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再推一世纪工程 延宕多年的浙赣粤运河为何惹起争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月4日,江西省发布《关于推进交通强省建设的意见》,宣告要于2035年之前建成“交通强省”,遂要推动“建设世纪水运工程浙赣粤运河,完善内河高等级航道网布局,发挥南北水运大通道优势,形成内河水运新格局”。江西省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兼厅长王爱和表示,浙赣粤运河全长约1,988公里,江西境内长达1,168公里,预计投入3,200亿人民币预算,“对重新奠定我省南北水运大通道的优势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显而易见,江西打算借由修建运河恢复古代的富庶,故不但要重视古人构想过的赣粤运河,还要与京杭大运河连接起来形成浙赣粤运河,一次沟通黄河、长江与珠江三大水系,将长三角、珠三角、黄河经济带更紧密地拴牢。根据史料记载,最早连接长江与珠江水系的尝试,是秦始皇下旨开凿的灵渠。接着明朝初年,解缙于考察广东时,向明成祖进奏请凿赣江以通南北,但随着解缙的下狱无疾而终。迨至民国成立后,孙中山于《建国方略》内也提出过建设鄱阳港、浚深广东北江等目标,国民政府亦于抗战时期踏勘过运河路线,但最终仍不了了之。毕竟对当时贫弱的中国来说,筑河所需的钱财、民力、物力都是大难题。

按照江西省政府的规划,赣粤运河将会经过南昌。此为2016年2月12日南昌市区赣江两岸的近300栋建筑组成全长近8公里的灯光秀,以庆贺新春。(新华社)

中共建政后,针对中国国内各流域都展开了缜密的航运调查,1958年于《珠江流域航运规划》报告中再度提出修凿赣粤运河的构思,1961年又编写出更详尽的《赣粤运河初步规划报告》。可惜的是,当时正逢大跃进失败后的“三年困难时期”,加上数年后又遭逢文革动乱,导致中国各项重大建设与规划多半中挫,直到1982年中国交通部水运规划设计院、广东省航运厅、江西省交通厅等机构才重新研究这份规划,打算设置梯级变化,将赣粤运河打造为可通航千吨级船轮的三级航道。

彼时赞同修凿运河的人所在多有,如署名李红光的作者,于1982年在《赣江经济》上撰文疾呼运河“可大大减轻京广铁路压力,缓和我国南北运输紧张程度”,还具有江西进出口不必再绕道上海与长沙、完善国防、治理赣江、建设水力发电等妙用。但碍于财政困窘和技术问题,中国交通部直到1992年才又编制出《赣粤运河踏勘报告》,将之作为远期建设目标,不急于即刻动工,故一路延宕至今。

支持建设赣粤运河者认为,运河完成后将大幅提升江西的运力与经济。此为2018年南昌英雄大桥下游处,大批轮船停泊于赣江上等待卸货。(南昌新闻网)

2002年全国政协委员兼交通部海事局副局长刘德洪,提交了开通赣粤运河与京津运河的提案,打算建造一条能吸纳广州与香港物资、又贯通南北的大运河。此时改革开放的成效已愈来愈显著,中国不再得替筹措建设大型工程的资金而过度发愁,同时也积累了足够的科技克服修河难关。然而,有个较大的问题是,翻越南岭的运河段水量供应恐怕不足,且广东年均用水量随着人口增长与经济开发不断攀升,没办法再修筑水库以敷枯水期的运河所需,所以究竟要从江西或广东引水成了一大难点。

更引人瞩目的争议,则是长江下游用水权与生态保育问题。由于赣粤运河会穿越鄱阳湖,令不少人民担忧这会影响鄱阳湖调节长江洪涝的功能,减少长江下游地区的人均用水量,以及冲击江豚等濒危动物的栖息。何况自2009年起,国务院便批复江西成立“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因此对于影响环境甚大的运河工程,反倒是广东兴致勃勃,江西则不大愿意投入。故2010年再度传出又修建赣粤运河的消息时,广东没有明确答复,江西省发改委倒是一口否认,坚称这纯属网络言论炒作,必须由中央或省级政府才能决策。

不过如今江西已一改前态,热切地想拥抱这项世纪大工程。毕竟在长江经济中,江西的GDP表现并非太亮眼,令众多网民们调侃称富裕的邻省是“环江西经济圈”,江西人更自嘲居住于存在感薄弱的“阿卡林省”,故江西不得不大举研拟各项基础建设以推动生产。当国务院于2012年下发《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加快赣江航道建设,结合梯级开发实现赣州—吉安—峡江三级通航,加快建设赣州港”时,江西便吸纳民意,意图将赣粤运河给放入“十二五规划”中。但因网络反弹声浪大,故又搁置下来。

2020年12月28日江西赣江井冈山航电枢纽工程首台机组并网发电仪式举行,此为该项目的泄水闸。此工程既代表增益华中电网,也具有实现赣江三级航道标准的功能,替未来开凿浙赣粤运河扎下根基。(人民网)

只是反对者虽多,但江西仍趁国务院在2013年下达《加快推进长江等内河水运发展行动方案》时,依照个中指示加快赣江高等级航道建设的内文,陆续推进赣江梯级开发,并于2020年12月底宣告千里赣江被打通,从而替赣粤运河所需调节的水位落差铺垫好了基础。2020年5月两会期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王爱和再度建言打造赣粤运河,并提及工程关键乃全线得具备三级航道的条件。而今随着赣江的基本整治完成,赣州市政府又加码于2020年9月发布“赣粤运河水利项目”,打算在赣州境内航道设置10座梯级。这种种举措,让浙赣粤运河的开通彷佛是指日可待。

假如浙赣粤运河修凿成功的话,根据学者评估,这条比京杭大运河还长的水道将能打破中西部外贸只能通过长江出海的单线格局、替中国创造第二条南下出海新通道,潜在运量可达三亿吨以上,具有相当庞大的战略与经贸意义,还能进一步与“粤港澳大湾区”相结合,促进产业升级,带动至少500万农业人口踏入城镇化进程,间接受益人群高达1,500万!这对脱贫、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一带一路”乃至军事国防都有正面意义。

但正因浙赣粤运河牵连甚大,冲击生态、征收农地与民居甚多,部分运河段缺水源补给的问题也依旧存在,故不少环保意识抬头的群众仍质疑这项工程的经济效益,是否庞大到能弥补环境上的损失,批评生物多样性可能因而降低。何况习近平呼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强调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致使浙赣粤运河的建设始终惹来争议。而这恐怕也是如此浩大的工程,至今却仍只有江西与广东等省级政府在擘划、中央政府未通盘介入的原因之一。

因此对于江西如火如荼地大力推动浙赣粤运河的举措,国务院最好还是依循学界的意见,赶紧由中央牵头和规划、纳入顶层设计文件中,这才能保证运河与其经济带的最大潜能被发掘、以及工程安全与生态保护的齐一。毕竟正如学者高嵩与焦芳芳所言:“内河航运资源一旦被利用,再调整的经济代价十分巨大”,故交由中央统筹与评估,究竟该建还是不建,恐怕还是最能打消百姓疑虑与保障运河质量的良法。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