一件的天文奇观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